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我入地仙境界了
    一声轻轻叹息在李夫人耳边响起。

    李夫人猛地抬头,看到凭空出现在自己身旁的一个身影,下意识地有些害怕,但随即反应过来,自嘲一笑,同床共枕了十几年的夫妻,有什么好害怕的。

    来人正是她的丈夫李清羽,不过此时的李清羽与平时有些不同,脸庞似乎笼罩着一层蒙蒙灰雾,双瞳幽黑似深不见底。

    李夫人偷偷指了指远处的两道陆地龙卷,小声问道:“清羽,这个阵势是不是你弄出来的?”

    李清羽平淡道:“是。”

    李夫人吓了一大跳,脸色剧变,“你到底背着我做了什么?”

    脸色越来越黯淡的李清羽轻声道:“我入地仙境界了。”

    李夫人以为自己听错了,皱眉道:“你说什么?”

    李清羽不急不躁地重复道;“我,李清羽,已经是逍遥地仙了。”

    李夫人瞪大眼睛,但多年的修养还是让她瞬间压下了那份震惊,竭力保持平静问道:“你要做什么?”

    这便是她的聪明之处了,不问李清羽如何成为地仙境界,而是直接问他要做什么。

    李清羽深深凝视着她,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一笑。

    李夫人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猛地拉住他的手,忍不住怒道:“我不许你去。”

    李清羽转头看了一眼清闲居方向,轻声呢喃道:“太晚了,一山不容二虎,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李夫人摇头道:“可那毕竟是你的生身之父啊。”

    李清羽同样摇头道:“我是李家家主,这个李家家主我已经做了二十年,可从来没有人把我当作李家家主。”

    “父亲那个性子,看不起我,将我视作扶不上墙的烂泥,可又处处防范我,让我驻留人仙境界多年。”

    “没办法,我只能自谋出路。”

    李清羽不急不缓地说着话,大袖无风而动,猎猎作响。

    他伸出手,轻轻地将自己妻子的手指掰开,柔声道:“在这儿等我回来。”

    妇人红了眼圈,“千万别死了。”

    李清羽迈步前行,“我要让这个李家成为我们的李家。”

    妇人望着李清羽慢慢远去,整个人斜靠在一根廊柱伤,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一点点抽干。

    不管怎么说,两人都是夫妻,相互扶持十几年的夫妻。

    她低头自语道:“李清羽啊,你可别让我做了寡妇。”

    清闲居。

    李清羽在吴虞等人的目光中,缓缓走入其中,龙骧虎步。

    隐忍低头了大半辈子的他,在这一刻终于展现出一位李家家主该有的气度。

    一路走来,李清羽回忆起了许多往事,有好有坏,可总得来说,还是坏的居多,而且纵观他的前半生,似乎从未有过意气风发时。

    李清羽停下脚步,望向正在与徐北游对峙的李紫剑,轻笑道:“今日便意气风发一回。”

    在李清羽走进清闲居的那一刻起,李紫剑就已经看到了他,老人没有太多惊讶,神情异常平静,暂时放过徐北游,望向自己的儿子,沉声道:“李清羽,你来这里做什么?”

    声浪滚滚而出,震荡得整个别院的树木再次簌簌作响,甚至弯曲出一个明显的倾斜弧度,仿佛朝拜帝王。

    李清羽平声静气道:“清羽此来,是为请父亲隐退归老。”

    李紫剑老吗?

    李家、江陵、湖州、甚至整个江南,没人会这样认为。

    因为李紫剑是一位十二楼境界的大地仙,寿元可达二百岁以上,还不逾百岁的李紫剑正处在一位地仙的巅峰状态。

    地仙已然证得小长生,从一位地仙的角度来说,说李紫剑正处于壮年也不为过。

    可李清羽请他隐退归老,彻底放手李家大权。

    当李清羽说出这句话时,天空中的层层铅云再度压低,似乎站在屋顶便能触手可及。

    李紫剑稍稍沉默之后放声大笑,“李清羽,今天的你才像是我李紫剑的儿子,来来来,尽管出手,也让为父看看你这不孝子,要如何让为父隐退归老。”

    李清羽没有说话,只是张开双手。

    只见远处李家大宅中的两条陆地龙卷离地而起,归于天际,然后天空中的压顶黑云开始剧烈转动,最终形成一个仿佛漏斗一样的巨大漩涡,接天连地。

    其中又有雷霆缭绕,不断从天幕上落下,炸裂出一个个巨大坑洞,愈演愈烈。

    李紫剑看到这一幕,面无表情,并没有急着出手。

    这些年他潜心修炼,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如今地仙十二楼的境界,此生未必不能达到张召奴的高度,而李清羽明显是借助外力才能达到如今境界,就算同样是十二楼的境界,无论气机运转如意还是对敌经验,都远不如他,又怎能与他相较。

    既然李紫剑不做阻拦,李清羽便彻底放手施为,只见他气势暴涨,一身衣衫飘摇不定,伸出双手在胸前缓缓合十,缓缓道:“佛魔一线!”

    一道足有二十丈之高的黑影从他身后升起,黑影脸上面容不断变化,或慈悲,或瞠目,或庄严,或平静,或嗔怒,不一而是。

    以李清羽立足之处为核心,天上黑云下压,继而有无数黑色气息如同飞舞的冤魂一般瞬间弥漫整个清闲居。

    院中草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绿色飞快褪去,满地枯黄。

    紧接着此地的丫鬟仆役们也迅速衰老,皮肤干瘪,血肉消融,转瞬之间便变成一具具干尸,虽然还保持着生前的神态模样,但只要有风一吹,就彻底化作粉末随风而散。

    最后,脚下大地似乎也被汲取了水分,开始干涸开裂,几乎要彻底沙化。

    道门有典籍记载,旱魃降世,赤地千里。

    如今这等威势,竟是已然有了几分旱魃的气象。

    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原本郁郁葱葱、生机盎然的清闲居已经变成一方死地,只剩下几位地仙境界的修士才能安然无恙。

    李紫剑满头白发被气机吹动,平静道:“竟然是号称一法破佛门万相的天魔相,不过天魔素来以宿主为食,宿主修为越高,天魔神通也就越大,你修行此法,就不怕有朝一日被天魔反噬自身?”

    李清羽闭口不言,所有的生灵之气随着黑色气息汇聚入他的体内,然后他竟是开始恢复青春,原本已经斑白的两鬓渐渐显出乌青之色,血肉皮肤如枯木逢春,欣欣向荣。

    他整个人仿佛年轻了二十岁。

    紧随李清羽来到此地的徐经纬远远旁观,见到这一幕后,不由皱眉道:“没想到李清羽竟还背着我偷偷修炼了天魔相,难不成玄教也参与其中了?”

    最d新{m章j节}上ai酷*!匠网

    清闲居中电闪雷鸣,继而倾盆大雨终于从天泼洒而落。

    风雨如晦,正如此时的李家。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