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李紫剑手握紫剑
    徐北游率先飘然出了清闲居,站在吴虞等人面前,五剑结成剑阵悬于四周,如同撑了一柄大伞,迫使漫天风雨不能近到三丈之内。

    紧接着龙王和那黑衣中年男子也各自跃出,与徐经纬一般,立于墙头观战,清闲居中就只剩下李紫剑和李清羽父子二人。

    徐北游对白玉道:“白副都统,劳烦你带着劣徒神通先行离开此地,以免被殃及池鱼。”

    白玉脸色凝重地点点头,不由李神通分说,直接一把抓起他转身离去。

    此时就只剩下徐北游和吴虞两人,吴虞稍稍靠近徐北游,轻声问道:“师兄,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徐北游脸色略显凝重,道:“李清羽不知道怎么踏足了地仙境界,而且还用出了玄教秘术天魔相,此时正与李紫剑针锋相对,接下来估计会是一场十楼之上地仙境界的生死搏杀,你好好去看,说不定在触类旁通之下还能有所收获。”

    吴虞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望向黑雾缭绕的清闲居。

    徐北游扫视一周。

    墙头上,龙王手腕上缠绕着的那串菩提子已经完全化为白色,随着他拨动念珠,一道净琉璃光芒流转不休,护住他脚下的三寸之地。

    鬼王宫的中年男子神情平静,周身有晦涩气机生出,如同一方薄如蝉翼的蛋壳将他包裹其中。

    最终徐北游的目光落到了那个手持紫竹折扇的儒生身上,他微微一怔,这不就是入城时遇到的那名儒生吗?他怎么会在这儿?

    徐经纬也注意到了徐北游,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这位剑宗少主,现在李清羽已经有了要超出掌控的趋势,接下来该如何补救才是当务之急。

    “父亲,你总是自诩精通儒、释、道三家义理,融会贯通之下方有今日之修为,清羽不才,比不上父亲,只能借用后建玄教的天魔秘法,与父亲分出个高下!”李清羽的双瞳已经占据了整个眼眸,不见半分眼白。

    李紫剑脸色阴沉,目露杀机。

    此时此刻,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是小看了这个二十年不鸣,一鸣惊人的儿子。

    地仙都求一个长生不死,若是自己能得长生,那还要子嗣香火何用?今日李清羽的忤逆之举,已经让李紫剑这位老牌地仙彻底动了杀念,他要的是一个乖乖听话的儿子,而不是一个敢于与自己一争长短的儿子。

    已经执掌李家一甲子的李紫剑沉声说道:“什么玄教秘法,放在三十年前,那就是后建魔教的旁门邪道,如今慕容玄阴掌权,改名叫做玄教,可是往前数五百年,那就是臭名昭著的魔教,为父倒要看看你这逆子到底学了多少魔教手段,敢如此大放厥词。”

    李清羽淡然笑道:“父亲见识广博,当年得了一本道门微尘大真人亲自手书的佛道心得,一举突破地仙境界,日后又得了摩轮寺的大欢喜禅,佛道兼修,儿子只有一本天魔策,不知够不够?”

    包括徐北游在内,在场的四位地仙皆是神色震动。

    天魔策,曾是玄教的无上秘典,只有教主才能修习,在八十年前那场由上官仙尘掀起的修行界浩劫中,魔教当代教主身陨,天魔策也就此下落不明,后来机缘巧合之下落入萧皇手中,萧皇又将其作为大长公主萧玥的嫁妆,本应在后建皇室,却是不知如何落到了李清羽的手中。

    李紫剑的脸色越发阴沉。

    李清羽平淡道:“知子莫若父,反过来说,知父莫若子,清羽今日出手,必然不会留有半分余地,难道父亲还要藏着掖着?还是说父亲认为徒手就能击败我这个不孝子?”

    下一刻,从天而落的豆雨点瞬间尽碎,四周的墙壁寸寸碎裂。

    漫天雨幕中出现了一片空白。

    李清羽五指合拢,将所有游散的黑色气息悉数纳入自己掌中,然后向前踏出一步,脚下出现一团阴影。

    这团阴影迅速扩大,短短片刻后便轰然炸裂,九个似真似幻的赤身美女从阴影中滚落出来,怀中各自抱着一名婴儿。

    龙王轻诵一声佛号,忍不住叹息道:“竟是九子母天鬼,自从慕容玄阴执掌玄教以来,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如此纯正的魔门手段了。”

    随着场间的黑色气息消失不见,凭空席卷出漫天桃花,桃花又弥漫出粉色雾气,在一片旖旎中,九名赤身美人怀抱婴儿围绕着李紫剑开始翩然起舞,伸臂抬腿,眼波流转,含情脉脉中一举一动,皆是勾人心魄。

    徐北游还好,毕竟已经打开紫府识海,以上丹田掌控自身,只要不动念便不会被勾动自身阳气,而且九子母天鬼也不是冲着他来,仅仅是余波而已。

    可在他身后的吴虞就有些吃不消了,哪怕她是女子之身,可毕竟只有鬼仙境界,被九子母天鬼的气息勾动体内气机后,白皙鼻尖上有细密汗珠渗出,绝美面容上透出一抹诱人红晕,甚至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温热的气息吐在徐北游的后颈上,让他整个人猛地一僵。

    徐北游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头的那抹欲念。

    他抵挡住了九子母天鬼的媚术幻功,却差点败给了吴虞这份天然妩媚,若是让吴虞修行这门魔功,肯定要比当下的李清羽厉害数倍。

    也难怪当初的烟雨楼楼主会看上吴虞,恐怕就是打着将她收为玄教弟子的主意。

    徐北游悠悠吐出一口浊气后,心神复归清明,然后伸出手按在吴虞的肩头上,用出剑十五剑心通明。

    片刻后,吴虞同样也恢复平静,脸色微红地低着头,歉意道:“多谢师兄。”

    徐北游摇了摇头,指着已经没有围墙的清闲居,轻声道:“注意看。”

    m最o2新\”章k节wz上酷*匠:网

    此时形势变幻,李紫剑修为深厚,只是略微失神后便不再去看九子母天鬼,挥手振袖,扫净漫天桃花。

    九子母天鬼见诱惑无用,一起扔出怀中的婴儿,婴鬼张开满是獠牙的嘴巴,发出阴森刺骨的诡异笑声,直接朝李紫剑扑来。

    李紫剑自傲到不闪不避,伸出手掌在身前轻轻一抹,一股足以让寻常地仙境界难以抵御的磅礴气机肆意宣泄而出,气机所及,九只婴鬼发出一声尖啸,非但不能近到李紫剑身前,反而身形也开始飘摇不定,显出溃散迹象。

    李紫剑终于不再只守不攻,身形前掠,中气十足地大笑道:“这就是你从天魔策上学到的手段?”

    李清羽平静道:“请父亲耐心细观便是。”

    话音未落,九名赤身美女尖叫一声,似哭似笑,身形暴涨,化为青面獠牙之状,哭喊着我的孩子,状若疯狂地挡在李紫剑的前行路上。

    李紫剑怡然不惧。

    他为何名中有紫剑?

    只见老人再度伸手,竟是从虚空中缓缓抽出一把紫意沛然之剑。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