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湖州世家皇甫宁
    李神通在船头上张望了一会儿后,一溜小跑回到船舱,大呼小叫道:“师姑,师姑,不好了,出事了。”

    正在船舱内看书的吴虞有些心在不焉,听到李神通的一通大呼小叫后,放下手中书本,皱眉道:“出什么事了?”

    李神通压低了声音道:“师父到那艘大船上去了,我可是瞧得清楚,那艘大船上都是些漂亮姐姐,八成就是冲着师父来的。”

    吴虞眉头舒展,面无表情道:“与我有什么关系?”

    李神通嘿嘿一笑,“师姑这话说的,我这不是担心师父吗,生怕他被那群莺莺燕燕眯了眼,乐不思江都。”

    吴虞哦了一声,“那就让他留在湖州好了,我们几个回江都。”

    李神通觉得自己应该、大概、八成、差不离是好心办了坏事,等师父回来,少说又是一天反省,如今他正是好动的年纪,坐着不动对他来说可是个实打实的苦差事。

    吴虞重新拿起那本刚刚读了个开头的上清大洞真经,可不知怎得,就是半点也看不进去。

    过了片刻后,舱外有剑气凌空堂剑士禀报,说是禹都督请他们登船,吴虞犹豫了片刻,起身道:“走,我们也上去瞧瞧。”

    李神通立马很狗腿地叫嚣马屁道:“师姑你待会儿可要好好震震那帮狂蜂浪蝶,让她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自惭形秽。”

    吴虞忽然转过头来看着他,神情妩媚,典型的笑里藏刀,笑道:“神通,你过来。”

    李神通隐隐感到不对,开始装傻充愣,半天没有动静。

    吴虞微微一笑,一笑倾城。

    李神通这个小色胚终究是道行浅薄,哪里经得起这这个阵仗,立马破功,开始一点点向吴虞挪动。

    吴虞脸上的笑意更盛,招招手,“再过来点。”

    李神通张开小手,“姑姑,抱抱。”

    吴虞猛然伸手,出手如电,拧住他的耳朵狠狠一转。

    可怜的李神通立马发出一阵惨叫,“哎呦,疼疼疼,师姑你轻点,轻点,咱们两个好歹是共患难的交情,你可不能这么对我啊。”

    “我怎么对你了。”吴虞冷冷道:“你这个油腔滑调的小子,现在不好好教训教训你,等你长大以后不知要祸害多少良家女子。”

    李神通喊冤道:“天地良心,日月可鉴,我全都是为师姑你着想。”

    “你还说!”吴虞一瞪眼,手上又狠狠加了一把力。

    “师姑,我错了,真错了。”李神通赶忙求饶道:“我改正,以后再也不敢了,师姑你要相信我啊。”

    吴虞这才松开手,威胁道:“再有下次,小心你的另一只耳朵。”

    吴虞一转身,风华绝代,径直出门。

    李神通捂着自己的耳朵,欲哭无泪。

    吴虞负气登船,可一登场还是切切实实惊艳了一众人等,论相貌,论气势,都远胜船上的一众女子。

    那位领头的女子曾经学过相面之术,看到吴虞后便震惊无比,喃喃自语道:“龙女捧珠,龙睛凤瞳,当真是贵不可言啊。”

    饶是见过天大世面的禹匡在见到吴虞后,也忍不住对徐北游感叹道:“南归,这就是你那位师妹?我平生所见女子中,此女可稳居前三甲,放眼当下,也只逊色公主殿下半筹。”

    徐北游轻轻嗯了一声。

    就在刚才功夫,徐北游已经与这些女子互相见礼,吴虞登楼之后,徐北游先向众人介绍吴虞,然后又将在场的女子一一介绍给她,在介绍道那位领头女子时,他稍稍加重了些许语气道:“这位是湖州襄樊的皇甫宁姑娘。”

    吴虞不着痕迹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对皇甫宁微笑道:“齐州吴虞,有礼了。”

    皇甫宁同样是温婉笑道:“早就听闻过吴姐姐的名声,今日终于有幸得见,真是不虚此行。”

    见两名出彩女子要交流些女子之间的私房话,徐北游便退后几步来到禹匡身边,轻声道:“我看就不必去岸上赴宴了,在这儿喝茶观景,也差不多。”

    禹匡不以为意道:“那就听你的。”

    禹匡抬了抬手,跟随徐北游一起来到两襄的白玉来到两人身旁不远处,禹匡吩咐道:“按徐公子说的去办。”

    白玉立刻领命而去。

    不多时,楼船二楼上就被安排了桌椅和精致茶具,由两位精擅茶道的女子亲手煮茶,徐北游、吴虞、禹匡,再加上李神通、白玉和皇埔宁坐了一桌,徐北游曾大致打量过在座的所有女子,没有歪瓜裂枣,相貌姿容大多能在四品到二品之间,唯有皇埔宁是妥妥的二品风韵,仅次于一品姿容的吴虞。

    徐北游在言谈中略微探过皇埔宁的底,知道她的家世背景不算简单,虽然比不得江陵李家,但在湖州也算是排名前几的人家,父亲皇甫百里未曾出仕,可爷爷皇甫震却是在朝为官,官居通政使司通政使,位列六部九卿之一。

    如今文重武轻已经初显端倪,所有文官自成体系,对于一介文官而言,最终愿望除了登阁拜相之外,也就是位列九卿了。

    所谓六部九卿,是指庙堂上的九位从一品或正二品文官,等同于大都督府的五位左都督,分别是吏部尚书、礼部尚书、兵部尚书、户部尚书、刑部尚书、工部尚书、大理寺卿、都察院左都御史,以及通政使司通政使。

    只有位列九卿,才能算是真正的朝廷大员,才真有资格去影响朝政。

    虽说通政使位列九卿末尾,但好歹也是正二品大员,其中权势不言而喻,就是各州的封疆大吏布政使,进京之后也少不得要进献冰炭敬。

    作为一位正二品大员的嫡亲孙女,皇甫宁的家世甚至要比吴虞还要更高一些,只是比徐北游稍低一点,毕竟当朝次辅大学士乃是正一品,所谓登阁拜相,已经有不少人在私底下称呼韩瑄为韩相爷。

    一壶茶喝完,徐北游与在座的每个人都多少应付了一下,算是尽了自己的本分,无论是对这些千金世家女,还是禹匡,都算有个交代。

    眼看着战舰渐渐靠近两襄,女子们陆续开始准备下船,徐北游终于是脱得身来,在一侧船舷位置找到了吴虞。

    看¤《正(版章\a节h上{酷匠网p

    徐北游开口笑问道:“师妹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吴虞答非所问道:“皇甫姑娘的茶好喝吗?”

    徐北游同样望向船外江面,摇了摇头,轻声道:“茶这东西,各有所爱,她这壶茶,滋味有些过了,不好。”

    吴虞轻笑一声,“那谁的茶好,公主殿下?”

    徐北游看了她一眼,无奈道:“萧知南没招惹你吧?”

    吴虞淡然道:“是我招惹她了。”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