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魑魅魍魉满寺院
    进入山门之后即是山门殿,按照常理,殿内会塑有两尊金刚力士像,形貌雄伟,怒目相向,手持金刚杵以震慑妖魔鬼怪。因为左侧的金刚怒目张口,右侧的金刚怒颜闭唇,故而又被世人称作哼哈二将,闭嘴为哼,张嘴为哈。

    不过此时山门殿内的两尊金刚却被人抹去面孔,不见金刚怒目,只剩下一片空白,诡异无比。

    青尘手提七杀斩灵剑驻足而立,不去看那两尊诡异金刚像,淡然道:“当年的那位入魔僧人修为不算绝顶,但却是比我还要高出一辈的人物,参禅悟道多年,这样的人物一旦入魔,遗祸之大难以想象。”

    徐北游问道:“玄教曾被称作魔门,难道那位入魔僧人是弃佛修魔?”

    青尘摇头道:“此魔非彼魔,那位僧人入魔是困于自身心魔,然后被域外天魔趁机夺去神志,已是非人之属,此地曾被他经营多年,与其说是一座佛寺,倒不如说是妖魔邪秽之巢穴。”

    徐北游又问道:“既然如此,当初萧皇为何不将此地彻底毁去?”

    青尘平淡道:“萧煜本身就精通天魔之道,他将此地留下,甚至明言以待有缘之人,定有其布局思量,只是现如今还看不真切。”

    “前辈占验之道是为当世第一,难道前辈也算不出来?”徐北游半是好奇半是玩笑地问道。

    青尘摇头道:“事关国运人皇,不可轻易沾染,若是强行占验,轻则道行有伤,重则折损气数。”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两座金刚像已经被磨平的脸部突然浮现出一张漆黑面孔,笑容诡异,与李清羽曾经用出的天魔相倒是有几分相似之处。

    不用青尘出手,徐北游已经有所动作,只见赤红光芒一闪,却邪一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剑宗十二剑各有不同,各有玄妙,在当下这个环境中,属阴的玄冥和杀伐过重的赤练都不太适合,反倒是平日里威力不显的却邪最为合适。

    却邪一剑,挟之夜行,不逢魑魅,有妖魅者,见之则伏,而且先前还在敦煌的千佛窟中浸染多年,携带一分佛气,最是克制邪魔鬼魅。

    徐北游双手握住却邪刺入身前地面。

    一道铿锵剑鸣响彻整个整个山门殿。

    以徐北游为圆心,一圈剑气向外激射荡漾。

    两尊金刚像被剑气扫过,瞬间出现无数裂痕,片刻后,伴随着轰隆响声,化作满地碎石残骸。

    青尘微微点头,继续迈步前行。

    过了山门殿,有钟、鼓二楼相对,左为钟楼,右为鼓楼,早晨先敲钟,以鼓相应,傍晚则先击鼓,以钟相应,这便是所谓的晨钟暮鼓。

    按理说此时的钟鼓楼中应该空无一人才对,可在两人来到楼前之后,钟楼中却响起了洪亮浩大的钟声。

    徐北游抬头望去,只见在钟楼内有一道隐约身影正在奋力撞钟,一下接着一下。

    似乎感受到了徐北游的目光,钟楼中的那道身影微微一顿后停下自己的动作,大步走出钟楼,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二人。

    此人是一名身着灰黄僧袍的高大僧人,身高八尺,肌肉虬髯,目若铜铃,周身皮肤呈现出赤紫之色。

    青尘似是早有所料,丝毫不感觉半点以外,开口解释道:“此人生前应是那老僧的弟子,常年受魔气死气浸染,变成今日这般非人非鬼的样子,其修为大概也就是初入地仙的境界,不算什么。”

    酷匠网正c版{首?发◇

    徐北游没有说话,身体微微前倾,开始向钟楼奔跑。

    他的剑意瞬间攀升至顶峰。

    以至于青尘都微微侧开一步,不愿阻其锋芒。

    徐北游就这么一掠长虹,眨眼之间冲到那名僧人身侧三丈之内。

    一剑。

    随着一连串的火花和刺耳声响。

    僧人整个被倒撞出去,后背撞碎了身后的钟楼墙壁,身躯在空中翻滚不停,最后轰然落地,砸出一片蛛网状的裂痕。

    徐北游得势不饶人,又是一剑从天而落,势要一鼓作气地置这名僧人于死地。

    僧人刚刚站起,便被这一剑穿心而过,却是不死,双手死死握住却邪剑身,掌心血肉模糊,眼神冰冷。

    徐北游无动于衷地一寸寸抽回长剑,任由剑锋将僧人的十指全部削落,血腥无比。

    僧人怒吼一声,双目赤红,额头青筋暴起。

    下一刻,他与徐北游之间,无数气机炸裂。

    徐北游身形向后急退,赤色剑气纷纷如雨落,几乎要遮蔽视线。

    僧人则如一头蛮牛,横冲直撞,任凭剑气加身也无动于衷,直冲徐北游。

    徐北游猛地止住退势,所有剑气悉数向他汇聚而来,在他身前竖起一道由无数流转剑气组成的墙壁。

    僧人一头撞在墙壁上,地动天摇一般,墙壁溃散,剑气散乱流淌,不过僧人的天灵骨也被剑气削去,露出其下一片空空如也。

    徐北游脸色微变,不是畏惧,而是有点恶心。

    这僧人的脑袋里竟然没有脑子,只有一团漆黑气息不断翻滚。

    僧人混不在意,仰头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再度向徐北游开始冲刺。

    徐北游不退反进,飘然而至,反手以剑首撞在僧人的胸口。

    剑十四,苍雷震。

    剑意引共鸣,以天地为大鼓,以手中青锋为鼓槌,天地之间起鼓声,即是雷声!

    徐北游对于这一剑早已烂熟于心。

    一震之力瞬间透过僧人体表及至内腑,来回震荡五百里。

    僧人体内响起阵阵沉闷雷声,踉跄向后退去,体表裂开无数细微缝隙,不断有鲜血渗出。

    徐北游又是向前踏出一步,手腕一抖,改为剑尖前顶。

    僧人双脚依旧扎根大地,但是身体倒滑出去数十丈,在地面上留下两道深深沟壑。

    徐北游没来由想起了当初在敦煌城外的情景,暗卫府的镇狱血卫也是这般凶厉不堪,结果却是被师父轻描淡写地破去,徐北游虽然现在还没有师父当日的修为境界,但也绝非以前那个只能一旁观战的年轻人,此时再度回忆师父的出剑,颇有一番新鲜感悟。

    徐北游拇指食指轻轻摩挲剑柄,面露微笑,轻声自语道:“师父,请看徒儿此剑。”

    话音落时,他又是向前踏出一步,已经近到僧人身前三尺之内。

    手中青锋不过三尺。

    上官仙尘曾经放言,身前三尺内,即是举世无敌手。

    一剑递出,剑气弥漫。

    方圆百丈皆剑气。

    剑气森寒,名曰无生。

    以徐北游立足处为圆心,无数剑气流转,不但将身周死气驱散一空,而且还如大江环城,构成一座逃无可逃的剑气牢笼。

    此乃剑十七。

    陷于其中的僧人逃无可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数不清的剑气不断撞击在自己身体上,如水蛭钻入体内,转瞬即逝。

    片刻后,他整个人灰飞烟灭,不留半点痕迹。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