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有剑名霜天晓角
    可惜青尘不欲再泄漏太多天机,说完之后径直走入石门之中。

    徐北游也赶忙跟上。

    沿着楼梯向下,没再遇到什么波折,顺利来到塔下的地宫中。

    地宫中有一尊地藏菩萨坐像,头戴宝冠,一手持锡杖,一手置于膝上,掌心中放着一颗金黄色泽的菩提子,想来这就是那颗佛祖菩提。

    青尘来到地藏像前,直接伸手将菩提子摄入掌中,捏在两指间细细把玩。

    徐北游没有上前,只是转头打量四周,依稀可见地宫占地宽广,这座地藏菩萨像只是在地宫的靠前位置,其后还有很大空间。

    青尘将菩提子握在掌心,面庞上笼罩了一层金色气息,熠熠生辉。

    徐北游见他似乎有就此入定修炼的架势,也不去打扰,越过那座地藏菩萨像,朝地宫深处走去。

    走了大概小半柱香的时间,一柄插入地面尺余的巨剑映入眼帘。

    巨剑宽有尺余,通体呈现霜白之色,不过剑上似乎被下有封镇禁制,不见剑气逸散,也不见剑意通灵,宛若一件死物。

    徐北游略微沉吟后,伸手握住剑柄,入手冰凉,没有任何异象发生。

    他稍稍用力,整把剑就被他轻而易举地拔出,没有发生地宫就此开始坍塌的戏码,一切如常,只有剑锋摩擦地面发出的轻微声音在地宫中回荡。

    徐北游单手举起这把巨剑,放在眼前细观。

    青尘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后,平淡道:“此剑就是当年剑皇张重光的佩剑霜天晓角,几经辗转之后竟是被萧煜放在了这里。”

    徐北游果然在剑锷上方的剑身上发现四个古篆。

    佛祖菩提已经被青尘收入袖中,他望着徐北游手中的霜天晓角,缓缓说道:“儒门先圣铸剑四十有八,以词牌为名,其中双字者二十有四,三字者十二,四字者八,五字者四。其中五字四剑刚铸成时,便引来天地震动,以天劫毁去,故而以四字者登魁。千年来,除去毁于天劫的四剑,其余四十四剑或损毁或遗失,十去七八,四字者仅剩两剑,分别是卜算子慢和霜天晓角。”

    徐北游疑惑道:“我记得前辈曾用此剑从师祖手中换走了七杀斩灵剑,可此剑为何又会出现在此地?”

    青尘平淡道:“霜天晓角本就是剑宗之物,之所以会落到道门手中,还是因为正明四十年的玄都论道,在那场论道中,剑宗张重光与贫道师弟微尘斗法,张重光不敌微尘,将此剑留在了道门剑峰,后来贫道将此剑取出,与上官仙尘做了笔买卖,霜天晓角算是物归原主。”

    不等徐北游发问,青尘就已经接着说道:“再后来,汉中一战,张重光二次与微尘交手,贫道这位师弟以修为而论,仅次于紫尘、贫道和天尘三人,故而张重光战死当场,尸骨无存,此剑就此落入微尘手中,微尘又转送给了萧煜。”

    徐北游呐呐无言。

    他当然知道这位剑宗前辈,不但是师父公孙仲谋的师叔,而且还是师母张雪瑶的嫡亲叔父,曾经有望继承卫国国主之位,只是他一心修行剑道,不想做那一国之主,毅然拜入剑宗,故被世人称作剑皇。

    只是这个剑皇多少有些名不副实,名头很大,无奈本身资质有限,一生止步于剑三十,不说与师祖上官仙尘相提并论,就是比起师父公孙仲谋也差之甚远。

    青尘指了指徐北游手中的霜天晓角,“此剑之上附着有一道人皇气运,应该是当年萧煜亲手所下禁制,至于这道禁制有何作用,贫道现在还不好多言,不过你是剑宗传人,此剑落到你的手中,也算是暗合天数。”

    徐北游有些得寸进尺道:“前辈能否出手破去剑上禁制?”

    uk酷匠网ok唯%一正nj版,其x他都是4盗版x

    青尘摇头道:“贫道若是勉力而为,倒是也能做到,不过如此一来折损道行太多,不值得。”

    徐北游轻轻抚过霜天晓角的剑身,叹息道:“那岂不是与废铜烂铁无异?”

    青尘高深莫测道:“也未见得,此剑说不定是你与萧家之间的一桩机缘,你若是想娶萧家丫头,还是将此剑收好。”

    徐北游震惊道:“前辈连此事也能知晓?”

    青尘微笑道:“贫道的占验之道,只要不是事关贫道己身,其他事情都不过是信手拈来。”

    徐北游不由喟然感叹道:“家中闭门坐,也可知天下之事,说的就是前辈了。”

    对于徐北游的溜须拍马,青尘一笑置之。

    他转身向外行去,“该走了。”

    佛寺之外,半截江水被青尘的浩大气机阻隔,已经堆叠如山,而另外半段河道则是完全干涸,露出河床上的泥沙。

    龙王已经挣脱青尘的手段,来到汉水之畔,望向那只佛掌。

    当他看到那只佛掌的五指被拦腰斩断时,眼神黯然,知道那件佛门宝物八成是难以寻回了。

    如果来人是太乙救苦天尊,他便是舍去性命也敢去争上一争,只是来人是青尘,这让他连舍生的念头都难以生起,委实是青尘的修为实在太高,先前青尘已经是手下留情,若是还不识好歹,那便是枉送性命了。

    再有片刻功夫,困住李清羽的八只鬼将烟消云散,八座旗门重新变回八道玄幡凭空消失不见。

    狼狈不堪的李清羽来到龙王身侧不远处,苦笑道:“不愧是让道门也无可奈何的青尘大真人,这份通天修为已在十八楼之上无疑。”

    龙王缓缓道:“贫僧曾听闻方丈说起过,这位青尘大真人已经斩得三尸,拔去九虫,距离在世仙人只剩下半步之邀,当世之间唯有手持玲珑塔的道门掌教真人有把握稳胜一筹,贫僧先前还以为方丈多有夸大之词,今日见来,方知此言不虚。”

    就在两人说话之间,原本阻隔江水的气机骤然消失,无量江水轰然落下,声音炸裂,浪卷数十丈之高。

    也就是两人都是地仙之姿,换成寻常人仙,怕是要直接被卷入江中,即使性命无碍,也要丢掉小半条命。

    两人衣衫湿透,仍是不移动半步。

    紧接着一道青虹自佛寺中冲天而起,没有丝毫停留,直入九霄消失不见。

    已经失去五指的佛掌仍是托举着佛寺,开始缓缓下沉。

    不消片刻,这座佛寺便重新沉入汉水江底。

    李清羽感慨道:“这位剑宗少主还真是好大的机缘,竟是入得青尘法眼,可以一起入寺。”

    龙王摇头道:“被偌大一个道门视作肉中之刺才换来这份机缘,得失如何还不好说。”

    待到江面重新风平浪静之后。

    一道人影自水底浮出水面。

    满头白发。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