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张定国和魏献计
    徐北游忽然想起先前李神通那小子说过的话,这小子在这方面有一股打娘胎里带出来的灵气,他这个做师父的自认远远不及,难不成真让这小子给说中了?

    吴虞蓦地叹了口气,“是我失态了。”

    徐北游干笑一声,没有作声。

    吴虞轻声道:“我先回去了。”

    徐北游嗯了一声,目送着她轻轻一跃,飞过两船之间的江面,重新回到他们的楼船上。

    他转身回到船舱,偌大一个船舱中不知何时站了两列甲士,手扶腰间刀柄,气势森然,墙壁上则是挂着一张湖州舆情图,城池、村落、道路、桥梁、河流、山脉、湖泊一应俱全。

    禹匡坐在一把太师椅上,轻声道:“白副都统,给徐公子介绍一下我们湖州。”

    白玉恭敬应诺后向前来到舆情图前,开口介绍道:“因紧靠八百里洞庭,且大江自西向东横贯全州两千余里,润泽楚天,水网纵横,湖泊密布,号称千湖,故称湖州。”

    “湖州东连徽州,南邻湘州,西连蜀州,西北与陕州为邻,北接中州,大楚在此经营多年,仅以富足而论,放眼整个江南,仅次于江州,而且又是百战之地,是为江南之屏障,南北之枢纽。”

    px酷,l匠网唯…一yl正tr版,co其`:他+{都v5是&盗版

    徐北游忽然打断她道:“说起这个百战之地,我记得张都督和魏都督就是湖州人?”

    禹匡从座椅上起身,缓缓说道:“前朝大郑简文元年,太湖水患,河道总督贪墨,徭役繁重,百姓民不聊生,于是有白莲教教徒张定国和魏献计二人于太湖之畔揭竿而起,五月十五,三千人手臂系有红巾,聚集于太湖二十里外的白鹿庄中。为首者陆林、张福,杀白马、黑牛立盟起义,以红巾为号,自称‘红巾军’,拥立陆林为天补将军,张福为平均将军。”

    徐北游默不作声。

    禹匡缓步慢行道:“大郑末年,军备废弛,区区三千红巾军竟是兵临襄樊城下,城中总兵下令放箭退敌,结果却被自己副将李成突然拔刀斩杀当场,紧接着李成打开城门,迎陆林和张福入城。”

    “湖州布政使与守备收拢残余兵力,退守内城,三千红巾军和李成部进入城内,陆林下令强攻,张福亲自督战,双方展开巷战。巷战从辰时时分一直打到午时时分,红巾军阵亡六百余人,最后张福更是亲上战场,身先士卒,浑身浴血,仅是身上所中羽箭,就有十数支之多。”

    “终于在傍晚时分,城内守军完全溃散,湖州城守备战死,死于平均将军张福的一刀,穿心而过,而湖州布政使则在自知没有活路的情形下,杀尽全家后,自缢于布政使司衙门内,至于那那位河道总督则早在城破时,就已经仓皇而逃。”

    说话间,禹匡已经来到舆情图前,白玉退后一步,让出位置。

    禹匡指着地图上的襄樊,轻轻说道:“襄樊城破之后,江南震动,当时武祖皇帝是为大郑朝廷丞相,下均旨严斥两湖总督,令其务必在三月时间内平顶红巾叛乱,同时命暗卫缉拿河道总督。可未等两湖总督调兵平叛,湖州已经是遍地狼烟,大大小小七支义军同时起兵响应,尊奉陆林为海内诸豪都统,七支义军会师襄樊城,兵力已然达到两万之多。”

    “七月底,陆林、张福率军东进,此时遍地灾民,陆林一路裹挟大小灾民足有十数万,不过月余功夫,红巾义军已经号称二十万之众,席卷两湖十三府之地,可以说整个两湖的局势已经是一片糜烂。”

    “八月初,湘州岳阳守将面对号称二十万的红巾军,带着一干心腹弃城而逃,红巾军没有废吹灰之力便攻入岳阳城中,陆林任命魏献计率军镇守岳阳,同时派张定国率三万红巾军进逼由两湖总督曹庭亲自坐镇的江陵。”

    “湖州本就是天下产粮重地,能否拿下湖州,江陵是重中之重,此时的曹庭已经是山穷水尽,坐困愁城,这一战,江陵失守,两湖总督曹庭仅仅带了十几名心腹,仓皇而逃。”

    “这一战不但让襄阳成为一座孤城,更让两湖局势完全糜烂,再无半点挽回可能。此战之后,张定国和魏献计两人名声大振,可以说是响彻江南,被暗卫大都督孙立功列为暗卫必杀之人,与陆林、张福等人齐名。”

    禹匡眯起眼,似乎想起很多不好的回忆,低沉道:“说起来那一年可真是个多事之秋,辽王牧人起盯上了秦政,武祖皇帝着手布置东都和江南,坐拥二十万天子亲军却如无根浮萍的秦政仿佛困兽之斗,而位于西北的太祖先帝则是专注于草原平叛事宜和内部清洗。”

    “内部清洗?”徐北游疑惑道。

    禹匡笑了笑,笑意有些渗人,语调生冷道:“当时大都督徐林坐镇中都,负责全局统筹调度,而蓝玉则奉命重组阁卫,亲自操刀开始大肆肃清,那可真是乌云蔽日,血流成河,宁可错杀,不可放过,没有半点慈悲可言,那时候人人自危,生怕下一刻就会有暗卫将自己带到那个暗无天日的地牢之中,此生再也没有出来的可能。。”

    禹匡神情复杂道:“我差一点儿就死在那场风波中,万幸还是挺了过来。”

    徐北游没想到禹匡和蓝玉之间还有这层恩怨。

    “不说这个了。”禹匡摆了摆手,“接着说当年的红巾军,他们也就是欺负下常年荒废的地方守军还行,等到先帝南征时,却是摧枯拉朽,红巾军一败再败,经常是几万人被我们几千人打得溃不成军,再后来又发生了东湖别院之事,整个红巾军也就彻底四分五裂了。”

    禹匡没说当年东湖别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徐北游却是清楚得很,当年白莲教、剑宗、鬼王宫在此联手共抗萧皇和江南道门,结果是大败亏输,鬼王身死,唐圣月、唐悦榕、张雪瑶被俘,陆林和张福作为白莲教的白莲使也在那一战中身死。

    禹匡轻叹一声道:“之后张定国和魏献计各领一部人马盘踞于江南各地,到了简文五年,张定国和魏献计相继兵败被俘,就此归顺先帝,后来几经周折后成了先帝亲卫,被分别赐名无病和无忌,也就是今日的病虎张无病和人猫魏无忌,徐北游听完这番前因后果之后,终于把一切都想明白。

    正因为张无病曾经是白莲教中人,所以他在失势之后才会选择皈依佛门,也正因为如此,他当初才执意要来江南。

    难怪他对唐圣月念念不忘,两人之间竟是还有这么一段渊源,当真是世事难料。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