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龙卷倒垂鬼王宫
    眨眼之间,攻守互换。

    五剑临身,李紫剑怡然不惧,任由五剑刺在自己身上,却不能伤其分毫,只是荡漾起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涟漪。

    李紫剑衣衫瞬间鼓胀如球,五剑倒飞而回,带起五道凛冽剑气。

    不远处的一处房屋檐角终于不堪重负,喀嚓一声,就此断裂,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此时,一名身着黑衣的中年男子从屋内缓缓走出,对于眼前一幕熟视无睹,平静问道:“这就是你要杀之人?”

    李紫剑嗯了一声,望向徐北游,平淡道:“只要你能挡下佛门龙王的金刚怒目,老夫自然就能杀掉这位剑宗少主。”

    一直没有说话的龙王突然一笑,望向那黑衣中年男子,“你是鬼王宫的人?”

    男子没有说话,似是默认。

    徐北游眼神凛然。

    鬼王宫,一个本应覆灭于几十年前那场天下大乱中的宗门,在几十年后,又重新浮出水面,在修行界中的地位甚至比有张召奴坐镇的昆山还要高出一筹。

    徐北游之所以会知晓鬼王宫的存在,是因为在当年那场天下逐鹿中,剑宗、白莲教和鬼王宫曾经联手在东湖别院共同抗衡萧皇和江南道门,可惜那一战的结果是鬼王宫当代鬼王直接身死,当时还是白莲教圣女的唐圣月和剑宗张雪瑶被俘,继而被囚禁于江南道术坊中,最后还是秋叶亲自出面,才将张雪瑶救了出来。

    至于鬼王宫,鬼王身死之后便树倒猢狲散,就此消亡于世间。

    可是谁又曾想到,鬼王宫竟然又神秘崛起,在几十年的时间中,发展迅猛,几乎与九流之列的宗门无异。

    不过鬼王宫不同于其他宗门,素来行事隐秘,专门培养刺客修士,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无论是什么身份,不管是道门的一峰之主,还是朝廷的六部尚书,只要你能出得起价格,他们就敢去刺杀。

    传闻有人曾询问过鬼王宫刺杀天下第一人秋叶的价格,鬼王宫给出的答复是十八座金山,当然这只是个传说,没人会失心疯地去买凶刺杀秋叶,也没人能拿出十八座金山。

    虽说刺杀秋叶有点儿戏玩笑,但不可否认鬼王宫的实力的确无比强横,甚至比失去了公孙仲谋的剑宗还要强出许多,有传言说鬼王宫曾经成功刺杀过一位地仙十二楼境界的罗汉高僧,并将其头颅斩下带回,只不过没人会去佛门求证,故而真相到底如何,就只有鬼王宫和佛门知晓了。

    巧的是,龙王正是佛门中人,而且还是八部众的龙部之主,专事这等阴私之事。

    龙王脸上罕见地露出一抹怒色,轻声道:“大日院首座就是死在你们手中,头颅至今下落不明。”

    徐北游脸色骤变。

    那个传言,竟然是真的?一位地仙十二楼的高手真的死在了鬼王宫的手中!

    中年男子面无表情道:“是又如何。”

    龙王发出一阵悦耳笑声,仿佛是他乡遇故知的畅快而笑,抬手指了指他,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佛祖保佑,终于让贫僧找到你们了。”

    黑衣中年人不以为意道:“你们佛门总是说西方有极乐世界,我们只是送他去往极乐世界,能够早日参拜我佛如来,龙王还应该感谢我们才是。”

    龙王拈花一笑,笑着说了个好字。

    徐北游眼神略微晦暗。

    本以为带着一位龙王随行,此次李家之行便可万无一失,谁曾想自己终究还是小觑了李家的底蕴和李紫剑的果决,竟是不惜请动鬼王宫出手也要先发制人,自己没能先与禹匡会合,此时棋差一招,竟是落入到要被人家屠掉大龙的危急境地。

    徐北游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眼天幕,不知何时,太阳已经隐于云后,天色昏暗,铅云厚重,竟是一个风雨将至的惨淡景象。

    要下雨了吗?

    李家大宅那边,徐经纬同样在仰头望天,然后轻声自语道:“看来李清羽的底蕴之身后远远超出意料,用不了十二个时辰便能破关而出。”

    接着,他低下头又朝清闲居那边望了一眼,轻叹道:“可惜,李紫剑的动作之快也同样出乎意料之外,接下来就要看你们父子二人谁更快一些了。”

    话音刚落,天上乌云旋转如龙卷,整个天幕骤然下垂。

    徐经纬重新抬头望着这幅天地异象的画卷,喃喃道:“来了。”

    黑云压顶,山雨欲来。

    c酷!匠~a网hx首发◎

    这个破境的声势也未免太大了些。

    很快,天幕之上有一道巨大龙卷倒垂而下,正对李家大宅正院的书房位置。

    与此同时,书房地下也有一道由充沛气机引动的龙卷破土而出,如同一条黑色孽龙直冲九霄,甚至要将漫天的黑云也彻底撕裂开来。

    远远望去,两条龙卷便如二龙戏珠。

    这一刻,不仅仅是李家大宅,整个江陵城都看到了这壮阔一幕。

    这是天要塌下来了吗?

    这是无数人看到这幕天地异象的第一个念头,不过在看到两条龙卷肆虐之地正是那李家大宅之后,许多人便生起幸灾乐祸的心思,你们李家也有今天!看来是老天爷开眼,容不得你们李家了!

    尤其是在看到那两条接天连地的龙卷没有移动的迹象后,许多人便彻底放下心来,甚至看热闹不嫌事大,还希望这两条龙卷再猛烈一些,最好是将整个李家大宅都连根拔起才好。

    此时的李家大宅中已经乱成一片。

    所有供奉客卿都已然出动,只是没人敢上前,只是远远旁观,议论纷纷。

    “这等天地异象,难道是有人渡劫?”

    “只听说过雷刑天罚,却从未见过引下两条龙卷的。”

    “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三灾九难,所谓三灾便是天雷、阴火和赑风,此风不是东南西北风,不是和薰金朔风,亦不是花柳松竹风,自囟门中吹入六腑,过丹田,穿九窍,骨肉消疏,其身自解,任凭你是金身不坏,也身死道消。”

    “难道真是渡劫?可又是谁渡劫?莫非是老太爷得证地仙十八楼境界?”

    “老太爷一直都住在清闲居中,即便是渡劫,也不会选在李家大宅,毕竟这是祖宅,若是不小心夷为平地,那可是莫大的罪过。”

    李夫人抬头望去,脸色阴沉。

    她作为在这个正院中已经生活了十几年的女主人,一眼就辨认出那两道龙卷的起始位置正是正院的书房。

    李清羽自从昨晚进入书房之后就一直没有出来,难不成这些天地异象是他弄出来的?

    她被自己的大胆想法吓了一跳,赶忙低下头去,免得被人瞧出端倪。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