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何谓之见神不坏
    陈知锦的脚下炸裂出一个大坑,下一刻他整个人腾空而起,身如长虹,一拳轰向萧林。

    萧林双臂交叉,在千钧一发之际硬挡下了这一拳,整个人看似毫无还手之力地一气退出近百丈。

    不过在他身边的那柄黑色巨剑随之而动。

    一剑,在陈知锦的胸腹间割裂出一道长约一尺半的伤口。

    黑剑化作黑色火焰沿着伤口进入陈知锦的体内。

    伤势还在其次,这一剑所带来的痛苦是寻常苦楚的数百倍,黑色的火焰仿佛在灼烧神魂,让这位习惯了承受痛苦的司礼监大宦官也难以承受。

    他那张重返青春的面庞开始剧烈扭曲。

    萧林平静道:“这些年来,死在我手上的地仙也不算少了,今日便再加上你一个。”

    陈知锦怒喝一声,脚尖一点,身形瞬间消失不见,再度出现时已经是在萧林的身前三尺内,一记毫不留情的崩拳狠狠落在他的小腹上。

    l酷:a匠l网首x发2j

    萧林轰然倒撞出去。

    陈知锦的身躯如风中轻羽,紧随而至,出拳不停,虽然被萧林身上的蓝色壳状护盾悉数挡下,但也在萧林的身上留有无数拳印,每一道拳印中都蕴含着沉重拳意,积少成多之下,这些气机就如一座重山压在萧林的身上,只待一个合适时机,就可彻底爆发开来,生生压死萧林。

    前前后后半炷香的时间,陈知锦出拳九百有余,萧林身上便留下了九百多个细微难见的拳印,整个人被无数拳意笼罩,如负重山。

    不过萧林也不是只会挨打不还手的角色,在拳数马上就要过千的时候,他猛然出手画阵,召唤出一根金色长矛,一矛炸在陈知锦的小腹上,将他击退百余丈。

    终于缓了一口气的萧林一手托着厚重典籍,一手按在书页上,缓缓说道:“据我所知,萧家拳意分为五重境界,分别是体魄百炼、窍如星辰、见神不坏、意通诸天、打破虚空,当年武祖皇帝萧烈也不过是意通诸天的境界,如今你可曾见神不坏?”

    陈知锦止住身形,悠悠吐出一口浊气,简短道:“未曾。”

    萧林扯了扯嘴角,摇身一晃,将附着在自己身上拳意抖落一空。

    然后合起手中典籍,按住封面上的奇诡法阵。

    以萧林脚下为圆心,无数蓝色线条飞快交织勾勒,刻画出一座巨大的繁复法阵。

    法阵仿佛要连接另外一个世界。

    陈知锦看了眼萧林弄出的辉煌阵仗,再深吸一口气,全身皮骨肉爆裂作响。

    他与张百岁同龄,却不同命。

    在入宫拜孙士林为干爹之前,张百岁就已经是西北王府中的宦官,专事伺候萧皇,而他却是个寺庙中的小沙弥,自两岁受戒,已经参佛十年,他经常去看寺庙中的鎏金大佛,尤其是晚上的时候,不觉得半分佛气,倒是有不少阴森可怖的世俗气。

    后来他所在的佛寺毁于战火,大小和尚逃散一空,只剩下他一个人还留在一片废墟上,孤苦无依。

    有一个游方道人途经此地,见到奄奄一息的他后,顺手救下了他的性命。

    那时候的陈知锦大哭着说佛祖肯定不会放过这些人,他们一定都会下阿鼻地狱,可那道人却是笑着吟了一首诗。

    佛前一跪三千年,未见我佛心生怜。莫是尘埃遮佛眼,缘是未添香火钱。

    道人最后留下一句“未见佛渡人,只见佛镀金”后飘然离去,正是一语惊醒梦中人,陈知锦如面壁顿悟一般,真的悟了,于是他脱去僧袍,一路向东,最终在机缘巧合之下进入宫廷成为一名小宦官。

    他修习萧家拳意之后,便不信满天神佛,只信自己的双拳。

    陈知锦使劲吐出一口浊气,眼神坚毅,沉声自语道:“虽然我陈知锦读书不多,但也知道忠义二字,纵使我今日死于此地,也不让你伤及公主殿下半分!”

    陈知锦活动了下身体,双拳对撞。

    天地之间仿佛响起一声沉闷洪钟声响。

    以他为圆心,肉眼可见的气机向四周滚滚散开。

    与此同时,萧林的法阵也已经完成,嗤笑道:“好一条忠心护主的家犬。”

    话音落下,一尊高有数十丈的黄金巨人自法阵中缓缓升起,双脚落地,地动山摇。

    陈知锦双膝微微弯曲,然后开始加速狂奔,一步一步踏在地面上,如铁骑奔驰如雷。

    在距离黄金巨人还有十余丈的时候,陈知锦猛然跃起,双手十指纠缠交错,朝着巨人的头颅当头砸下。

    一声轰然巨响,金色巨人身上荡漾起一层金色涟漪,它的脚下更是瞬间蔓延出无数龟裂痕迹。

    陈知锦重新落回地面,激起无数尘埃,他的双手已经是血肉模糊,十指指骨悉数碎裂。

    萧林仍旧是手捧典籍,神情自若,轻笑道:“可惜你没有见神不坏的境界,否则胜负还真是难料。”

    话音落下,金色巨人大步向前,一掌凌空拍下。

    陈知锦的腹部胸腹之间响起一声犹如大钟翁鸣的声音,身形骤然加速,与这一掌擦肩而过。

    一掌落地,地面剧烈震动,出现一方足有十余丈的五指掌印,掌印之中尽是龟裂痕迹。

    虽然黄金巨人身形庞大,但是灵活却丝毫不受影响,大步奔跑,速度竟是与陈知锦相差无几,拳势更是没有丝毫停顿,直追陈知锦的身形。

    久守必失,陈知锦猛地停下身形,双脚踩地,强行转动自己的上半身,以肩头迎向金色巨人的一拳。

    两者轰然相撞,没有半分花哨,是实实在在的硬碰硬。

    陈知锦双脚一步一步向后滑去。

    双手已经露出白骨的陈知锦怒吼一声,竭力向前一推。

    黄金巨人的拳头微微轻颤,但仍就是稳步前压。

    萧林伸出手指画了一个正方。

    然后黄金巨人的另外一只手中多出一柄方方正正的黄金战锤,电光缭绕。

    脸色微微发白的萧林轻声道:“既然你要自寻死路,那我便送你最后一程。”

    只要这一锤落下,已经是强弩之末的陈知锦必死无疑。

    就在此时,萧林的满头白发猛然向后飘去。

    一道身影以蛮横无比的姿态强行闯入两者之间,全身窍穴光芒大放,足足有三百六十五处。

    每处窍穴中都有一尊金色神灵,此即身神。

    三百六十五尊身神连为一体,圆满如一,谓之见神不坏。

    这道身影光辉熠熠,如同一尊自天庭降下的在世神人,一拳打出,体内三百六十五尊身神齐齐出拳,天地震荡,几乎有移山之势。

    拳意凌然,摧枯拉朽。

    金色巨人竟是被这一拳击穿。

    来人去势不止,直撞萧林。

    萧林猝不及防之下只能勉力躲避,被一记反肘击在胸口,整个人如断线风筝一般倒飞出去。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