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
    赵青,大齐武祖皇帝萧烈的亲传弟子,曾经于大郑暗卫府任职,在萧烈自任大郑大丞相之后,又兼掌禁军三大营之一的十团营。

    大郑简文四年,赵青迎来自己的人生巅峰,任暗卫府左都督、北地兵马总管,总掌直隶州、燕州、齐州、豫州四州军政大权,拥兵十数万。

    不过与此同时,刚刚平定后建五王之乱的萧皇以十万老兵精锐为骨干,辅以扩军补充的二十万新卒和二十万辅兵,实际兵力五十万,对外号称八十万,兵分三路出西北,叩关东进。

    转瞬之间,整个江北的局势危如累卵,岌岌可危。

    面对携大势而来的萧皇,各个方面都处在劣势的赵青自然一败再败,最后渤海府一战,赵青近乎全军覆没,不得已只能弃城而走,远赴江南投奔当时雄踞江都的陆谦。

    再后来,萧皇与陆谦决战于大江,史称定鼎一战,随着傅尘和上官仙尘相继身死,陆谦大势已去。

    大厦将倾,赵青独木难支,遁走江海,从此不知所踪。

    只是谁也未曾想到,这位曾经与萧皇争一时长短的赵都督竟然摇身一变成了护卫萧室的武道大宗师,现在更是亲自护卫韩瑄周全。

    也无怪乎韩瑄认不得赵青,虽说当年两人有过几面之缘,但那时正值年轻的赵青意气风发,挥斥方遒,又哪里像今日这般沉默寡言。

    真是世事难料。

    早在六十年前,赵青就已经是人仙巅峰,现在一甲子的时光匆匆而过,摆脱一身俗务而专心修行武道的赵青又该是何等境界?

    接下来兴许能给出一个答案。

    萧林缓缓说道:“我之前很奇怪,作为萧家嫡系的萧煜和萧瑾兄弟从未学过萧家拳意,而萧烈还未等到大齐立国就已身死,萧家的旁支们多半不成气候,到底是谁传承了萧家拳意,毕竟有些东西,仅仅靠文字记述远比不上明师的言传身教,所以我一直想不通,只当萧煜已经到了一法通而万法皆通的境界,可是今天见到你之后,我想明白了。”

    赵青挥了挥手,示意陈知锦护卫着马车向后退去。

    他看着明显不是中原人相貌的萧林,笑道:“赵青,很多年没有人这么称呼我了,我都快要忘记自己原来还有个名字叫赵青。”

    萧林一语道破天机,“五方帝拳需要借助天子气运方可修行,你不是萧家之人却修得五方帝拳,想来是你与萧煜达成了什么协定,你替萧家做事,萧家为你提供天子气运,各取所需。”

    赵青微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当年陆谦兵败,大剑仙上官仙尘和傅先生都相继身死,我算是彻底绝了与萧煜抗衡的念头,本想归隐遁世,却还是被萧煜发现了踪迹,那时候的萧煜可真是举世无敌,休说是我,就算飞升在即的天尘也不是对手,我只能束手待毙,不过萧煜没有杀我。”

    萧林直截了当问道:“萧煜为什么不杀你?以他的性子,既不是真慈悲,也不愿意假慈悲,没有道理放过你。”

    赵青摇了摇头,“人是会变的,那时候的他坐拥天下,早已不屑与我斤斤计较,你猜得不错,我们两人之间的确有一个约定,就像地主和佃户,我需要汲取天子气运来继续修炼五方帝拳,他便给我天子气运,不过我也得给萧家出工出力,否则……”

    赵青自嘲笑了笑,“否则他有的是手段挟制于我,若是我想要反过头来对萧家不利,或是只拿钱却不做事,虽然他没有明说下场如何,但也能想到一二。”

    萧林沉默不语。

    赵青坦然道:“所以你就别多费口舌了,当年我与萧煜不过是意气之争,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深仇大恨,不会为了这点仇怨搭上自己的性命,而且识时务者为俊杰,公孙仲谋有家犬和野狗之说,既然能做安稳富贵的家犬,何必再去做朝不保夕的野狗?”

    萧林直视着赵青的双眼,忽然道:“所以你就想用我的项上人头去讨好主子?”

    酷匠网,唯、一8n正n9版,5f其他|都x6是{…盗l4版4i

    赵青不以为意笑道:“只是临时起意罢了,毕竟你的人头也能换不少天子气运。”

    萧林也笑道:“你想留下我,没那么容易。”

    赵青收敛了笑意,“细细论起来,我们都是同辈之人,多年前或是共事或是敌对,算是知根知底,所以你也别装神弄鬼,实实在在打过一场,看看到底是谁更胜一筹。”

    随着这句话说完,赵青的身上重新亮起一处处窍穴,其中各自立有一尊小了无数倍的赵青。

    何谓意通诸天?

    即是用窍穴中的身神与周天星辰相互感应,产生诸般玄妙联系。

    赵青有三百六十五尊身神,便对应三百六十五颗星辰。

    萧林伸手按在厚重典籍的封面上,闭上双眼,低声道:“赞美吾主。”

    苍穹破碎,无数灿烂白金色光芒亮起。

    两扇有无数浮雕的洁白大门在天幕上缓缓开启,本就洁白的云霞在这一刻更加明亮,仿佛要燃烧起来。

    赵青的五指握而成拳,整条手臂青筋暴起,好似纠缠了数条蛟龙。

    然后他深吸一口气,绵绵不绝,如同一只上古饕餮要将方圆数百里内的元气吸纳一空,肉眼可见的气息如数条白色蛟龙从四面八方汇聚入他的体内,以他为中心,方圆百里天地元气形成一个巨大的螺旋状漩涡,骇人无比。

    他是一名武道修士,而且是超越了禹匡、张无病等人的武修。

    这一拳,不能说凝聚了他的毕生修为,但绝对是他的巅峰一拳。

    就在这时,白色大门的周围已经变成白茫茫一片,从地面向上望去,看不清那两扇门扉,只有让人难以直视的明亮光芒。

    下一刻,一把闪烁着白金色光芒的巨剑从天而降,与先前的黑色巨剑形成鲜明对比。

    光明极致的一剑。

    赵青以升龙一拳硬撼这一剑。

    两者角力,天地震动。

    片刻之后,白色巨剑的剑身上出现无数裂缝,裂缝中有金光迸射。

    天地之间只剩下一片白亮。

    赵青的身形已经完全被白色光芒所淹没,但声音却是清晰传出,“就知道你不敢作舍命一搏。”

    白光散去,重新现出两人的身影。

    萧林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柄等人高的法杖,法杖如枯藤纠缠,顶端则如同一只枯手握着硕大的红色水晶。

    此时法杖被萧林横于身前,刚好挡下了赵青的一拳。

    原本在萧林的右手五指上有五个铭刻了繁复法阵的指环,在这一瞬间,五个指环悉数碎裂。

    赵青颇为遗憾道:“又是这些奇淫技巧。”

    “日后再见。”

    萧林深深看了他一眼,整个人如同镜中倒影,瞬间支离破碎。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