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天魔之后复浩然
    什么叫压箱底的手段?一般而言就是别人不知道的手段,世人皆知李紫剑从不用剑,可事实上李紫剑最强的手段还是剑。

    只见李紫剑手中剑上紫气一涨再涨,完全遮掩住了本来剑身,然后一剑横扫,剑如蛟龙,将拦路的九只母天鬼全部拦腰斩断。

    这还不止,李紫剑接着用出道门的太乙分光剑,一剑化九,九剑皆为真,朝着李清羽激射而去。

    李清羽没有半分惊讶,他早在数年前就已经知道父亲的最后手段,也早有准备,任由九剑将自己穿身而过,丝毫不以为意,然后就见他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片刻后便恢复如初,丝毫看不出半点伤痕,这已经是触及到不灭金身的玄通。

    徐经纬作为儒门中人,境界修为高深,早已踏足地仙境界多年,李清羽一路走来多半是他在幕后出谋划策,他自付对李清羽知根知底,但见到这一幕后,他却再也不敢如此认为,先是天魔相,又是九子母天鬼,现在更是用出了不灭金身,接下来就算李清羽再用出太阴真剑或太阳真剑,他都丝毫不会感到惊讶。

    这已经不是一本天魔策就可以解释过去的事情,必定有玄教高人参与了此事,如此倾囊相授,难不成李清羽是慕容玄阴的关门弟子?

    想到这儿,徐经纬不由脸色晦暗,他此时的心情就好像辛辛苦苦种了多年的树苗,不知付出多少,终于等到成材的时候,却被别人捷足一步抢先砍了去,心中懊丧恼怒交织,几欲噬人。

    李清羽轻轻说道:“父亲善用剑,我便以剑与父亲分出高下。”

    话音未落,漫天的雨水被李清羽以自身气机又生生托举回天幕之上。

    天幕上雷霆交织,雷鸣阵阵。

    异象再起,一条龙卷夹杂着雷霆缭绕呈现出漏斗状从天而落。

    龙卷上粗下细,最粗处足有百丈,及至李清羽头顶三尺处时,则只有三寸粗细。

    徐北游抬头望着这条接天连地的龙卷,轻声道:“师妹,你看那道龙卷像不像一把剑?慕容玄阴曾分别以太阳和太阴为剑,这位李家家主既然与玄教牵连甚深,说不定还真会给我们一个惊喜。”

    吴虞轻抿着嘴唇,神色凝重。

    历来剑修一途,观看顶尖剑仙斗剑,对于自身修为大有裨益,徐北游让白玉和李神通等人撤走,只留下吴虞一人,本意是想让她见识一番两位大地仙的生死搏杀,却没成想歪打正着,竟是有望看到一场顶尖斗剑,如此一来,比单纯地仙境界的交手更为珍贵,不止是吴虞,就连徐北游本人也能从中有所感悟。

    这次真被徐北游说中,在李清羽举起手后,一整条龙卷悉数汇入他的掌中,不断缩小凝聚,最后变为一把缭绕有风雷的“剑”。

    李清羽握住这把风雷之剑,大步迎向李紫剑的一人一剑。

    两人之间的气机先于两人一步相撞,一层层元气涟漪扩散开来,使得光线随之扭曲,两人的身影仿佛镜花水月一般。

    紧接着,两人冲散了这片扭曲的元气,李紫剑的剑尖直指李清羽的眉心。

    李清羽一剑横档,左脚不动,右脚往后滑步一撤,溅起水花无数。

    两剑相交,天地间起声响,瞬间压过了风声雨声雷鸣声。

    李紫剑早年就是以武入道,打熬体魄根基,强横无比,不惑之年开始读书养气,知天命时修道悟黄老,花甲之年参禅慕佛,最终在杖朝之年融汇三家义理,使得自身近乎圆满大成,归于一剑。

    但是当他与李清羽这一剑正面相对,竟是冲势戛然而止,不仅如此,还被向后震退了两步。

    不过李清羽也不好受,甚至比李紫剑更加凄惨,李紫剑这一剑中所蕴含的磅礴紫气透过他的护体气机直逼内腑,只是因为他修炼不灭金身的缘故,仅仅是脸色苍白,一口鲜血涌上喉咙,也被他强行硬咽了下去。

    脸色淡漠的李清羽身形屹立不倒,转守为攻,手中风雷一扫,仿佛一条百丈雷鞭,紫电萦绕,掠过在地面时,仅仅是外泄气机,就已经如切豆腐一般在地面伤留下一道深深沟痕,激射李紫剑。

    李紫剑怒喝一声,以一种蛮横姿态大步踏前,一剑直指那条由剑气混杂了风雷之势的长鞭七寸处将其截断,另一手以摩轮寺大手印轰然拍出,势如山崩地陷。

    李清羽身形如鬼魅,与这记大手印擦肩而过,身后地面剧烈震动碎裂,塌陷出一只足有二十丈的巨大手印。

    李紫剑足下一点,身化长虹,瞬间欺近李清羽身前三丈。

    这次李清羽没有再去躲闪。

    三丈之内,两人在短短一息之内互有攻守三百剑。

    最后一剑,李紫剑被打散了发髻,身形急速后掠,满头白发在风中狂舞,李清羽倒是岿然不动,但在眉心上却出缓缓浮现出一个细小红点。

    李紫剑止住后退身形后,皱了皱眉头。

    眉心是为要害,即使是地仙境界也是如此,可他却发现自己刺在那个逆子眉心处的一剑并未给他造成太大伤势。

    难道这也是不灭金身的玄妙所在?

    李清羽伸手在自己的眉心处轻轻一抹,就像抹去朱砂一般彻底抹掉了那个血点,轻声说道:“父亲,融汇三家,这是当年萧皇都没能做到的事情,你太贪心了,事事皆通,事事不精,若是你专注儒、佛、道三家中的任何一家,成就也远不止今日的区区十二楼境界。”

    +!酷c|匠网“唯)一{u正np版+!,}r其)}他q都b◇是o{盗+3版p¤

    李紫剑怒声道:“还轮不到你这个逆子来教训老子!”

    李清羽微微一笑,丝毫不在意道:“圣人云,三人行必有我师,不耻下问,父亲你难道连圣人的话都不听了吗?”

    说话间,李清羽一身魔门气焰悉数散去,竟是复有浩然之气自生。

    倾盆大雨戛然而止,天幕上下压的层层黑云又猛地向上升去,一缕阳光透过云缝落下,刚好打落在李清羽的身上。

    李清羽沐浴阳光之中,恍惚如仙人降凡尘,突然转头望向徐经纬,道:“徐先生,你多年筹谋,将李某人视作棋子,你以为李某人当真是一无所知?李某之所以故作不知,正是为了让徐先生用末代气运助我成就地仙十二楼境界,如此方能一展胸中所学。”

    被戳破了心中秘密的徐经纬既惊且怒,“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你能承受末代气运而不死?”

    李清羽笑道:“今生名叫李清羽,不过前世却是姓张,单名一个载字。”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