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如是我闻地藏经
    什么叫仙人之威?移山填海,搬山倒岳,拂袖唤风雨,一语引天雷,真真切切见过此等景象之后,徐北游才深深明白为何会说“地仙十八楼,一楼一重天”,初入地仙境界的修士与地仙十八楼的修士相比,又岂止是天壤之别。

    青尘轻深吸一口气,口中有丝丝电芒游离闪烁。

    八十岁后,他开始修持五雷天心正法,方才他不惜损耗道行引下天雷,不但将整座寺庙涤荡一清,而且还有些许雷气残留,此时他再将这些雷气吸入体内,也算是将先前的损失弥补一二。

    待到青尘将口中雷气吞入腹中之后,徐北游才开口问道:“前辈,我们接下来去哪?”

    青尘平静道:“后寺塔林。”

    m;酷i9匠网、m唯c一正u版ou,其他k都c是…盗d版…+

    按佛制,只有名僧、高僧圆寂后,才设宫建塔,刻石纪志,以昭功德,激励后来。所谓塔林,说白了就是佛家墓地,历代高僧的舍利子都被供奉于此处,一般位于佛寺深处,等闲不得入内。

    其实早在这座寺庙废弃之前,所有的舍利子就已经被佛门僧人带走,如今不过是空余一些石塔,只是既然青尘说要去塔林,徐北游也不能反对,毕竟这位大真人不但修为骇人无比,而且还是术算之道第一人,知常人之所不知,说不定萧皇就将宝物放在了塔林也说不准。

    过了大雄宝殿,就是已经破败不堪的罗汉堂,然后是僧舍、香积厨和藏经阁,经过这些地方后,便来到塔林的入口处。

    石塔如林,一条崎岖小径延伸其中。

    一眼望去,看不到道路尽头。

    两侧的石塔按照主人生前地位高低不同,分为一、三、五、七四种层次,大多数是用砖石砌成,亦有用整石凿制而成,塔体上刻有精美的图案和浮雕,每座塔正面都有塔额,标识塔主名号,几位有较大影响的高僧塔边,还专门树立碑石,详细记载塔主的生平事迹,嗣法传承,以及立塔人,立塔年代等内容。

    青尘先行,徐北游落后几步跟随其后,先前青尘以浩大天雷涤荡污秽,现在一路行来果然没再遇到半个鬼魅之属,清净无比。

    走过大约五百座佛塔后,终于来到小径尽头,此处有一座巨大佛塔,高九丈,分九层,塔身为品瓶状,约占塔高的一半,正面为象征性的石门,底座上雕刻有覆莲、人兽、花草、猛狮、八卦图、云盘式相轮下面的佛教八宝、纽带及其它图案浮雕,栩栩如生。

    徐北游对佛祖没什么敬畏,也谈不上如何厌恶,毕竟剑宗道门本是一家,剑宗只是反对道门玉清一脉,自己本身仍是信奉道祖,徐北游作为剑宗中人,自然不可能再去信奉佛祖。

    在这一点上,青尘和剑宗算是一路人,他曾经直言,若是想要让他不再自称道人,除非是道祖亲自开口将他逐出门墙,说到底他也只是与道门不合,而非背弃道祖。

    道祖和道门并非一体,剑道之争说白了也是道祖之下的一场同室操戈。

    徐北游叹了口气,想要平息这场同室操戈,就算是道祖降世,恐怕也要费一番手脚吧?

    待到他回神后,见到青尘正站在塔前碑石处沉吟不语,似是在看碑上塔铭。

    徐北游瞥了一眼,竟是梵文,不由问道:“前辈看得懂碑上文字?”

    青尘没有回头,淡然道:“世间文字数十种,贫道不敢说悉数精通,但十之七八还是有的。”

    说罢,他双手连连变化,打出一连串繁复灵诀,星星点点,如同夜色中的萤火虫,飘飞入石碑。

    在徐北游震惊视线中,石碑缓缓显露异象。

    只见碑上梵文如蝌蚪一般开始自行游动,按照某种玄妙轨迹移形换位,最终组成一名盘坐僧人的图像。

    整座石碑上有金色佛光透出。

    青尘一字一句道:“如是我闻。一时佛忉利天,为母说法。尔时十方无量世界,不可说不可说一切诸佛,及大菩萨摩诃萨,皆来集会。赞叹释迦牟尼佛,能于五浊恶世,现不可思议大智慧神通之力,调伏刚强众生,知苦乐法。”

    随着青尘的诵读,石碑上的金光越来越盛,甚至隐隐约约有梵唱之声传来。

    地藏本愿经?徐北游心中惊讶,地藏菩萨乃是佛门四大菩萨之一,立下“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宏愿,佛门多有神通来自于这位大菩萨,故而徐北游曾经读过地藏本愿经,以青尘的广闻博知而言,能够通背全篇也不算什么。

    青尘继续诵读道:“尔时十方一切诸来,不可说不可说诸佛如来,及大菩萨。天龙八部。闻释迦牟尼佛,称扬赞叹地藏菩萨,大威神力,不可思议。叹未曾有。是时忉利天,雨无量香华,天衣珠璎,供养释迦牟尼佛,及地藏菩萨已。一切众会,俱复瞻礼,合掌而退。”

    一篇地藏经诵完,原本只是象征性质的石门向上缓缓升起。

    石门之后,是一条通往地下的楼梯。

    徐北游犹豫了一下,问道:“为何要诵读地藏本愿经才能开门?”

    青尘跺了跺脚,冷笑道:“这就是萧煜的机心所在了,想来是他不甘心早早身死,故而在此地留下了后手,又是与地藏有关,不外乎超脱二字。”

    “超脱?”徐北游细细咀嚼二字,不由觉得大有意味。

    这位曾经君临天下的皇帝,身上的迷雾越来越多,他曾经举世无敌,却在刚满花甲之龄的时候突然驾崩,诸多老辈地仙都对此语焉不详,甚至不乏有猜测说萧皇只是假死脱身。

    今天青尘用了超脱二字,大有意思,到底是置身于什么境地之中,才要谋求超脱?

    徐北游轻声问道:“萧皇……真的死了?”

    青尘没有正面回答,平静道:“太平二十年,贫道夜观天象,紫薇移位,帝星陨落,周星沉浮。”

    紫薇即是帝星,帝星陨落是什么意思,不用过多解释,而周星则是指帝星周围的星辰,也就是当时的满朝文武。

    所谓周星沉浮,想来说得就是当年的蓝韩党争。

    徐北游皱眉道:“只是萧皇此等人物,怎么会如此轻易身死?”

    青尘语气平淡,“成也大势,败也大势,萧煜当年负气运,携大势,所向披靡,可天道有轮转,正所谓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人间从无百年的帝王,若是天要亡他,他又能奈何?”

    徐北游手掌轻轻摩挲却邪剑柄。

    逆天而行,说起来轻巧,真要做起来,其难度不亚于一个穷苦百姓要反抗当今朝廷,哪怕你是人间帝王,也逃不过冥冥之中的天数二字。

    青尘忽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逆天不易,欺天却是不难。”

    徐北游猛地瞪大眼眸。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