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前世今生名张载
    张载,世称横渠先生,上代儒门魁首,乃是与上官仙尘同时代的一辈人物。

    当年天下倾覆,张载毅然出仕,成为大郑朝的最后一位太师。

    出仕之前,他曾经说过,“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在他去往东都的路上,遇到后建大将军慕容燕拦路,慕容燕劝他莫要逆势而为,他言道:“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当萧皇大军兵临城下时,满城权贵尽皆请降,唯有张载誓死不屈,大骂萧皇是西北逆贼,若想进到东都城内,须得先踏过他的尸体。

    眼看大厦将倾,已然无力回天,有人劝他抽身而走,他只说了四个字,“舍生取义。”

    最后一战,张载一人独战萧皇麾下四大地仙而不落下风。

    吾辈儒生当取义,义之所在,可舍生也。

    可惜,最后关头,大真人天尘于都天峰上用出万里一剑。

    剑起星奔万里诛。

    张载功败垂成,就此身死道消。

    大齐立朝之后,分定忠臣传和贰臣传,张载与前朝大都督秦政同列忠臣传榜首,谥号文忠。

    现在李清羽说自己的前世是张载,曾经的儒门魁首,大郑太师。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转世重生之说?

    李紫剑先是微微一怔,继而脸色狰狞道:“你用夺舍之法强夺了我儿皮囊?”

    李清羽摇头道:“非是夺舍,而是转世,张载是我,我不是张载,当年的大郑太师已然身死,如今世上只有李清羽。”

    李紫剑冷哼一声,显然半分也不相信。

    李清羽淡然道:“转世有胎中之迷,只有踏足地仙境界之后方能知晓前世今生,我刚刚知道了很多前世留下来的东西,可我终究不是他了,我只是李清羽而已。”

    一旁的徐经纬先是恍然,然后便是咬牙切齿。

    作为大郑太师和儒门魁首,张载本就是身负气运之人,若真如他所说那般,张载身死之后转世成为李清羽,那么李清羽可以安然无恙地吸纳大郑末代气运之事就完全说得通了,尤其是大郑太师的身份,说白了就是帝王之师,而且又是为国战死,与那份末代气运最是相合。

    想到这儿,徐经纬忽然有三分后怕,如果当初自己多拿了几块玉玺碎片,那李清羽岂不是要直达地仙十六楼的境界?

    只是李清羽没去看他,而是将视线转向徐北游,缓缓说道:“刚刚醒来,也刚刚把自己身上的事情想通一二,没想到还能在此遇到故人。”

    徐北游身体顿时凝滞,忽然想起自己手握诛仙时做的那些怪诞之梦,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道:“我不是上官仙尘。”

    李清羽一怔,盯着徐北游注视许久后,摇头道:“倒是我看错了,以上官宗主的性子,想来是不屑于再度转世的。”

    他顿了一下,轻声道:“虽然上官宗主没有选择转世,但终究还是留下了许多东西,剑宗三十六,剑剑天下横,徐公子日后定能登临天下。”

    徐北游不动声色,轻声道:“谢过李先生吉言。”

    李清羽点了点头,终于望向徐经纬,淡漠道:“你还想等着浑水摸鱼?”

    徐经纬气笑道:“李清羽,就算你是张载转世又如何?当年张载要头悬国门,萧皇成全了他,今日你若执意求死,徐某也不介意帮你一把。”

    李清羽笑问道:“那你就不想知道我这一身玄教手段是从何处学来?无论是慕容玄阴还是完颜北月,你和你背后的主子又有几分胜算?”

    徐经纬怒极反笑:“可惜他们都不在这儿啊!徐某倒要看看你这位转世之人都有何等玄奇手段?”

    此时已经将末代气运悉数转化为浩然气的李清羽缓缓闭上眼睛。

    许多本不属于他的前尘旧事浮上心头。

    当年绝岛最后一战,萧皇正如日中天,与张载讲过一番道理。

    那时还不是萧皇的萧煜问张载,既然他已经亲自登门拜访,以国士之礼相待,诚意十足,为何还要横加阻拦?

    张载回答说,人生在世,总要有所坚持,不是谁都愿意做一棵墙头芦苇,风往哪边吹便往哪边倒,最后他还给萧煜一句忠告,得民心者得天下,纵使你武功鼎盛一时,也终难盛过一世。

    萧煜听完之后放声而笑,说大郑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今问鹿死谁手,老先生却言民心二字!殊不知百姓愚昧,民智未开,哪里有心可言,有意可说。

    现在看来,大郑已亡,大齐已立,是萧煜对了,张载错了。

    -p更新{最快j上酷匠网vp

    当年萧皇因为张载的反抗,大怒之下曾经说过,要敲断读书人的脊梁,打折士子文人的膝盖,看看所谓的风骨,到底有几斤几两?”

    如今看来,帝王一怒果然不同凡响,当下的儒门竟是只剩下徐经纬之流。

    李清羽睁开双眼,伸手正衣冠,轻声道:“为天地立心。”

    随着这五个字从李清羽口中说出,天幕之上再显异象,原本只有一线缝隙的云层开始向两侧散开,仿佛云后有仙人伸手,要拨云见日。

    为天地立心,便御天地之力。

    天地为止色变。

    一轮红日从黑云之后缓缓探出。

    徐经纬的脸色大变,身形向后急退。

    不过李清羽并非针对他,而是对李紫剑出手。

    若是张载,遵循儒门天地君亲师的规矩,必然不会对自己的生身之父出手,可李清羽终究不是张载,他心中有积压二十年的大怨气,一日不吐便一日不得畅快。

    “父亲,请归老。”

    李清羽携带天地巨力大踏步向前,每一步都是地动山摇。

    几乎被夷为平地的清闲居根本承受不住这等天地威压,开始缓缓下沉。

    李紫剑脸色难看,略微踌躇犹豫之后,未退,不但不退,反而是手持紫剑朝李清羽狂奔而至。

    李清羽缓缓摇头,抬起一手。

    天地为之共鸣。

    整个江陵城似乎都在震颤不休。

    徐北游带着吴虞向后飘退,龙王与黑衣男子则是冲天而起,立于半空。

    这一剑倾注了李紫剑的毕生修为。

    剑上有日月光华显现,一道剑气长河如同银河挂于九天之上,星河灿烂。

    一剑落,气自生,华如星,星落如雨。

    李清羽轻声道:“我辈儒生所愿,无非大同二字。”

    落下的星辰落在距离李清羽还有三丈之远时,骤然凝滞不动。

    在李清羽身前有一方独立于世外的小千世界,名曰大同。

    带着日月华彩的剑气长河随后而至,一鼓作气地冲到了李清羽身前三尺之内。

    然后也就止步于此。

    李清羽以两者夹住了李紫剑的剑锋。

    李紫剑脸色骤然苍白,片刻后,七窍中有鲜血流淌。

    他赌上毕生修为的一剑,输了。

    境界一泻千里,再无地仙可言。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