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口含天宪荡污秽
    周围恐怖如阴森鬼域,偏偏又有一座佛陀坐于此间慈悲微笑,不是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地藏王菩萨,就是一尊邪佛。

    佛像开口,声音如洪钟大吕,“青尘道人,你若就此退去,本座既往不咎。”

    青尘淡漠道:“你那本体早就死在镇魔井中,你一区区身外化身也敢口出狂言?”

    佛像微笑道:“既然本体已死,那么本座就是本体。”

    青尘无动于衷,将七杀斩灵剑横于胸前,“无妨,都是将死之人。”

    佛像冷笑道:“青尘,莫要妄自尊大,你自诩术算第一,可是知道如今已经落入旁人的算计之中?”

    青尘淡笑道:“那又如何?偌大天下之间,谁又能奈何贫道?只要不挡贫道的路,贫道也不介意旁人耍些小聪明。”

    这口气可真是大上天了。

    不过口气大归大,却没有半分吹嘘,平心而论,当世之间能稳压青尘一头的,也就是手持玲珑塔的道门掌教秋叶了,可此时的秋叶却是闭关不出,无论是道门首徒之争还是江南道门覆灭,他都不闻不问,那就更不会出现在此地。

    既然秋叶不至,我青尘何惧之有?

    退一万步来说,即使秋叶亲至,也未必就有十足把握留下青尘。

    佛像脸上的慈悲笑容慢慢敛去,“不愧是臻于菩萨果位的道门仙人,口气大到可以吞日吐月,早就听闻道门有一门一气化三清的神通,不知你可曾学会?”

    青尘淡然道:“一气化三清,道门不传之秘法,非掌教传人不可修行,其中玄妙,语焉不详,世人多半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即便是贫道也不能一窥全貌。”

    佛像嗤笑道:“那也就是不会了?”

    青尘平静道:“杀你何须化三清。”

    佛像脸上的慈悲转为暴戾狰狞,有无数桀桀鬼笑响起,黑气翻滚之间,佛像一手先是指天,然后再指地,声音滚滚如雷声,森然道:“我见世尊。”

    整个地面化作漆黑冥土,数不清的恶鬼冤魂要从中爬出,同时还夹杂着各类魔头,一时间天昏地暗,不见四周墙壁,不见头上屋顶,不见宝殿,只见佛像,比起当日李清羽用出天魔相时的声势,又何止胜出一筹。

    这座佛寺被那位入魔老僧经营多年,以大雄宝殿为核心,所有佛殿楼阁都被刻下了符咒禁制,使这座佛寺化作一个巨大的聚煞大阵,若与地气相连,那便是地仙十八楼也奈何不得,不过也是那僧人气数将尽,偏偏遇到了携带大势气运的萧皇,自然只有败亡的下场。

    萧皇降服僧人之后,并未对此处寺庙作出改动,只是断绝了其与地气的连接,换而言之,此处依旧是一座完整的聚煞大阵,这也是佛像面对青尘仍旧敢于一战的底气。

    青尘仍是云淡风轻,甚至还有闲情逸致与徐北游说话,缓缓道:“当年贫道与紫尘争夺掌教大位失败,离开玄都云游四方,偶入某位先贤洞府,得了一部旁门道书,触类旁通之下,习得斩三尸之法,虽比不得一气化三清,却也是相去不远。”

    说话间,青尘双手合拢,稽首一礼。

    一名年轻道人从青尘身后右边凭空走出,神态冷峻,身着石青色常服,背负长剑。

    接着又有一名中年道人从青尘的左手边飘然而出,面容严肃古板,身着玄黑色峰主道袍,手持金印。

    最后是一名年迈道人出现在青尘的头顶上空,神情淡漠,披紫色道袍,手持拂尘。

    三人面容都与青尘极为相似,只是年龄不同,神态不同,打扮各异。

    加上本尊青尘,竟是共有四个青尘,景象诡谲。

    徐北游大为震惊,他曾经莲花峰上见识过秋叶的一气化三清,没想到今日又能在此处见识到青尘斩三尸之法。

    这份机缘运气也足以让人望而生叹了。

    四个青尘呈四方四象之势站定,有意无意地将徐北游护在中间,正宗玄门的气机铺天盖地,浩浩汤汤如大江东去,沛然莫御。

    原本肆虐不休的死气魔气在青尘的气机面前如冰雪消融,转眼间便化为乌有。

    不消片刻,一切散去,徐北游发现自己仍是置身于大雄宝殿之中,脚下也同样是青石地面,不见半分方才的幽冥景象。

    青尘本尊平静道:“所谓三尸,又称三念,善、恶及所执,年纪轻者,为贫道恶念,年少时的杀伐心性尽在其中。年纪居中者,为贫道善念,祸起萧墙之前的种种皆是囊括其中。年纪最长者,为贫道执念,今日之果,皆因掌教二字而起,徐北游,贫道今日就再让你见识一番何谓十八楼之上。”

    佛像不甘坐以待毙,身形轰然而动,直接破开佛殿飞上天际,与此同时他也缓缓伸出自己的断手。

    整个佛寺开始剧烈抖动起来,地面上有无数沟壑裂开,向四方蔓延,殿阁塌陷,墙壁倾倒,路径撕裂,落石飞沙不绝。

    当真要天翻地覆不成?

    徐北游跃出大雄宝殿,在他的视线之中,竟是看到五座山峰正在缓缓升起。

    转瞬之后徐北游反应过来,这哪里是什么五座山峰,分明就是五根手指,要知道这座佛寺可是被一只石质佛掌给托举在掌心的!

    难不成这座佛像竟能操纵托举佛寺的佛掌?

    佛像声音自九天之上传来,“青尘,你以为那托举起此地的佛掌是从何而来?它与我本就是同为一体,今日落入本座掌中,便是你的死期。”

    一只承载了整座佛寺的手掌缓缓浮现,五根如同通天之柱的手指开始缓缓合拢。

    青尘无动于衷,轻声道:“匣中藏仙剑,剑出破邪。”

    在他身侧的年轻青尘拔剑出鞘,倏忽而动。

    下一刻,天地之间有一道白灼剑光掠过,仿佛要将整个天地一分为二。

    然后伴随着轰隆隆的声响,烟尘四起,五道“山峰”开始向下塌陷。

    年轻青尘重新出现在本尊身侧,归剑入鞘。

    一剑斩佛五指。

    仅仅就是一剑而已。

    青尘看也不看一眼,面容神情古井无波,道:“手中捧宝印,印落伏魔。”

    中年青尘高举起手中印玺,天地之间骤放光明如白昼。

    光明之下,佛像周身黑气翻滚不休,仿佛烈火灼烧污秽。

    先前还效仿佛祖五指即五岳的佛像面容一下子模糊,一下子清晰,飘摇不定。

    最q新:章/d节{上^酷h6匠:网p

    青尘手指掐诀,引动风起云涌的天地异象,口含天宪,“玄通升九霄,天雷荡秽。”

    年迈青尘举起手中拂尘,踏罡步斗,七杀斩灵剑直冲云霄。

    片刻后,一道足有百丈之宽的天雷自九天之上倾泻而下。

    除去徐北游立足所在的方寸之地外,大雄宝殿方圆百丈之内悉数被笼罩其中。

    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涟漪向四周扩散开来,波及整个佛寺。

    以人力造就天劫。

    万籁俱寂。

    待到雷光散去,百丈之内,再无大雄宝殿,再无佛像,也再无三尸法身,只剩下青尘和徐北游两人。

    整座佛寺仿佛被大水洗涤,再无半分污秽。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