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又何谓意通诸天
    萧林的胸口凹陷出一个骇人弧度,身形不受控制地后退撞入一座丘陵之中。

    这座丘陵瞬间坍塌,将萧林埋葬其中。

    此时的陈知锦已经有些意识模糊,重新由弱冠年纪的年轻人变回先前的白发老人,甚至比起先前还要苍老几分,须发眉毛皆是雪白。

    他艰难地转头望去,看到那人在萧知南的马车前站定,面容笼罩在一片金色中,难以看清面容,不过老人在这一瞬间还是震惊无比,然后老泪纵横。

    陈知锦摇摇晃晃地朝那人走去,声音颤抖道:“师……师父?”

    来人瞥了眼这位王朝中身份非同寻常的大宦官,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似乎是在回忆老人到底是谁。

    马车中的萧知南自然也看到了先前一幕,若有所思。

    深宫大内卧虎藏龙,即使抛开天机阁、暗卫府和司礼监不谈,也仍是有许多游离于三家之外的大高手,其中甚至有近乎半个神仙的当世一流人物,就如眼前之人,将萧家拳意修炼至见神不坏的小圆满境界,甚至已经达到意通诸天的地步,体魄强横无比,极有可能距离十八楼境界只剩下一步之遥。

    这样的人物,不该是默默无名才对,可偏偏萧知南却对此人一无所知。

    那人似乎感受到了萧知南的视线目光,主动开口解释道:“韩瑄料到会有人中途截杀,所以特意让我尾随保护。”

    萧知南恍然,瞬间猜出了此人的身份,牡丹中曾经向她汇报过一分隐秘情报,韩瑄身边有一位由父皇亲自指派的武道大宗师护卫,修为极高,而且武修最善与人争斗,就算面对高出一二境界的对手也丝毫不惧,想来就是眼前之人了。

    就在这时,陈知锦已经来到马车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狠狠叩头道:“师父。”

    陈知锦位列司礼监四大秉笔,仅次于掌印和首席秉笔,仅以资历而论,丝毫不逊于掌印太监张百岁,就算首席秉笔张保也是他的晚辈,可在这一刻,陈知锦却跪在地上,称呼眼前之人为师父。

    宦官不兴拜师,而是认干爹,相互之间传承有序,几乎与真正血亲无异,就拿张百岁和张保来说,张保要称呼张百岁干爹,而御马监少监又要称呼张保为干爹,在御马监少监之下又有干儿子,层层叠加之下,虽然张百岁没有子嗣,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宦官老祖宗。

    }m酷匠网^√唯一正r版,*s其他都是x盗。x版c。

    当年陈知锦与张百岁一起拜前朝大郑的司礼监掌印孙士林为干爹,所以两人份属同辈,既然张百岁已经是老祖宗,那么陈知锦在宫中也是辈分极高,此人被他称呼为师父,可以说明两个事实,此人不是宦官,而是一位很有可能已经活了近百年的老怪物。

    张百岁与陈知锦同出孙士林门下,但日后却走了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张百岁之所以修为高绝,是因为他在机缘巧合之下得了道门天尘大真人的传承,而陈知锦则是修习萧家拳意,磨砺一身霸道至极的武道修为。

    关于自己的师父,在过去的几十年中,陈知锦一直守口如瓶。

    当年他在众多宦官中崭露头角之后,被萧皇看中,与其他几位年轻宦官一起修习萧家拳意的入门篇,经过几轮筛之后,只剩下他一人,然后就拜了一位中年男子为师。

    那时候的陈知锦懵懵懂懂,只当师父是个宫中的寻常高手,日复一日的修习拳意,也未察觉出什么不同,只是在他日后位高权重之后,细细回味起来才会惊觉师父的与众不同。

    试问哪个大内高手能在内廷中自由行动,又有哪个大内高手可以与大都督徐林平辈论交,甚至连当时还是太子殿下的皇帝陛下也要称呼为先生。

    大约是太平十年的时候,陈知锦的修为小成,同年进入司礼监当差,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师父开始淡出他的视野,起初是几天见不到人影,然后是十几天,最后在一次平淡无奇的见面之后,彻底消失不见了。

    没有留下什么话,也没留下什么念想。

    后来陈知锦还特意寻找过师父,不过在司礼监的档案记录中没有丝毫记载,仿佛宫里从未有过这么一个人。

    今日陈知锦再次看到师父,虽然看不清面容,但是他无比肯定,此人就是传授他萧家拳意的师父,一个隐藏在内廷中的武道大高手。

    他之所以想念师父,不是因为什么功利因素,只是因为他很怀念当年那段可以说是无忧无虑的习武生涯,那是他这辈子中唯一的开心日子。

    那人将周身亮起的窍穴一一隐去,露出与几十年前一般无二的中年面容,终于想起了眼前的老人的身份,笑道:“是小锦子啊,这么多年没见,真是认不出你了。”

    陈知锦匍匐在地,不知所言。

    中年男子正要说话,猛然转头望去。

    那座坍塌的丘陵轰然炸裂,泥土漫天,落石如雨,周身包裹着黑红色火焰的萧林缓缓升空。

    萧林凝视着这位险些一拳将他重伤的武道大宗师,缓缓开口道:“如此厉害的萧家拳意,应该是意通诸天的境界,当年的萧烈也不过是此等修为,可萧烈早已经不在人世,还能有这份修为却又不是萧家之人的屈指可数,我想我知道你是谁了。”

    中年男子面无表情,只是左手握住右手手腕。

    萧林继续说道:“说来也是可笑,萧皇作为曾经的萧家主人竟是不会萧家拳意,传承萧家拳意的另有其人。据我所知,武祖皇帝萧烈曾经收过一名弟子,将自己的毕生所学倾囊相授,那名弟子因为与萧皇不合的缘故,在萧皇入主东都之后,投奔江南陆谦,定鼎一战之后,陆谦大势已去,那人也随之下落不明。”

    “我本以为他心灰意冷之下避世不出,或是早已死在了暗卫府这些鹰犬的手中。”

    萧林望着这位曾经也是一时风云人物的中年男子,一字一句道:“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当年那位挥兵拒萧皇的北地兵马总管竟是归顺了萧室,做起了给萧家看家护院的勾当。”

    中年男子扯了扯嘴角,也不知是嘲笑萧林还是自嘲。

    马车中的萧知南震惊无比,作为萧家女子,她自然知道许多旁人难以知晓的秘辛。

    当年皇祖父的确有一位宿敌,两人之间的恩怨纠缠几十年,最终以皇祖父登临天下而那人不知所踪告终。

    难道眼前这位负责护卫韩瑄的武道大高手就是当年那人?

    萧林双眼中的红色光芒跳跃不休,如同两团飘摇火焰,轻声道:“我说的没错吧?赵青。”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