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有佛掌手托佛寺
    青尘没有急着进入寺庙,而是转头望向一名从襄阳方向匆匆赶来的年轻人。

    年轻人满头白发,相貌算不上拔尖,但自有一股不俗的英武之气,即使是孤身一人面对他这位名列魔头榜首的大魔头,也没有太多畏惧之意。

    青尘笑了笑,难得露出几分温和之态,江水滔滔奔流而下,阻断江水需要耗费莫大气机,可他仍不介意花费些时间与这年轻人多说几句。

    年轻人对着青尘恭谨施礼,“前辈,你我又见面了。”

    青尘笑道:“上次在巨鹿城外见你时,你还不过是三品境界的修为,如今已是地仙三重楼,后生可畏,公孙仲谋在天有灵,亦会欣慰。”

    来者自然是察觉到不对的徐北游,他起先是在城头上观战,万万没有料到那位力压龙王和李清羽的道人竟然就是当初在巨鹿城外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青道人,不过徐北游对这位曾经亲口指点过自己的老道并无恶感,随着自身境界不断拔升,他愈发感觉到当初老道人所说乃是金玉良言。

    如今再看,老道人的身份不言而喻,乃是硕果仅存的尘字辈道人中资历最老、修为最高的青尘大真人。

    虽说道门已经废黜了青尘的一切尊号,但世人仍是会在其道号之后加缀一个大真人称谓,以示尊敬之意。

    毕竟青尘是差点做了道门掌教之人,也是以一己之力就能将镇魔殿屠戮大半之人,这世上还没有人敢于小觑这位修为通天的老道人。

    徐北游暗自估摸着,若是两人交手,就算再来一次师祖上官仙尘附体也不成,恐怕要师祖再世才能有胜算。

    青尘望向那座被巨大佛掌托在手心的寺庙,不紧不慢道:“佛门祖庭有个奇怪习惯,每逢五百年便要进行一次大迁移,空出来的寺庙遗址则留一位证得罗汉果位的僧侣守护,不知你是否听说过萧煜镇压妖僧的传闻,那位入魔的老僧就是一位负责镇守遗址的僧人,本是佛门大德,却因自身道心不坚,坠入旁门魔道,后来被萧煜和镇魔殿联手镇压入镇魔井中,而那座已被污秽的佛门寺庙则是以须弥芥子之术炼化缩小,沉入了汉水江底。”

    徐北游难掩震惊之态地望着那座寺庙,果然依稀可见其中殿殿相连,塔林佛像、宝塔禅院一应俱全,只是缩小了数倍。

    他轻声问道:“这就是那座佛门祖庭?”

    青尘点头道:“萧煜将一枚佛祖菩提子留在了此寺之中,贫道此番前来,便是要取走这颗菩提,你是否要随贫道入内一行?说不定会有些机缘。”

    徐北游只是略微犹豫思量便点头道:“有劳前辈。”

    青尘淡淡一笑,大袖一挥,裹挟着徐北游化虹而起,一起掠向寺庙。

    远看寺庙时,感觉不过一座只能容纳几名僧人的寻常小庙,可随着不断接近,这座寺庙也随之不断变大,待到青尘和徐北游落在山门前的时候,寺庙终于展现阵容,山门连台阶高有三十丈,整座寺庙占地大约有三百亩以上。

    徐北游不得不感叹一句,真是好大一座寺。

    当年萧皇能将整座佛寺以须弥芥子之术炼化,又该是何等的骇人修为?

    青尘看出了他心中所想,主动开口解释道:“所谓芥子藏须弥,芥子是极小,须弥是极大,寺庙是须弥,而寺庙下的那只佛掌才是芥子,佛门有门在掌中塑造一方小千婆娑世界的神通叫做掌中佛国,与道门的袖里乾坤殊途同归,萧煜将这门神通刻在了佛掌上,换而言之,我们现在正身处一方小千世界之中。”

    徐北游点点头。

    青尘继续说道:“其实这座寺庙并没有太多凶险之处,只是被死气浸染多年,会生出许多鬼物,萧煜当年之所以会留下那枚菩提,也是有镇压之意。”

    青尘说得轻描淡写,徐北游却不敢有丝毫大意,一条河水深三尺,对于壮年人来说只是及腰之深,可对于幼童来说却有淹死之虞,不由问道:“若是取走菩提,岂不是要放出满寺的鬼魅?”

    ‘v酷}g匠{r网u首p}发/5

    青尘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你可知气运之说?”

    徐北游犹豫了一下,道;“略知一二,所谓气运,分开来说便是气数和运道,气数是立足之本,我曾强行吸纳赤练一剑的剑气神意,背负因果,于自身气数有损。”

    青尘问道:“你可后悔?”

    徐北游摇头。

    青尘笑道:“不愧是剑宗中人,都不信命理,只信自己的手中青锋。”

    徐北游脸色坚定,“一剑可平天下事。”

    “贫道可比不了你们剑宗中人的肆意洒脱。”青尘摇头轻叹一声,“若是放出满寺的鬼物,贫道便要折损自身功德,贫道本身并无多少功德可言,难免损耗气数,天圆地方,自有规矩,修士与天地打交道,所凭借之物就是自身气数,若是气数已尽,必然要落一个身死道消的下场,贫道离开道门之后便是无根之木,自身气数用一分便少一分,可不敢如此挥霍,所以贫道在取走那颗菩提子之前,还要将此地涤荡一清。”

    徐北游脸色凝重,既然当年萧皇都只是封禁此地,可见想要肃清此地鬼物绝非一件易事,他不怀疑青尘有没有这份修为,他只是觉得即使是青尘,也要花费一番好大功夫。

    青尘迈步登上台阶,徐北游赶忙跟上,随着靠近山门,明显可以感受到整座寺庙笼罩在浓郁的沉沉死气之中,若是寻常人靠近,怕是要当场立弊,即便如今的徐北游有实实在在地仙修为,也如同鱼儿被置于岸上,倍感吃力。

    青尘伸出手虚握,掌中出现一柄桃木剑。

    徐北游先是一愣,难道已经屹立于当世巅峰的青尘大真人就用这种寻常道士才用的桃木剑?不过他转瞬记起一桩陈年旧事,于是他大概能猜出此剑的来历了。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此剑原名斩灵剑,以万年老桃木制成,上刻三十三道符篆,每道符篆都是由一位大真人亲自刻画,总共动用了三十三位大真人才算功成,也就是道门才能有这等手笔。

    原本此剑大抵是一件用以斩杀鬼物的道门神兵,但后来剑道分家,此剑几经辗转后落入剑宗之手,又被剑宗历代祖师温养淬炼,使其有了隔空斩杀神魂体魄之奇诡玄妙,于是名中再加上七杀二字,谓之七杀斩灵剑。

    大约五十年前,此剑被青尘以名剑霜天晓角换走,配合另外一件道门重宝七丧落魄书用以刺杀萧皇,可惜功亏一篑。

    再后来,青尘与紫尘相争,七丧落魄书被毁,只剩下这柄七杀斩灵剑。

    青尘单手持木剑,就像个准备斩妖驱邪的普通道人,轻声道:“佛门龙王和李清羽想要取走这颗菩提,却没办法了结这桩因果,说到底贫道才是应缘之人。”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