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莺莺燕燕满战舰
    襄阳、襄樊合称两襄,由五大禁军之一的后军江南军驻守。

    虽说江南军在五大禁军中排名垫底,但在地方三司面前,仍是一个不可撼动的庞然大物,湖州的三司衙门在襄樊,后军都督府在襄阳,两家相距不过几十里的路程,这些年来,湖州三司就如刚过门的小媳妇一般,在江南军这个恶婆婆面前没少受气。

    尤其是新任左都督禹匡上任之后,将整个湖州视为江南军的私宅后院,本就与谦逊二字不沾边的江南军行事愈发骄横,湖州布政使没少向内阁诉苦,说这帮骄横甲士是如何目无法纪,如何大肆欺侮他湖州官员,可无奈朝野上下都知道禹匡是齐王殿下的人,而齐王又与当今皇储无异,谁也不想去触那个霉头。

    有句老话说得好,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三司衙门中虽说也有个都指挥使司,但毕竟还是文官为主,遇到这些骄悍武将,无论是品级还是实权都无法抗衡,而且上头又不肯出头,他们三司衙门就只能忍气吞声。

    于是愈发坐实了湖州王的说法。

    徐北游的楼船进了两襄地界没多久,就有两条江南军水师战船靠了上来,徐北游脚下的楼船与其相比,恰如稚童比之壮汉。

    徐北游从船头上起身,抬头望去,刚好看到站在战船甲板上的禹匡。

    今日的禹匡与往日大不相同,身披左都督规格制式的明光铠,因为天气的缘故,并未披风,缀着长长黑缨的头盔被一名随从抱在怀里。

    大齐崇尚玄黑之色,按照律制,只有天子亲军和西北军方可着玄甲,其余三大禁军着明光甲,以作区分。

    至于地方的都指挥使司,可就没有披甲的待遇了,一般就是一身战袄,最多也不过是镶嵌铆钉的棉甲,与五大禁军的待遇天差地别。

    禹匡双手搭在虎首腰带边缘上,笑道:“南归,我可是久候你多时了。”

    徐北游纵身一跃,来到禹匡面前,此时甲板上除了禹匡和一众江南军的将官之外,在船楼上还有为数不少的女子,个个丹紫长裙,宽袍大袖,莺莺燕燕,煞是好看。

    徐北游环顾四周,惊讶道:“禹都督,你这是唱得哪一出戏?”

    禹匡笑道:“都是湖州世家的千金小姐,相约一起出来踏春,借我战船一用,也顺道见见你这位大名鼎鼎的江都徐公子。”

    徐北游毫不客气地嗤笑一声,“踏春?这晚春也着实够晚的,再过几天都要入秋了。”

    禹匡笑眯眯道:“踏春还是踏秋,那都是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关键她们是来见你的。”

    徐北游忍不住皱眉道:“禹都督,你好歹也是过了古稀之年的老人,怎么行事如此轻佻?难不成也像我那师母,已经提前开始百岁大关的心性大变?”

    禹匡不以为意道:“南归,你先别着恼,这些小丫头还真不是我招来的,你来湖州的消息不知怎么传了出去,引得这帮丫头非要见你一面,看看江都徐公子到底是怎样的青年才俊,关键这帮丫头个个非富即贵,我也不好太过不近人情不是。”

    徐北游面无表情道:“所以你就拿我去讨好这些千金大小姐?”

    “话不能说得这么难听。”禹匡微笑道:“以我禹某人今日的身份,除了帝都城里的那一小撮人,还用得着去讨好谁?不过是结个善缘罢了。”

    徐北游低声道:“若是这事传到了公主殿下的耳朵里,你让我如何自处?”

    “公主殿下大人大量,自不会计较这些小事。”禹匡站着说话不腰疼。

    “屁话,女人心眼最小,表面上大度,其实心底里都给你记着呢,我好过不了,你也逃不出去!”徐北游忍不住急眼道。

    禹匡故作惊讶道:“南归你什么时候与公主殿下有这般关系了?有些话不能乱说,污了公主殿下的清白可是天大的罪过。”

    看ma正版yd章g节上“酷u匠5网%l

    徐北游咬牙道:“禹匡,你少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

    “那就提前恭喜南归了,我等着喝你的喜酒,到时候肯定给你随一份重礼。”

    “别给我扯这些没用的,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就是应酬应酬,过惯了太平日子的小丫头嘛,看了些才子佳人的话本,就想要见见让江都天翻地覆的徐公子,开开眼界,仅此而已。”

    “就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

    自从徐北游和禹匡变成一条船上的人后,两人就多少有点忘年交的意思,说话也变得肆无忌惮起来,说话的功夫,两人沿着甲板并肩而行,走入船舱。

    此时楼上的千金小姐们也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话题不外乎是刚刚一跃登船的那位年轻公子。

    江南世家林立,在八大世家之下,还有诸多中等世家,尤其是湖州的诸多世家,虽然在规模上比不了李家,但利益纠缠盘根错节,相当抱团排外,这些女子们多半是几代世交,自小相识,说起话来也颇有些肆无忌惮的意思。

    “这就是那位传说中的江都徐公子,瞧着也不是很英俊啊。”一位大胆探出身去的小姐目送着徐北游走进船舱后,回过头来对一众女伴说道。

    “只是长得好看又有什么用?男人关键还是要看手中权势大小,看腹中才情高低。”一位明显经历过世故的女子轻笑说道,“这位徐公子如今可是江都城里一等一的权势人物,若能做他的夫人,那是多大的体面。”

    一位长着娃娃脸的女子压低了嗓音,“我可是听说了,这位徐公子与齐阳公主关系不浅,甚至为了公主殿下与那位北边来的端木公子闹出一场好大的风波,最后让那位端木公子灰溜溜地回了帝都。”

    “这事八成是真的,听说徐公子至今还未成亲,以他的身份,什么样的高阀女子娶不到?多半就是为了等那位公主殿下。”先前说话的女子道:“说来这位公主殿下也是好命,全天下的优秀男子都要围着她转,还给不给别人活路了。”

    另一位女子叹息道:“没办法啊,谁让人家生在帝王家。”

    “莫谈天家事,以免惹祸上身。”娃娃脸女子伸出食指在嘴前比了一下,轻轻说道:“对了,刚才我瞧着那位徐公子与禹都督的关系不错,这位禹都督可是出了名的心气高,就连我们家里的长辈们也不怎么被他放在眼里,这位徐公子能与他平等相交,很不简单。”

    最中间位置的一名女子弯起月牙儿似的眼睛,笑眯眯道:“这位徐公子当然很不简单,要不然也不能把偌大一个江都拿在手里,如果他只是个寻常纨绔子弟,我们这么多人又是干什么来了。”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