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新任承宣布政使
    徐北游与张雪瑶一番深谈之后,从琉璃阁出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没有再在东湖别院多做停留,径直出门返回江都。

    等他回到江都时,夜色已深,公孙府早已掌了灯,宋官官和张安正在门前等候。

    徐北游从马车上下来,笑道:“张师姐,官官,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二人了。”

    宋官官与张安对视一眼,欲言又止。

    徐北游摆了摆手道:“有什么话去府里慢慢说。”

    来到书房,徐北游示意两人落座,自己却是没有着急坐下,转身进了屏风后的内间,道:“说吧,什么事。”

    宋官官看了张安一眼,缓缓说道:“公子,我们发现张道朔的踪迹了。”

    内间的徐北游没有说话。

    熟知自家公子脾性的宋官官接着说道:“六月二十三,在江州一处不知名佛寺内的枯井中发现的,不过他早已经死去多时,具体时间应该是在六月十五前后,只是有一点很奇怪,他的尸身上下没有半处伤痕,死因很是蹊跷,而且我们能发现此人的经过也经不起推敲,似乎是有人故意引我们的人去那处佛寺。”

    已经换上一身常服的徐北游从屏风后转了出来,问道:“我要的东西呢?”

    宋官官惭愧道:“未曾见得。”

    徐北游似乎早有预料,接着问道:“那吴乐之呢?”

    宋官官轻声道:“也未曾见得。”

    徐北游坐到书案后面,伸手取过一方印章,问道:“依你们看来,是两人内讧,吴乐之杀了张道朔后将五毒剑带走,还是另外有人出手杀了张道朔,然后将吴乐之连人带剑一起掳走了?”

    张安略作沉吟后道:“我想不出吴乐之为何要杀人,虽说五毒剑是我们剑宗珍宝,但对于他们二人而言却并无太多用处,最多也不过是一件神兵利器而已,两人还不至于为此反目,所以我觉得是另外有人出手。”

    徐北游不置可否,望向宋官官,“官官你的意思呢?”

    y酷nm匠网唯一a正。版vx,其他$都◎b是◎a盗版})

    宋官官轻声道:“我同意张师姐的看法。”

    徐北游用手中印章按在案上的宣纸上,平静道:“你们拿我的手令,调动宗内一切可以调用的力量,同时也请白莲教、闻香教、暗卫府、江都提刑按察使司衙门、江州提刑按察使司衙门、江南驻军协助,全力搜捕吴乐之,无论死活。”

    张安和宋官官起身道:“是。”

    徐北游挥了挥手,示意两人退下。

    待到两人离开后,徐北游独自一人走出书房,站在廊下伸手接了几个雨点。

    竟是不知何时下起雨来。

    夜色渐渐深沉,雨势转大。

    江都城外三十里处,有一处驿站,因为不远处有个长乐亭的缘故,故名为长乐驿站。

    此时驿站中已经掌灯,驿丞李贵正在屋里自斟自饮,虽然没有什么下酒菜,但就着外面的一帘秋雨,倒也是有滋有味。

    李贵今年六十多岁,小时候经历过那场群雄逐鹿的天下乱战,因为他老爹是战死甲士的缘故,他子承父职,也进了军伍之中,天下大定之后,羊老都督和魏王率军出海,他因为年纪小的缘故,就留在江都做了个驿卒,这一晃眼几十年过去了,他从驿卒混成了驿丞,平日里的小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

    长乐驿站是个大驿站,房子、饭食都是顶好的,所以来往江都的官员都会来这儿落脚,李贵因为驿丞做久了的缘故,很是见过不少世面,这来往官员的品级身家,多半能一眼看个**不离十。

    一壶小酒喝完,李贵有三分微醺之意,看看时辰,觉得应该不会有人来了,正打算脱衣就寝,忽然听着外面有马蹄声响,他猛地一个激灵,忍不住想要骂娘:“这么黑的天,这么大的雨,怎么还有人来?”

    不过他一个不入流的无品驿丞可不敢有丝毫怠慢,赶忙是穿好鞋子,拿起伞和灯笼出去相迎。

    先到的是几个披蓑戴笠的长随,翻身下马之后,为首之人对刚刚迎出来的驿丞李贵道:“我家主人是新任的江都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大人,今日赴任,还请驿丞大人好生安排!”

    听到承宣布政使司几个字,李贵的心就猛然提了起来,再听到布政使三个字,李贵已经提起来的心又颤了三颤。

    如今的大齐朝廷可不像前朝大郑,从来都不设什么总督、巡抚,也不设提督、总兵,地方上说了算的就是三司衙门,承宣布政使司主管一州民政,提刑按察使司主管一州刑名,都指挥使司主管一州防务。

    布政使是多大的官?那可是三司之首,其他两位按察使和都指挥使都不过是正三品,只有布政使是从二品,实实在在的封疆大吏,一州父母。

    而且这长乐驿站就是归属于江都治下,如此说来,这位新任江都布政使与其他官员更是不同。

    李贵赶紧招呼驿卒去准备收拾,不多时的功夫,就见一队人马冒着大雨朝这边行来。

    他心想这八成就是布政使大人到了,也顾不上撑伞了,随手拿过一件雨披,冒着大雨就冲了出去。

    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驿丞,这点眼力界还是有的,李贵一眼就看出当先之人就是地位最尊崇之人,应该就是布政使了。

    只见这位新任布政使一副典型的北人相貌,看上去大约四十岁左右,在这个年纪就能做到堂堂从二品的封疆大吏,想来肯定是朝中有人照应,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

    李贵不由得又多加几分小心,恭敬行礼道:“下官长乐驿站驿丞李贵拜见布政使大人。”

    这位新任布政使姓张,名鉴,字伯直。

    张鉴不像江南士子那般喜欢坐轿乘车,他更喜欢骑马,而且骑术还不错,这次冒雨狂奔数十里就是他兴起所致,否则他们本该在上个驿站就停脚歇息的,若不是马儿实在坚持不住,他甚至想就这么一路狂奔入江都城中。

    张鉴翻身下马,将缰绳扔给李贵,吩咐道:“用最好的草料。”

    李贵接过缰绳,赶忙应是。

    张鉴正要往里走去,忽然想起什么,问道:“驿丞,你可听说过徐北游此人?”

    “徐北游?”李贵愣了一下,这名字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说过,可怎么也想不起徐北游到底是谁。

    张鉴略微皱了下眉头,“就是徐公子。”

    李贵恍然大悟:“大人是说徐公子啊,在这江都地界,谁没听说过徐公子的大名,小人自然是知道的,就在今个儿上午,徐公子还带人从咱们这儿经过呢。”

    张鉴脸色一凝,“徐公子不在江都城中?”

    李贵说道:“我看徐公子一行人的方向,应该是回江都了,与大人您也就是前后脚的功夫。”

    张鉴沉沉嗯了一声,大步走入驿站。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