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夫妻二人收残局
    李清羽示意管家先领着徐北游一行人先去正厅,他则是与妻子继续缓步慢行。

    李清羽的神情一片淡然,看不出内心所想,李夫人在这一小段路程中暗自思量颇多,眼角余光轻轻掠过丈夫,想起自己先前的那些小心思,心头不由掠过一抹淡淡阴霾。

    论两人之间的情分,不能说浅,可也远远谈不上生死不渝,她不是李清羽的结发之妻,而是续弦,李清羽的原配是她的嫡亲姐姐,对于这个本该让她喊姐夫的男人,她以前自认为看得很透,可现在却是有些说不准了。

    曾几何时,她在心底对公爹李紫剑的某些决定很不以为然,在她看来,自家丈夫都是这个德行了,公爹又何必处处防范,直到此时此刻,她方才知道,在看人看事上,她比李紫剑差了又何止一筹?

    只不过就是李紫剑也没有想到,李清羽会隐藏如此之深,隐忍如此之狠。

    李夫人轻声问道:“青萍的事情该怎么办?”

    李清羽语调平淡道:“现在家里正值多事之秋,她又闹出如此不光彩的事情,先出去避一避也好。”

    李夫人略微思量道:“老爷的意思是让青萍跟着那位徐公子去江都?虽说也不是不可以,但如此一来,怕是于青萍的名声有碍。”

    李清羽眯起眼,说道:“我那个侄女李青莲不是也在江都吗,让青萍去她堂妹那儿,别人也说不出什么。”

    李夫人鼓起勇气,直视已经掌握李家大权的丈夫,接着问道:“那个书生徐安康该如何处置?”

    李清羽冷笑道:“虽说父亲这些年来做了许多糊涂事,但在这件事的处理上却没什么错,我曾见过那书生一面,出身贫寒不算什么,关键是心思不纯,想要拿青萍做自己的晋升之阶,着实可恨。不过我们李家也不仗势欺人,最后再劝那书生一次,乖乖离开青萍,我们李家双手奉上一份不菲谢仪,若他还是纠缠不休,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李清羽说得云淡风轻,李夫人却莫名感觉心安,这才是一家之主该有的姿态,执掌百年世家,不可一味霸道行事,但也不可过分仁慈,张弛有度,李清羽的确不是以前那个李清羽了。

    李夫人心底忽然冒出一个念头,她这算不善有个可以依靠的男人了?当初这桩看起来并非算是良配的婚事,似乎也并非像自己以前认为的那般遗憾。

    r%酷匠|网x$正“版首/u发v

    李清羽伸出手,似乎要虚握住什么东西,接着说道:“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因为母亲的缘故,父亲视我为半个仇寇,我同样对父亲心有怨气,可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是我的生身之父,所以我也不会行弑父之举,而是再三问他是否愿意退隐归老,只要他同意交出李家大权就此离去,天下之大任其逍遥,可惜他执迷不悟,我只能出手废去他的一身修为,让他安心养老。”

    李夫人脸色苍白。

    在过去的几十年,李紫剑一直都是李家的定海神针,甚至放眼整个江南八大世家,李紫剑的修为也是数一数二,可就是这么一位十二楼的大地仙,竟是被丈夫废去了一身修为,她虽然不是修士,但也知道废去一个人的修为远比杀一个人要难得多,那如今李清羽又该是何等境界?

    李清羽似乎看出妻子心中所想,轻轻说道:“如今我也是地仙十二楼的境界,因为这份滔天修为有多半是来自于外力的缘故,在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会不断坠境,大约要跌落到地仙九重楼的境界,不过就当下局势而言,九重楼的境界也已经足够了,毕竟我也留有后手。”

    “先前我之所以能废掉父亲的修为,不是因为我的境界如何高绝,而是因为父亲的见识不够,他自诩精通三教义理,融会贯通,实则不过是得了三教的些许皮毛,不管怎么说,我曾在记忆中见识过十八楼的壮阔风光,有前世的眼界见识,远不是父亲独自摸索可比,所以父亲那所谓的三教贯通在我看来就尤为可笑,不能说漏洞百出,但也至少有三处要害,只要抓住其中之一,他的十二楼境界便是一盘散沙,风一吹就散了。”

    李清羽没有详细解释那三处致命要害到底是什么,他只是要让妻子明白李紫剑为何会败而已。

    李夫人娘家姓白,也是雄踞江南的八大世家之一,虽然她因为自身根骨资质的缘故,只学过一些强身健体的法门,但在家学渊源和耳濡目染之下,完全能听懂丈夫话语中的意思,于是她更为震惊,因为丈夫提到了前世二字。

    不过见李清羽没有深谈的意思,她也不好贸然去问,只能暂时将疑惑压到心底,待到来日有机会再去旁敲侧击。

    李清羽握起拳头,接着说道:“至于父亲那边,就让他在枯荣院养老吧,若是他有什么要求,只要不算过分都一律满足,只是要注意一点,万不可让他有接触外人的机会,里面的仆役丫鬟人选也一定要慎之又慎,以免再凭空生出什么事端。”

    李夫人点头记下。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正厅前,李清羽停下脚步,道:“有我坐镇,底下那些门客、供奉、客卿之流不敢闹出什么事情,你尽管放手整治便是,愿意留的就留下,待遇仍与以前一样,不愿意留的也绝不阻拦,同时再送上一份盘缠,算是好合好散,至于那些对父亲誓死效忠的余孽,你回去列个详细名单出来,晚上再交给我,由我亲自处置。”

    说来也是可笑,李清羽因为这些年来一直隐忍的缘故,虽然名义上还是李家家主,但属于他的嫡系心腹却是屈指可数,甚至还不如李夫人,此时他想要尽快稳定李家局势,少不了要依仗自己妻子。

    不过夫妻本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李夫人也没有推诿的道理,点头应下后,立刻转身匆匆离去。

    李清羽又是稍稍正了下衣冠后,迈步走入正厅。

    此时徐北游刚好喝完一盏茶。

    李清羽拱手道:“让徐公子久等了。”

    徐北游放下茶杯,笑道:“无妨,李先生可是已经安排好家中事宜?”

    李清羽在主位上入座,道:“让徐公子见笑了,家中之事李某已经吩咐拙荆酌情处置。”

    “如此甚好。”徐北游微笑道:“徐某此来湖州是应后军左都督禹匡之邀,途径江陵不便久留,若是李先生现在有空,那我们就将先前所说的联手结盟之事议定,然后徐某就要告辞去往两襄。”

    李清羽郑重点头道:“自当如此。”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