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拳势如雷震虚空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对于朝廷中人而言,萧林这个名字并不算陌生,早在先帝还是西北藩王的时候,萧林此人就已经出入于中都王府,只是后来因为某些不可为外人道的原因而渐渐疏远,如今更是被暗卫府列为反贼之列,此番来意似乎已经不用去多费思量。

    萧霖停下脚步,望着老人缓缓开口道:“我听闻在司礼监中有个不成文的排名,掌印太监张百岁自然高居榜首,首席秉笔位居次席,至于排在第三位的,则是四大秉笔之首的陈知锦,正应了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那句老话,偏偏是最不看重权势的陈知锦最被萧室依重。”

    老车夫自从吐出萧林二字之后就始终默不作声。

    萧霖略作停顿,凝视着这位充当马夫的阉人,缓缓说道:“陈公公应该是黄龙元年入宫的,与张百岁一样,都是拜了孙士林做干爹,后来又被萧皇看中,转而修习萧家拳意,最是刚猛霸道。”

    陈知锦仍是默不作声,只是缓缓松开了手中缰绳,五指微微伸张。

    谁也未曾想到,这位看起来饱经岁月沧桑的老宦官,竟然是一位走了刚猛路子的武道宗师人物。

    朝廷从来都不缺乏武道高手,因为军伍正是修炼武道一途的最好所在,不过在司礼监中修行武道的就很少见了,而且萧家拳意乃是天家萧室的不传之秘,通常只有宗室子弟才能修炼,陈知锦能被传授萧家拳意,可见他深得萧室两代皇帝信赖,否则也不会坐上司礼监的第三把交椅。

    但凡是宫里出来的人,都会信奉百言不如一默的道理,所以陈知锦没想要跟萧林多费口舌的意思,跳下马车,直接干脆了当地摆出一个萧家拳意的起手式。

    武道一途虽然被神仙真人斥为小道,比不上五仙一脉相承的康庄大道,但如果不去说日后飞升如何,只说在人世间,武道还是要比五仙之道强上一些的,寻常修士在登临地仙十八楼之前,与武道修士相较就好似薄纸一般,与武修斗力,往往生死只在一个胜负手之间。

    酷匠)$网!唯一正i版,其)他m都_z是盗m版

    何故?归根究底无非是体魄二字。

    若是以求长生的角度来说,体魄的确是可有可无之物,有则最好,没有也不妨碍追求大道,但是以与人斗力的角度来说,体魄就是至关重要的根本所在了,许多人轻视体魄修为,视其为愚顽蠢笨之道,然而就是这等愚顽之道,让武修能屡屡能够完成越境而战的壮举。

    萧林不急不缓地拿出那本厚重典籍,平静道:“我为车厢中人而来。”

    话音未来,陈知锦的身形已经倏忽而动,拳势如雷。

    苍老干枯的拳头轰鸣而至,瞬间占据了萧林的所有视线,浩大拳意笼罩八方四面。

    萧林盯着这个拳头,手中书籍无风自动,他整个人化作电光在刹那之间消失不见,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在百丈高空之上。

    陈知锦锁定了气机的一拳竟是落空了。

    这一刻,他脸上的神色更加凝重。

    萧林身后伸展开两只淡青色羽翼,使他整个人悬浮于空中,微笑道:“陈知锦,凭你的道行也想跟我掰一掰手腕?换成张百岁还差不多。”

    他伸手在身前画出一连串诡异痕迹,组成一个非佛非道的奇异法阵,然后有一把燃烧着黑色火焰的巨剑自法阵中缓缓升起。

    此剑一出,天色骤然昏暗,甚至被染上一抹血红之色。

    下一刻,这把巨剑仿佛被一名看不见的巨人握着,拖曳出一道长长尾焰,朝着陈知锦当头斩落。

    这一剑没有剑宗剑道的纯粹,反而是夹杂了怒意、憎恨、混乱、恐惧、死亡等诸多杂质,不在于伤敌体魄,而在于乱人心神。

    陈知锦双脚不动,脊椎如同一条孽龙剧烈扭动,自脊椎起,他的胸腔、肩膀、肘、手腕、五指依次响起一连串爆裂轰鸣声音,一拳向前推出。

    震荡虚空。

    随着这一拳打出,他身前的虚空开始剧烈震荡扭曲,剑上附着的黑色火焰瞬间呈现溃散之势,就连落下的巨剑也为之一顿,一往无前的气势一落千丈。

    萧林皱可下眉头,将手中书籍翻过一页。

    异变再起。

    黑色巨剑骤然绽放出无数黑色光芒,原本已经溃散的黑色火焰再次凝实,熊熊燃烧,充斥了整个天空。

    下一刻,整把巨剑被无穷火焰裹挟,形成一道巨大龙卷,然后这道火焰龙卷倾泻而落。

    陈知锦面无表情,再次出拳。

    看似简单直接的一记直拳,带出山呼海啸之声,浩大磅礴的拳意如同山崩地裂。

    这一拳的威力足以开山,甚至老人的手臂因为难以承受这巨大威力的缘故,已经开始渗出细密血丝。

    一拳一剑相撞,漫天火焰猛然停滞,接着被一股无形巨力反向托回了九天之上。

    不过陈知锦也不好受,闷哼一声,嘴角有血丝渗出,整只手掌浮现出一片焦黑之色。

    萧林看了眼被这一拳打出无数裂缝的黑色巨剑,轻声笑道:“很不错,真的很不错,不过你身躯不全,气血有亏,体魄难以承受这份天下第一等刚猛霸道的拳意,若是你技止于此,怕是要走不出平原府。”

    话音落下,萧林手中的厚重典籍哗啦作响。

    他的双眼中有红光跳跃,其中仿佛蕴含一方血海,沉淀着无尽的负面情感,让人不敢直视。

    那把已经被老人拳意击出裂缝的黑色巨剑如同活物,开始缓缓愈合,环绕的黑色火焰也悄悄染上一层浓郁血色。

    陈知锦连出两拳之后,原本就苍老的面庞愈发显现沧桑之态,一直不曾开口说话的他沉声道:“是胜是败,言之尚早。”

    双眼赤红的萧林玩味道:“哦?还有其他手段?”

    陈知锦不是初入地仙境界的齐仙云,此时的他终于不再有所保留,周身有密密麻麻的窍穴依次亮起。

    天底下的道理,有得就有失,武修不修神魂,只凭自身体魄对敌,在境界大成之前,甚至做不到凌空虚立、御风御火等手段,更是一辈子与须弥芥子、画地为牢等神通无缘,但却因此获得了同境修士中最为恐怖的战力。

    与道门一脉的三大丹田不同,武修以人体内繁如星辰的窍穴为核心,修行有成之后,可与诸天星辰相感应,每处窍穴生出一尊身神,若是修炼到大圆满境界的一千二百九十六尊身神,便可粉碎虚空,以力证道,与长生境界的神仙相较也毫不逊色。

    陈知锦如今修成二百九十五处窍穴,距离小圆满境界已经相去不远。

    陈知锦深吸一口气,瞬间鲸吞方圆百里之内的天地元气,然后身形咯咯作响,爆发出一阵连绵不绝的爆裂声响。

    如老树逢新春。

    转瞬之间,一个沧桑老人竟是变成了一个弱冠青年。

    年轻人狠狠一踏脚下大地,方圆百里轰然震动。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