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大真人三六九等
    道门的大真人也分三六九等,其中最不值钱的大真人,就是空有一个大真人尊号,没有任何修饰前缀,这样的大真人即没有实权,地位也不算高,充其量只是比道门散人稍微好一点,一般在七十岁后才勉强踏足地仙境界者便会被授予此等大真人尊号,多有安慰之意。

    道门对外宣称有多少位大真人,多半时候都会将这些大真人排除在外,只因他们实在不值一提。

    再高一点的大真人,会有二字前缀,在七十岁之前踏足地仙境界便会被授予此等尊号,隐含勉励之意。

    再往上,因为资历、功勋、地位等缘故,还有四字前缀、六字前缀、八字前缀、十字前缀等,不过因为称呼繁琐的缘故,一般都以其中二字为简称,或是在其道号之后加缀大真人三字。

    当年剑道之争,剑宗祖师一剑压服二十四位大真人,说得其实是八字前缀以上的大真人,个个修为高绝且位高权重,至于八字前缀以下的大真人,还不足以参与到这等争斗之中。

    杜海潺的大真人名号继承自杜明师,经过杜明师和杜氏历代前人叠加累积之后,足有十四字前缀之多。

    可惜传到杜海潺这一代,道术坊易主,他头上的十四字前缀大真人名号,也就成了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杜海潺说道门对江南道门不管不问,其实也不尽然。

    天下第一峰是为都天峰,为天下第一洞天福地,独道门一家得享此地清福。

    巍巍玉清殿盘踞于天池之上,如仙人居处,极人力之不能及。

    作为修行界中的执牛耳者,道门的底蕴不可谓不深厚,传承不可谓不久远,势力不可谓不庞大,只是随着掌教闭关、三大弟子争夺首徒之位,八峰五殿十二阁内讧,这个庞大宗门骤然沉寂下来,在平静的表面下则是暗流涌动。

    当江南道门之事发生之后,这片仅存于表面上的平静被打破,玉清殿前的白玉广场上,九十九名知客道人摆出辉煌仪仗,众峰主、殿阁之主、各地道门之主、长老、客卿、执事陆陆续续登上都天峰。

    众人在白玉广场上到齐之后,十一位掌教亲传弟子联袂而来,唯独少了齐仙云和知云二人,在众弟子中有三人当先而行,分别是天云、乌云搜以及白云子。

    见到这一行人后,一名为首的中年知客道人清声道:“时辰已到,开殿门,入殿!”

    九十九级白玉台阶之上,两扇足有三丈之高的殿门缓缓开启,众道人按照各自身份依次踏上白玉台阶,走进玉清殿。

    入殿之后,先是祭拜道祖,然后再分而落座。

    今日主持玉清殿议事的还是白云子,身着玄黑道袍,与旁人不同的是在两肩上各有一条飘逸饰带,上绣云纹,乃是代掌教主事的象征。

    ws看正{版章节g上酷)”匠/网

    白云立于白玉高台上环顾四周,缓缓开口道:“这次召开玉清殿议事,无他,唯江南之事。”

    殿内一片静默。

    江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大家伙都心知肚明,剑宗、白莲教、闻香教、佛门、玄教五家结成同盟,攻破道术坊,灭去紫荣观,大肆屠杀江南道门弟子,此战之后,镇魔殿大执事秦广王下落不明,煊赫一时的江南道首杜海潺侥幸逃出,如今惶惶如丧家之犬。

    若是掌教真人还在,这事自然容易解决,一道谕令颁下,道门精锐尽出,任凭你是五家联手,也要尽数伏诛。

    关键是如今掌教真人闭关不出,又是首徒之争正当激烈的时候,谁愿意出头?毕竟那边是五大宗门联手,想要没有损伤就能轻松拿下无疑是痴人说梦,折损了的人手算谁的?如果自己这边因为此事闹个元气大伤,岂不是便宜了旁人?

    而且就算真的有人愿意去做,另一派也不会坐视不理,说不定会暗中出手,横加阻挠。

    凡事就怕推诿扯皮,不管朝廷还是道门,一旦开始扯皮,那么到头来只能是一事无成。

    用朝廷的话来说,这就是将党争置于国事之上,历朝历代,都屡见不鲜。

    一人忽然打破静默,愤而起身道:“我道门号称门徒三万,是为天下宗门之首,今日受此之辱,难道诸位还要忍气吞声不成?”

    天权峰峰主低垂着眼帘,淡然道:“不是忍气吞声,而是要从长计议,毕竟其中事关佛门和玄教,不可轻忽大意。”

    此言一出,立时引来一片赞同之声。

    先前说话之人是位年轻道人,看上去大约二十多岁,用一根乌木做道簪盘别发髻,道袍并非大真人才能穿戴的玄色,与寻常道门弟子无异,脚踩一双素净麻履,若不是他此时就站在玉清殿中,而且还让天权峰峰主亲自回话,就这一身寒碜装束,恐怕要被人认作是偷偷混进玉清殿的道门散人。

    事实上此人的身份颇为特殊,乃是掌教真人秋叶的第十一位弟子,道号凌云,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已经有四字前缀的真人尊号,只待踏足地仙境界,便可成为六字前缀的大真人,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不过凌云不太像一个道门中人,既不出世修清静无为,也不能入世玩弄机谋,倒是有一腔任侠之气,颇有燕赵慷慨悲歌之士遗风,在道门中算是一个异类。

    白云子平静问道:“凌云师弟的意思是?”

    凌云斩钉截铁道:“打,一定要打,把丢掉的江都夺回来!否则我道门颜面将要置于何地?”

    乌云叟轻咳一声,“自十二代掌教真人以来,我道门便有登临天下之巍然气象,遍观世间大小宗门,无一能与我道门相抗衡,难道出了江南道门之事,我道门就不是天下第一的宗门了不成?江南之事肯定是要解决的,不过是个早晚先后的问题。”

    传法宫宫主扶须点头道:“正是此理,如今江南形势复杂,不宜贸然出手,此事须当徐徐图之。”

    凌云怒发冲冠,大喝道:“徐徐图之?难道要等到那帮剑宗余孽将我道门在江南的根基全部拔起之后,诸君方知悔之晚矣?”

    白云之皱了皱眉头,轻声道:“凌云师弟还需慎言,此事涉及到方方面面,说不定还有大齐朝廷参与其中,万不可逞一时意气,使我道门置身于进退两难之境地。“”

    凌云点点头,连续说了三个好字,望着白玉高台上的众人,冷笑道:“我倒要看看师尊出关之后,你们如何向他老人家交代!”

    “够了!”天云面沉似水,“凌云师弟你累了,回去休息吧。”

    立时有两名慎刑司执事弟子上前。

    “我自己会走。”凌云拂袖挡开两名执事,转身大踏步离去。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