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襄樊城外儒释道
    什么是大智慧,那就是不着痕迹,聪明到足以让人感觉不到聪明,做不到这一点的聪明都是小聪明。

    对于徐北游来说,先生韩瑄就是大智慧之人,因为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他对先生的过去没有一丝一毫的察觉,在他看来,先生就是个老头子,有什么奇怪呢?当然没什么奇怪的。

    时至今日,韩瑄再度成为当朝次辅,徐北游仍是没有感觉出先生的变化,他仍是当初那个先生。

    先生平日里与他书信往来很少,可一旦有书信往来,那必然是有事,而且绝非小事。

    正在湖州做客的徐北游收到了韩瑄的一封信,信中说了两件事,一件事是告诉他萧知南已经出京,去向不明,另外一件事则是让他密切关注魏国动向,最后告诫他看过即毁。

    徐北游随手将薄薄信纸化作粉末,忽地想起先前李家之事,那个名叫徐经纬的儒士,好像就是魏王客卿?

    徐经纬、孔逸箫。

    徐北游以手指在桌面上缓缓写下这两个名字。

    最近他有一种直觉,随着自己的逐步攀升,已经快要触及到一张看不见的罗网,而徐经纬和孔逸箫就是这张网上的两只蜘蛛,一如先前的李清羽等人,便是被网捉住的飞虫,当然,现在的李清羽已经挣脱开来,至于他徐北游,是如现在的李清羽一般破网而出,还是如以前的李清羽一般困于网中,还不好说。

    至于萧知南的事情,徐北游不由微微皱眉。

    先生在信中没有提及萧知南出京的缘由,只是说且看萧知南是否去寻他,若是萧知南未去江南,那就无需挂怀,只需做到心中有数即可。

    正是因为这句话,徐北游决定提前结束自己的湖州行程,于近日返回江都。

    当他打算去向禹匡告辞的时候,却愕然发现龙王不知何时已经离去,只是留下一张纸条,说他要去寻找佛缘,不能继续同行,就比别过。

    与此同时,有一位身材高大的年老道人来到襄樊城外,没有急着入城,而是站在原地抬头看天。

    观天象之变化,知气数之兴衰,窥前路之曲折,算莫测之玄机。

    虽然天机阁名中有天机二字,但却是取天下机巧之意,真要说测算天机,还是当属道门的占验派。

    偌大一个道门,经过数千年传承演变,先不说剑宗这等叛出自立的,就是内部的派系脉络也十分复杂,除八脉、五殿十二阁之外,还有五派之说,分别是积善、经典、符篆、丹鼎以及占验。

    其中积善派讲究入世积累善功,以掌教一脉为尊,也是五派中的为首者,历代飞升者不计其数,声势最隆。

    经典派则是讲究出世参契,守一、坐忘、朝彻,穷经皓首,此派处在一个不上不下的位置,拔尖者少,中坚者多。

    符篆派不用多言,精通符篆、阵法,虽然不是五派中最为势大的一派,但却是五派中人数最多的一派,上至峰主下至游方道人,都能见到此派中人的身影。

    丹鼎派兴盛一时,权倾一时的天尘大真人便是此派魁首,只是在天尘飞升之后,此派被掌教真人有意无意地打压,暂处于蛰伏时期。

    至于占验派,有奇门遁甲、六壬课、太乙神数、六爻易占、文王课、推命术、相术、堪舆、图谶、望云、省气等,可测明辨吉凶、预测祸福、知天知人,人数最少,最是清贵,只是在那场叛宗之乱后,被天尘大力清洗,十不存一,凋零不堪,居于五派末尾。

    年老道人道号青尘,曾是占验派魁首,号称紫微斗数当世第一人。

    虽说青尘在那场赌注中输给了魏王萧瑾,但在甲子前的一桩看相之事,却让世人将这位被道门革除了一切尊号的道人视作不逊于道门掌教的在世仙人。

    当年萧皇还未成事时,曾在草原上建了一座名为“林城”的小土城,每逢出征,其妻林银屏和长女萧羽衣便安置在这座不起眼的土城中。

    一日,有一游方道人路过林城,刚好见到了正在城头上的林银屏和萧羽衣,心血来潮之下为两人看相。

    道人先是为萧羽衣看相,做批语说月桂入庙,日后贵不可言,当属皇后命格,可惜是个短命皇后。

    然后他再为林银屏看相,大为震惊,言道龙瞳凤颈,极贵验也!虽是女子之身,日后却能执掌天子权柄。唯一不满之处,便是夫妻之间有人要早早亡故,不得白头。

    事后果不其然,道人一语成谶。

    w5酷r匠网$正版)首发

    简文四年,已经贵为摄政王的萧皇做主将萧羽衣嫁给了日后的郑哀帝秦显,成为皇后之尊。

    萧羽衣做了不到两年的皇后,萧皇于简文五年腊月初四告祭天地于圜丘之坛,即皇帝位于东都之郊,定有天下之号曰大齐,建元黄龙,恭诣太庙,追尊先父萧烈为武皇帝,先祖萧霖为景皇帝,四代考妣皆为皇帝皇后,改东都为帝都,立大社大稷于帝都,册封王后林氏银屏为皇后,立王太子玄为皇太子,布告天下。

    林银屏变成了林皇后。

    再后来到太平二十年,萧皇驾崩,新帝即位,已经成为太后的林银屏垂帘听政,代为执掌天子权柄,严斥魏王,将次辅韩瑄打落尘埃。

    从大郑正明三十九年到大齐承平元年,这场看相预言横跨了三十六年,无一不应。

    世人无不叹服这位道人的玄奇手段,纵使青尘名列镇魔殿魔头榜的榜首位置,诸多权贵也莫不以被其看相一次为天大幸事。

    此时青尘正在为这座雄城“看相”。

    人有命格气数,城也是如此。

    当年上官仙尘从碧游岛横渡东海踏足中土,他曾特地前往东海之畔为龙城看相,结果看到一个气数将尽的大凶之兆。

    后来果不其然,龙城之主被上官仙尘一剑斩去头颅,然后整座龙城被付之一炬,就连那座传承了数百年的龙碑也在烈火中就此坍塌。

    就在青尘想要给出一个谶语时,一声禅唱打断了他的思路,一名白衣僧人渡过汉水,朝他缓缓行来,其所走过的路径上生出一朵朵莲花状涟漪。

    青尘淡淡一笑,转头朝另外一个方向望去。

    宽袍大袖的李清羽正从空中缓缓落下,双脚沾地,不激起半分尘埃。

    青尘背负双手,淡然道:“你们也想与贫道争上一争?”

    龙王没有说话,李清羽开口道:“既已被逐出道门,阁下又何必自称贫道?”

    青尘指了指心口,“道在心间,想让贫道不再自称道人,要天上道祖亲自开口才成。”

    已经不在世间的道祖当然不会开口,那么青尘自然还是道人。

    龙王是佛门护法。

    李清羽是儒门魁首张载转世。

    三人三教。

    儒释道,齐了。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