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有佛无头拈花笑
    僧人身死之后,钟楼和鼓楼骤然响起晨钟暮鼓之声,只是没有半分平日里的悠扬,急促无比,仿佛丧钟催命,使得徐北游的心脉隐隐有随之跳动的趋势。

    青尘皱了下眉头,一挥大袖,两楼彻底坍塌,再不闻钟鼓之声。

    徐北游轻吐一口浊气,冲青尘轻声道谢。

    青尘只是略微点了下头,然后继续迈步前行。

    过了钟鼓二楼便是天王殿。

    殿内供奉有弥勒菩萨以及东方持国、西方增长、南方广目、北方多闻四大护法天王,本来在弥勒像后还应有一座韦驮菩萨像,面向大雄宝殿,持有韦陀杵,降魔伏鬼,保护佛法。

    而且这里面还有个细节讲究,若是韦陀杵扛在肩上,表示这个寺庙是大的寺庙,可以招待云游到此的和尚免费吃住三天。如果韦陀杵平端在手中,表示这个寺庙是中等规模寺庙,可以招待云游到此的和尚免费吃住一天,如果韦陀杵拄在地上,表示这个寺庙是小寺庙,不能招待云游到此的和尚免费吃住。

    不过此时的韦驮菩萨像已经被毁,只剩下弥勒像,都说东来佛祖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天下可笑之人,只是此时的弥勒像不见半分笑意,反倒是嘴角下垂,目光凶厉,满面煞气。

    无论拜佛信道,还是求神祭祖,都讲究一个心诚,若是心不诚,那便请不来真佛,反倒是会引来邪魔,因此许多佛寺和道观本该诸邪辟易的地方反倒会邪魅横生,于是世间又多出许多书生夜宿破庙遇女鬼的传闻。

    此地僧人入魔,甚至引来了域外天魔,其影响之大,甚至使受香火供奉多年的佛像都发生变化。

    先前的无面金刚如此,此时的凶恶弥勒也是如此。

    在两人步入大殿之后,殿门骤然关闭,两侧的四大天王塑像在一瞬间活了过来,手持琵琶的东方持国天王率先出手,拨动琵琶,魔音摄魂。

    青尘轻描淡写地一剑斩出,有晦涩艰深金黄色道教符篆云纹一闪而逝,直接将整个琵琶劈成两半。

    酷匠;网o唯一ub正版,fb其他=e都是`4盗版2)

    与此同时,南方增长天王怀中青光宝剑凌空飞起,直斩青尘头颅,但是当长剑的剑尖距离青尘还有三尺时,就再难前进分毫,反倒是南方增长天王的塑像因为气机震荡的缘故而轰然颤动。

    西方广目天王将环绕于身周的蛟龙掷出,原本不过三丈之长的蛟龙摇身一抖,迎风就涨,体态和气势猛然拔升,瞬间已经有二三十丈,盘旋蜿蜒于殿内,不过还未等它有所动作,就被青尘一剑钉在七寸位置,寸寸碎裂。

    最后是一手持伞一手持宝塔的北方多闻天王,他还未来得及出手,青尘已经先发制人,轻描淡写地一掌当头拍下,整座塑像瞬间化作飞沙散去。

    青尘轻喝一声,整座天王殿如遭地动,无数粉尘簌簌而落,其余三座天王塑像应声而裂。

    徐北游不得不佩服青尘的修为,简直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原本如死物的弥勒像终于有所动作,缓缓伸出一手,五指如山岳倒倾,轰然压下。

    青尘以剑代笔,笔走龙蛇,写下一个“行”字。

    弥勒像不能自已地轰然向后退去,后背撞破殿墙,一直退到天王殿外,青尘又写下一个“斗”字,整座塑像顿时四分五裂,只剩下一个头颅骨碌碌地滚回殿内,被徐北游一脚踏碎。

    过了天王殿便是大雄宝殿。

    大雄宝殿乃是一座寺庙的核心所在,僧众在此朝暮集中修持,一般殿堂为三开间,大雄宝殿则为九五开间,象征如同帝王的“九五之尊”。

    按照规矩,大雄宝殿前正中应摆放一尊宝鼎,刻有该寺寺名,其北则摆放有燃香供佛的大香炉,殿前各有旗杆一对,旗杆顶部各有一个幡斗,设一对雕龙柱或一对玲珑塔,殿内佛像前张挂经幡、欢门及各种法器,使大雄宝殿显得庄严肃穆。

    不过当徐北游和青尘来到殿前时,空空荡荡,只有满地狼藉。

    在踏进大雄宝殿的那一刹那,徐北游忽然觉得眼前有无数浮光掠影,周围空间开始虚幻扭曲,使人如坠云山雾海,而且弥漫在这里的阴森死气更是铺天盖地,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青尘对此无动于衷,平静开口道:“此乃魔障,会生无穷幻象,若沉浸其中,永生不得超脱。”

    青尘轻轻弹指,不愧是距离神仙境界只差半步的通天修为,只见一圈青光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将所有瘴气一扫而空。

    种种幻象消失不见,殿内复归清明。

    大雄宝殿只能供奉佛祖,而供奉佛祖又有一、三、五、七尊不同。

    一是指殿内只有一尊佛,分为坐佛、立佛和卧佛。

    三是指殿内供奉三尊佛,分为三身佛、横三世佛、竖三世佛。

    五是东、南、西、北、中五方佛,七则是过去七佛,又称原始七佛,佛经记载婆娑世界过去曾有七佛,而佛祖是最后一位,前三佛为过去庄严劫千佛的三佛,后四佛为现在贤劫千佛的四佛,而先前的弥勒菩萨则属于未来星宿劫,是为未来佛。

    此时大雄宝殿中供奉的是一尊佛,坐佛。

    不过这尊坐佛却是一尊无头之佛,而且断了一手。

    青尘指着这尊坐佛道:“这里便是满寺鬼魅的根本所在,若是能将此地毁去,不但可以让贫道顺利取走菩提,还能得一份不薄的功德。”

    徐北游望向那尊无头佛,手中却邪轻轻颤鸣。

    虽然一路走来堪称是顺风顺水,但徐北游心中明白,这都是因为青尘修为太过高绝的缘故,若是自己孤身闯荡此地,先不说大雄宝殿内的诡异魔障,就是天王殿内的五尊塑像也要耗费好大力气。

    这里对于寻常地仙而言是块凶险地,可对于地仙巅峰的青尘而言,却是一块宝地。

    此地的宝物,他要取走,此地蕴含的不小功德,他同样要收入囊中。

    青尘一手持剑,一手掐诀,脚下踏罡,在他身前凭空生出一副星图,其中星辰连接成线,共有二十八颗,正合东、南、西、北二十八宿。

    他一挥袖将这副星图打入无头大佛身躯,厉声道:“妖孽还不现身?!”

    话音未落,两人脚下的青石地面开始剧烈抖动起来,如河水起伏翻滚不休,继而变得绵软如血肉,徐北游低头望去,只见有十数只苍白人手从地下探出抓住他脚踝,仿佛地狱中的恶鬼要带他一起沉入无边冥域苦海,永世不得超生。

    同时还有数不清的低语呜咽从四面八方传来,无数黑影在重重晃动。

    徐北游一跺脚,将这些手掌全部震碎,然后再抬头望去,原本的无头佛上多出一头,额头宽大,面额中正,眉若初月,双耳垂肩。

    坐于地狱冥府,拈花而笑,可真是慈悲得不能再慈悲了。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