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一剑两剑四五剑
    徐北游的前冲不快不慢,沿着小径而行,但是气势十足,随着他的脚步,小径两旁的树木开始摇晃不休,甚至整条小径也开始如小河一般翻滚起伏。

    剑修其实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精擅于飞剑手段,站在远处御剑对敌,远攻威势十足,可一旦被人近身之后,就如战场上的弓兵一般,难免要落入下风,飞剑千里取人头,说的就是这种剑修。

    另外一种则是与之相反,剑不离手,登峰造极之后,号称身前三尺之内无敌手,所谓十步杀一人,便是说的他们。

    剑宗历代宗主中,自上官仙尘起,至公孙仲谋,其实走得都是第二种路子,不过在登顶之后,两者殊途同归,前者亦能提三尺青锋,后者也能御剑万里。

    徐北游很贪心,想要将两者全部纳入手中,不过受师父的影响,还是更为侧重第二种剑修之道。

    在李紫剑这位大地仙面前,徐北游没有用拔剑术这类手段,携带着剑十三的余势,直接以剑一起剑。

    所谓剑一,无非就是一刺,也仅仅就是一刺而已。

    剑一的精髓不在于剑术,也不在于剑气,而是在于剑意,或者说意气二字,当年大剑仙上官仙尘最是偏爱这一剑,死在这一剑下的地仙高人不知凡几,正是因为剑出无悔,一往无前,世间剑术万千,追根溯源还是归于一刺,剑本就是刺,刀才是斩。

    故而剑一便是一刺。

    徐北游心有所执,做不到纵九死而无悔,可也正是因为他心中所执,却能剑出无悔。

    刹那之间,徐北游与李紫剑的距离已经不足十丈,手中赤练直指这位李家老家主的眉心。

    已经从竹椅上起身的李紫剑不屑嗤笑一声,任由徐北游的一剑刺向自己眉心,只是剑尖在距离眉心处还有三寸时便再难前进半分,虽说剑锋之上还有剑芒吞吐不定,可堂堂地仙之身不是**凡胎,摧金断玉的剑芒也不过是寻常。

    下一刻,李紫剑一拳向前捣出,徐北游松开赤练,仍凭它在半空中悬停,手中出现第四剑,软剑却邪。

    就在李紫剑的拳势即将临身之际,徐北游堪堪以却邪用出剑二,处方圆不动。

    这一剑没了剑一的决然意味,反而是道门意味浓重,中正平和,重守不重攻,如同阴阳双鱼交融,剑一重剑意,在于不悔二字,剑三重剑术,在于不漏二字,那么剑二便是重剑气,在于不动二字。

    剑二的剑气如同重剑钝而无锋,大巧在于不工。

    李紫剑的一拳仿佛是重锤敲在了棉花上,无处着力。

    他不由惊讶地轻咦一声,道门亦不乏有仗剑之修士,与剑宗的杀伐剑道不同,道门的剑道更为契合上善如水的意境,李紫剑修行多年,也曾与几位道门的剑道高手互相砥砺切磋,自然认得出徐北游这一剑中的道门意味。

    徐北游趁势后撤,李紫剑没有追击,活动了下手腕,笑道:“好一式剑二,有几分公孙仲谋的当年风采。”

    徐北游没有说话,双手开始掐剑诀,如同国手抚琴,眼花缭乱。

    一道紫色剑光冲霄而起,紧接着天空上传来一阵轰隆隆连绵不绝的急促雷声。

    徐北游既能手持三尺青锋血溅五步,也做得飞剑取人头的手段。

    先前徐北游被耗去六十年寿命,因祸得福,得了上官仙尘遗留下来的天大福缘,将剑三十六烂熟于心,虽然许多剑式碍于自身修为的缘故无法用出,但徐北游却能化入其他剑式之中,此时用出的这一式剑六并非纯粹意义的剑六,其中还夹杂了剑二十七御天雷一剑的些许神意,故而才能引动天雷异象。

    剑二十七,那可是杀得地仙十二重楼的一剑。

    紫电一剑起于徐北游,飞入九霄之后,如同天雷降世,终于李紫剑的立足所在。

    李紫剑第一次流露出郑重其事的神情,他之所以敢不把徐北游放在眼中,凭借的是他在境界修为上的巨大优势,足足比徐北游高出九重楼,如成年男子与稚童较量,哪怕成年男子不懂拳脚功夫,也可以轻易击败稚童。可如果这个稚童身怀杀人之技,那就不太一样了,虽说成年男子也不必如何畏惧,可终究要小心一些,免得阴沟里翻船,闹出天大的笑柄。

    这一剑以气机锁定李紫剑,让他躲无可躲,李紫剑也不想去躲,面对当空而落的天雷一剑,举起双手,与紫电针锋相对。

    一声炸雷响起。

    震荡得别院建筑的瓦片簌簌作响,不断有细微尘土碎石落下,而别院外的吴虞等人却是一无所觉,玄妙非常尘埃落定,天雷散去,李紫剑安然无恙,紫剑悬于他头顶三寸处,不得下沉半分。

    李紫剑扯了扯嘴角,朗声笑道:“徐北游,你五剑用完还有什么手段?若是有,不妨一并用出,若是老夫不小心将你打死了,你也不留什么遗憾。”

    看!正版章节+;上yq酷√匠/*网:

    徐北游伸手五指虚张,天岚、玄冥、却邪、紫电、赤练应声而动,五剑齐聚。

    五剑依循五行之理结成一方剑阵,剑尖直指李紫剑。

    李紫剑化拳为掌,整个人气势骤然一变,不复先前闲云野鹤的隐士之态,大有天下任我驰骋的睥睨姿态,紧接着一步踏出,瞬间来到徐北游面前,一掌平推,磅礴气机如同山呼海啸一般扑面而来。

    五剑结成的剑阵屹立于元气大潮之上,颤鸣不止。

    李紫剑的眼神冰冷,体内气机如同大江大潮,没什么机巧手段,只是将体内气机化作武道罡气尽数施加在徐北游的身上。

    纯粹就是以力破巧的手段。

    五把剑宗名剑似乎不堪重负,悉数弯曲出一个醒目弧度。

    只是徐北游仍旧无动于衷,没有丝毫收剑而退的意思。

    李紫剑略微踌躇犹豫,没敢真的用出全力下死手,毕竟在门外还有一位佛门龙王没有出手,实际上他的六分心神都用在防备龙王上面,毕竟张召奴的前车之鉴不远,他可不想重蹈覆辙。

    徐北游按住自己的胸口,深吸一口气,平静道:“李老前辈,你就不怕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李紫剑轻描淡写道:“你是蝉,老夫是螳螂,谁是黄雀?外面的佛门龙王?”

    说话间,李紫剑双掌下压,使得五剑再次颤鸣不止。

    就在此时,一直站在清闲居门外的龙王终于出手,随着一声禅唱,整个清闲居的阵法被瞬间破去,然后就见一袭白衣飘然而至,伸出两指轻点。

    两指仿佛有万钧之重。

    此乃佛门移山大力神通。

    这一指不但让李紫剑不得不收手回防,还逼迫其身形向后飘去。

    徐北游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已经弯曲如弯月的五剑瞬间笔直无比,带着畅快颤鸣,朝李紫剑疾射而至。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