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兄妹之间向所欣
    ,酷v{匠!(网。永、久p/免w费:8看n小说$6

    秋雨下了一夜,声势不大,却格外冷清,凄凄惨惨戚戚的,像是个哀怨的小媳妇哭个不休。

    公孙府后院,廊下的檐角滴滴答答,木质地板上凝着一层冷冷的湿气,徐北游推开门来到廊下,望着外面的雨幕怔然出神。

    御甲冒着夜雨来到院中,冲廊下施了一礼,沉声道:“启禀少主,新任江都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张鉴已经到了长乐驿站。”

    徐北游嗯了一声,吩咐道:“继续盯着,若是他不来招惹咱们,也没必要去招惹他。”

    御甲沉声应诺。

    徐北游在廊下来回走了几步,脸色有些凝重感。

    打死了赤丙,与慕容玄阴讲和,斩杀了张召奴,拔除了江南道术坊,他本以为这块地方总算是太平了,可现在看来,差的还远。

    蓝党,鬼王宫,以及四分五裂的儒门,徐经纬这些儒门先生们在横空出世的鬼王宫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同谋?幕后推手?还是说两者本就共为一体。

    如今的鬼王宫仅仅是展露冰山一角,就已经搅动大势,那它藏在水面下的部分又该如何惊人?

    再有就是萧知南那边,似乎也出了什么事情,不过萧知南在信中语焉不详,只是提起了萧林袭杀之事。

    徐北游感到有些隐隐不安。

    就在徐北游回到江都的前三天,萧知南终于抵达了齐州琅琊府。

    她之所以来这儿,是因为琅琊府乃齐王府所在,虽然这里也有齐州道门太清宫,但终究是齐王府更为势大。

    在击退萧林之后,赵青没有立刻返回帝都,而是一路护送萧知南来到齐王府。

    出乎萧知南意料之外,萧白与赵青早就相识,甚至还颇为熟识。

    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萧白是皇储的最佳人选,自然会知道许多旁人难以知晓的皇室秘辛。

    萧白的书房中,赵青坐在书案旁的客位上,端着一杯清茶慢啜,萧白则是在看一封由赵青带来的密信,这封密信是韩瑄亲笔所写,在信中韩瑄没有遮遮掩掩,将自己的一番猜测和盘托出。

    良久之后,萧白放下手中信笺,缓缓开口道:“依先生看来,此事到底是何人所为?”

    他当然不是问直接出手杀人的萧林,因为在此事中,萧林只是扮演了一把刀的角色,他问的是藏在幕后的操刀之人。

    天底下,有气魄、有能力、有动机做这件事的人,不会太多。

    赵青似乎早就料到萧白会有此一问,放下手中茶杯,不紧不慢道:“无非就是草原王庭的林寒,东海魏国的萧瑾,道门玄都的秋叶,再有就是一直与佛门勾勾搭搭的东北牧氏,以及后建的完颜北月和慕容玄阴二人。”

    萧白微微点头,他心中所想也是这几人。

    赵青接着说道:“这些人,乍一看似乎人人都有嫌疑,又似乎人人都没有嫌疑,若是没有切实证据很难下出定论,所以此事还应从萧林身上着手,当年萧林在中都王府供事时,我还在东都武祖皇帝麾下效命,与他没有什么交集,不知齐王对他是否了解?”

    萧白沉吟道:“萧林此人其实是一名来自于极西之地的色目人,真名应是泰瑞尔·马修斯·冯·奥古斯都堡,传闻出身于西方大族,在简文三年,他与艾琳娜子爵一起穿过漠北草原抵挡碧落湖畔,几经辗转之后又来到中都,他们以使者的身份觐见了当时还是西北藩王的太祖皇帝,并奉上来自于所谓议会和圣堂的信札,太祖皇帝对二人以礼相待,并将他们留在了王府之中。”

    林寒轻声道,“色目人。”

    色目人其实是从草原上流传出来的说法,当年还未有后建时,草原大军可谓是横扫天下,甚至曾经越过漠北草原,进入极西之地远征。

    那里的人肤色、发色、尤其是眼珠颜色都与中原和草原大不相同,于是当时的草原大汗将他们称之为“诸色目人”,意思是各种类的人,后来逐渐演变为色目相异之人,故而色目人的种类极多,到了大郑之后,基本上眼睛颜色相异之人都可以称之为色目人。

    及至今日,海上贸易频繁,许多西洋海客远赴万里之遥而来,他们多为金发碧眼,肤色雪白似鬼,同样被称之为色目人。

    生就一双碧眼的萧林是色目人无疑。

    其实在如今,色目人并不少见,早在大齐黄龙十年,一个名为圣堂的宗门就派遣大批人手前往大齐,只是因为儒释道三家的联手抵制,这些人举步维艰,只能暂时蛰伏,不谈传教,专注于经营人脉关系,以期日后再伺机而动。

    经过几十年的苦心经营,这些色目人的努力已经初见成效,比如说徐北游常用的怀表,李青莲书房里的自鸣钟、玻璃镜以及天球仪等许多“奇淫技巧”之物,都是出自于他们的手笔。

    赵青道:“据我说知,色目人的根基大多都在江都,齐王不妨从那边入手。”

    “江都吗?”萧白若有所思。

    待到赵青告辞离去之后,萧白离开书房,来到萧知南的住处。

    秋光、银烛正守在这儿,萧白挥了挥手,示意她们先行退下。

    待到两人退下之后,萧白蹑手蹑脚地走进药味逼人的屋子,此时萧知南已经再次沉沉睡去。

    萧白站在床边凝视着这张与自己有六分相似的面庞,很心疼。

    两人是兄妹,而且是同父同母的嫡亲兄妹。

    父亲贵为皇帝之尊,并无太多时间用在子女身上,而母亲又因为一些可笑的原因很不待见这个女儿,毫不夸张的说,是他护佑着这个妹妹一点点长大的,朝夕相处,兄妹两人感情自然深厚。

    这个妹妹自小聪慧,性情温和,而他却是性情急躁,每逢他因故发怒,都是这个妹妹劝解自己,努力逗他开心。

    萧白现在仍是记得,当年两人还住在宫中的时候,每逢他要出宫办事,这个妹妹都要送到朱雀门,然后等到他彻底走远不见之后才会回宫。

    他十六岁那年,按照律制要出宫建府,那时候不过六岁的萧知南明明很舍不得他,却又偏偏装出一副很坚强的样子,强忍着马上就要流出的泪水硬挤出一个笑脸,劝他放心,她在宫里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那个复杂笑脸让萧白至今难忘。

    想起这些过去往事,萧白的脸色罕见地柔和起来,不过转瞬又变得狰狞,森然可怖。

    萧白与其他同辈兄弟姐妹的关系平平,唯独对这个妹妹放心不下,在他十八岁那年,亲自传授他剑道的老祖宗萧慎曾经问他何所求,他回答说,“所求有三,江山,太平,妹无恙。”

    那时候他就想,父母贵为帝后,用不着他来担心,唯独这个妹妹,决不允许旁人伤害她,谁都不行。

    如果真有这样的“英雄好汉”,那他发誓要让这些人知道后悔二字怎么写。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