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字字欺天杜海潺
    黄昏时分,战舰临近襄阳,已经可以依稀看到这座曾经阻挡了后建铁骑的雄城城头。

    大楚太保李孝成曾亲自坐镇此城,使一位后建藩王殒命于城下。

    那时候,襄阳一城便撑起了半壁东南。

    徐北游和禹匡并肩下船,吴虞等人也在一众剑气凌空堂剑士的护卫下上岸,一行人合为一处,于暮色中向这座百战之城行去。

    与此同时,以皇甫宁为首的一众女子也已经返回襄樊,两座城池隔着汉江遥遥相望,合称两襄。自大楚开始,两座名中都带有襄字的城池就是泾渭分明,襄阳是武将地盘,襄樊是文官的地盘。

    太平盛世时,襄樊压过襄阳一头,乱世时,襄阳再重新压过襄樊一头,当下虽说是太平盛世,但几十年逐鹿天下的硝烟余韵还未散去,老辈武将们大多在世,所以文官一脉还远谈不上压制武将,在如今的湖州,有江南军坐镇的襄阳稳压过三司衙门所在的襄樊。

    襄樊城内有一座道观,名曰万仙宫。

    l更7☆新◇!最p快-_上y酷*匠=网

    万仙宫的名头很大,可实际上却只能算是中等规模,在天下诸多道观中处于不上不下的位置,不过在湖州而言,已经算是数一数二的道观。

    此时道观中来了位老道人,身穿普通道袍,芒鞋木簪,像是个普普通通的游方道人,只是身上明显带着伤势,气机散乱,脸色苍白无比。

    若是徐北游在此,便会认出这位道人,正是在江上横舟拦路的那位,最后被徐北游用八百剑气砸入水中,借着水遁仓皇而逃。

    这位道门散人姓叶,与掌教真人秋叶同姓,与魏国叶家也有点不远不近的亲戚关系。

    他早年曾胸怀大志,想要成为一峰之主,只是自身天赋有限,勉强踏足地仙境界之后便止步不前,而且时运不济,这么多年下来连个大真人名号都没有混上,于是心灰意冷,离开道门玄都,开始周游世间。

    几年前,他路过江都,结识杜海潺,两人相谈甚欢,这次惊闻江南道门之变,大为震惊,只是他自知修为浅薄,既然整个江南道门都覆灭了,他若贸然去江都城也是枉送性命,只能盘桓于湖州、湘州等地。

    当他得知徐北游要去往湖州之后,便打定主意要在这位剑宗少主身上做些文章,若能杀掉最好,大不了回玄都去,若是杀不掉,也能挫其锐气,到时他的名声就能传遍整个道门。

    可叶道人万万没想到,一介晚辈也有如此修为,别说杀人拦路了,自己差点没死在荆江上。

    入夜时分,下起了蒙蒙细雨,道观的门口掌了灯,在雨幕中散发出昏黄的光。

    两名披蓑戴笠的道人来到道观门前,叩响大门。

    一名小道童打开道观大门,将两人迎了进去。

    来到万仙宫正殿,为首道人摘下滴答着雨水的斗笠,露出其下面容,正是江南道门之主杜海潺,在他身后随行的女子道人也不是旁人,乃是镇魔殿在江南硕果仅存的大执事楚江王。

    道术坊覆亡之后,杜海潺随钟离安宁退至湖州,接着钟离安宁独自一人离去,不知所踪。

    杜海潺本想在湖州整合江南道门残余力量,不敢说反攻江都,最起码要保住其余几州的道门道观。

    不过湖州乃是江南军的驻地,在江南军的压迫下,这儿的道门势力本就比不得江州、江都,而且自从禹匡掌权之后,与徐北游“狼狈为奸”,不惜直接调用军伍镇压本地道门,已经借故封了三座道观,杜海潺心中明白,禹匡此举即是卖徐北游人情,也是向萧帝表明忠心,一举两得。

    此次徐北游应邀前往湖州,对于杜海潺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此举意味着徐、禹二人在短时间内会不分彼此,禹匡可不是陈琼,他不会畏惧道门,甚至会为了“讨好”萧帝,而不惜动用整个江南军来诛杀他这位江南道首。

    如今的湖州对于杜海潺而言,已经不是一块久留之地了。

    叶道人迎了出来,拱手道:“不知杜道友前来,有失远迎。”

    杜海潺稽首一礼,“有劳叶道友了。”

    叶道人羞赧道:“惭愧,是叶某不自量力,险些成了莫大笑柄。”

    杜海潺轻叹道:“不是贫道灭自家人志气,那位江都徐公子的确不是个简单角色,这次道术坊之变,说是他一手推动也不为过,佛门龙王和玄教慕容玄阴都是被他请来的,现在他又与禹匡结成同盟,势要将我江南道门赶尽杀绝,如今的湖州已经不是久留之地,为将来日后计,贫道此番就要带着此地道门撤出湖州。”

    “事态竟是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叶道人喃喃道:“江南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难道玄都就不闻不问吗?”

    “玄都!?”杜海潺冷笑一声,“如今的玄都已经自顾不暇,天云、乌云、白云三人为了一个首徒之位争得不可开交,大半个道门都被席卷进去,哪里还有人会在意江南道门如何,即便是有,那也是他们三人分出胜负之后的事情了。”

    叶道人无奈长叹一声,“多事之秋啊。”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楚江王忽然开口道:“擒贼先擒王,既然徐北游主动离开江都,那我们能否在临走前让他这个罪魁祸首在湖州伏诛?”

    “痴人说梦。”杜海潺摇头苦笑道:“他人在襄阳,不是在襄樊,那里是后军都督府的地盘,大军环伺,又有禹匡亲自坐镇,凭我们现在的人力物力,没有半分可能。”

    楚江王气恼道:“难道我们就只能一退再退?那退到何时才是个头?前日弃江都,昨日弃江州,而今又弃湖州,是否明天就要弃湘州?昨日在江左,今日在襄樊,明日到岳阳,何时才能重回江都?”

    杜海潺面陈似水,“时势艰难,气数不存,又能奈何!?”

    楚江王直接拂袖而去。

    叶道人苦笑无言。

    夜色中,徐北游和禹匡一同登上襄阳城头,站在当年李孝成站过的地方,遥遥眺望着江岸对面的襄樊城。

    禹匡扶着城垛,笑问道:“南归,你信不信,杜海潺如今就在襄樊城中。”

    徐北游平静道:“信。”

    禹匡哈哈笑道:“杜家老儿可是被吓破了胆子,一路亡命逃窜。”

    徐北游轻声道:“既然他就在你的眼皮子底下,那你就没想过取了他的项上人头?若是能将江南道首的人头献给皇帝陛下,可是大功一件。”

    禹匡坦然道:“想过,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徐北游哦了一声,微皱眉头。

    禹匡问道:“你怎么评价这位江南道首?”

    徐北游想了想,缓缓道:“主事数十年,年年失地,尊号十几字,字字欺天。”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