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秉笔太监陈知锦
    如今的暗卫府,设六大分府,分府之下设司,司之下设卫,帝都总府则被称作白虎堂,整个暗卫府共有都督三人,都督同知一人,都督佥事六人,这十人便组成了偌大暗卫府的高层统治。

    不过在暗卫府之外还有一个分支,名曰牡丹,其中成员全部由女子组成,此机构出自武祖皇帝萧烈的一位红颜知己之手,日后由林皇后接手,主要职责是保卫皇室女子安全。

    承平元年,已经是太后的林银屏崩于飞霜殿,临终前病榻上托孤,其中一条就是关于牡丹的归属承继,先是由大姑姑墨书和长公主萧羽衣共同掌管执掌牡丹,到萧知南成年之后,两人再遵照林银屏遗嘱让权于她。

    虽说牡丹比不了暗卫府那般势大,但自有一番生存之道,男子为阳刚,女子为阴柔,柔能克刚,尤其是在帝都这个藏污纳垢的地方,有太多太多的权势男子把女子视作玩物,可偏偏就是这些女子耍起心计来,能让男人十几年都回不过神来。

    在满朝文武中,正室诰命夫人不敢说,但是保不准哪家的丫鬟、歌妓甚至小妾就是牡丹的人,这些女子长于刺探和煽动,庙堂之上有句话,叫做“天风阴风不如女子的枕边风”,牡丹暗中隐藏的权势殊荣可见一斑。

    萧知南掌管牡丹,权势不可谓不大,不过她毕竟不是垂帘听政的祖母林银屏,根基尚浅,距离手眼通天着实有些差距,她想要瞒过暗卫府的眼线悄然出城,还是要依靠韩瑄这位当朝阁老才行。

    至于韩阁老的权势有多大,让堂堂左都督之一的陈琼丢官罢职,甚至性命不保,让雄踞庙堂六十年的蓝党狼狈不堪,早已是不用多言。

    一辆马车自帝都而出,一路往东南行去。

    车夫是个面白无须的老人,阴气沉沉,沉默寡言。

    车厢内全是女子,一名相貌平平的女子正沉沉昏睡。

    这名乍一看稀松平常的女子正是易容后的萧知南,之所以要易去容貌,倒不是想要骗过什么人,单纯就是因为萧知南本身姿容太过扎眼,遮掩一二可以免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不知过了多久,萧知南终于是从昏睡中醒来,双眼无神,怔然无声。

    正跪坐着让萧知南枕在自己大腿上的银烛轻声道:“殿下,您醒了。”

    萧知南双眼中渐渐有了点神采,苍白的嘴唇轻动,声音微弱地问道:“我睡了多久?”

    银烛神色中难掩惨淡道:“三天两夜。”

    萧知南轻轻叹了一口气,又问道:“我们到哪儿了?”

    靠着车窗的流萤将窗帘撩开一缕缝隙,轻声回答道:“殿下,我们昨天就已经出了直隶州,如今正在齐州平原府境内,大概再有三天时间便能抵达琅琊府。”

    萧知南长长吐出一口气,闭上眼睛,低声道:“三天,你们说齐王会有办法吗?”

    银烛和流萤对视一眼,谁也没敢贸然开口。

    倒是秋光斟酌思量一下,小心翼翼道:“依奴婢愚见,齐王殿下根基多在军中,于此道怕是……”

    她也没敢继续说下去。

    萧知南睁开眼睛,喃喃自语道:“怕是他也没有太好办法,难道要转道再去江南?”

    银烛忍不住问道:“殿下,您为何不将此事上禀陛下?”

    萧知南没有隐瞒的意思,坦诚言道:“牡丹之事,一直都是母后心底一根拔不掉的刺,自武祖皇帝以来,牡丹都由萧家的女主人掌管,可偏偏到了母后这里,皇祖母执意越过母后让我来接掌牡丹,就算中间过渡,也是由墨书大姑姑和姑母共同执掌,皇祖母对于母后的芥蒂可见一斑,其实我心中明白,母后因为此事就连我也迁怒上了,我们母子二人这些年来是面和心不和,实在不像一对母子。”

    “其实说到底都是为了一个权字,我不愿放下这份权柄,因为没了它,我就没有今日的逍遥,母后觉得我折了她的皇后颜面,心中不悦,父皇又从来都不爱管这些谁也说不清对错的家务事,所以即使有兄长庇佑,我这些年来也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不敢过多牵扯进庙堂浑水,生怕一步错步步错,未曾想到底还是遭了别人的暗算。”萧知南面容平静道:“好在未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宫里情形不明,还是不要贸然涉及为好,以免平生更多变故。”

    三女尽皆低头不语。

    萧知南喃喃自语道:“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少完人。百善孝为先,论心不论迹,论迹贫家无孝子。我生在这个所谓天家,又哪敢奢望论心啊。”

    天家无亲,从来都不是一句空话虚言啊。

    马车缓缓停下,外面的老车夫隔着车厢轻声问道:“殿下,咱们已经距离平原府府城不远,算是真正进了齐州辖境,殿下是否进城?”

    萧知南没有说话,秋光轻声开口道:“是司礼监的陈公公。”

    萧知南哦了一声,朝外面问道:“是司礼监四大秉笔之一的陈知锦陈公公吗?”

    “回殿下的话,正是老奴。”车夫老人即便是隔着车厢也是上身微微前倾,礼数丝毫不差,轻声道:“老奴奉掌印之命,护送殿下去往琅琊府。”

    司礼监是为内廷二十四衙门之首,与内阁制度类似,有一位相当于内阁首辅的掌印太监,一位类似次辅的首席秉笔,又称提督太监,以及四位相当于阁员的秉笔太监,陈知锦作为四位秉笔太监之一,不但位高权重,而且修为高绝,早在多年以前就已经位列地仙之属。

    萧知南示意银烛扶自己坐起,然后让秋光撩起车帘,对老人轻声道:“既然有陈公公在,本宫也就放心了,待本宫回京之后,再去向张大伴和陈公公道谢。”

    老车夫摇头道:“本就是老奴分内之事,愧不敢当殿下如此。”

    萧知南靠在银烛身上,虚弱地笑了笑,“本宫就不进城了,早一日到琅琊府,本宫也能早一日安心,有劳陈公公。”

    “不敢称劳。”陈知锦又是一礼后,放下车帘,重新赶动马车前行。

    在马车马上就要驶出平原府辖境的时候,一场早就该来的波澜终于姗姗来迟。

    陈知锦猛地抬头向南方望去,一名身材高大的黑衣老人正朝马车方向走来,似缓实快,不过片刻功夫就已经距离马车不足十丈的距离。

    陈知锦脸色愈发凝重。

    }酷u匠网~首z发d

    来人满头白发随意披散,颧骨略微突出,眼窝深陷,鼻梁高挺,更让人惊奇的是生就一双碧眼,半点也不似中原人相貌,倒是与那些西方海客颇为相像。

    老车夫双手握紧了缰绳,干瘦的手背上青筋暴露,眯起双眼轻轻吐出两个字。

    “萧林。”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