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清闲居中李紫剑
    李夫人正要说话,一名小童子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正厅前,对着厅中之人行了一礼后,嗓音清脆道:“老祖宗请徐公子去清闲居一叙。”

    李夫人脸上神色顿时惊疑不定。

    徐北游却是老神在在,似乎早有预料,道:“徐某早就对李老前辈仰慕已久,请头前引路。”

    小童子转身就走。

    徐北游看了眼一直不发一言的龙王,见龙王微微点头后,心思大定,起身对李夫人道:“长者之邀不敢辞,徐某先行告辞。”

    李夫人也随之起身,笑道:“既然是父亲相邀,徐公子自便就是。”

    徐北游跟随小童子一路出了李家大宅,几经辗转后来到别院门前,此时的别院中门大开,可以清晰看到院中的郁郁葱葱,一股幽凉之气扑面而来。

    徐北游赞叹道:“闹中取静,真是避暑好去处。”

    说罢,徐北游当先一步跨过门槛。

    刹那之间,有风自起,吹动徐北游的衣袖和鬓角。

    徐北游眼神微变,双手在身前结出一个剑印,两条剑气分别从他的双袖中飞出,首尾相接,围着他盘旋环绕。

    这一刻,他好像踏入到一方元气大潮之中,这种感觉,他只在张召奴的身上体会过。

    徐北游伸手虚握,玄冥出现在他的掌中,但凡剑道修士,手中有剑无剑天差地别。

    徐北游将手中玄冥刺入地面,稳住身形,朗声道:“这就是李家老家主的待客之道?”

    m酷匠%网yo正a版|首发

    无数树木簌簌而动,落叶萧萧而下。

    幽径通幽处的李紫剑已经从躺椅上坐起身,以手撑额,听到徐北游的言语,只是不在意地轻轻一笑。

    单以修为境界而论,李紫剑还真不把徐北游放在眼中,哪怕徐北游已经踏足地仙境界。

    须知如今李紫剑已经是地仙十二楼的境界,都说地仙十八楼,一楼一重天,徐北游不过是地仙三重楼的境界,两人之间足足相差了九重天,就算现在的徐北游手握诛仙,也绝无胜算,更何况他还没有诛仙。

    当然,徐北游也没有对李紫剑如何惧怕忌惮,委实是这段时间以来,他见过的地仙高人实在太多,曾经沧海难为水。

    不说自家师父公孙仲谋,不说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人秋叶,以及一剑斩杀张召奴的慕容玄阴,便是已经身死的张召奴,那也是地仙十六楼的修为,如此算来,李紫剑还真有些排不上号,更何况此时他的身边还有一位与张召奴相差无几的佛门龙王。

    上次徐北游花费银钱二百二十万两之巨请佛门龙王出手抵挡张召奴,可最后结果却是慕容玄阴出手杀掉了张召奴,虽说佛门龙王在攻占道术坊中出了大力,但心中还是多少有些过意不去,于是跟随徐北游前往湖州,算是还一个人情。

    徐北游没有急着让龙王出手,而是选择自己独立支撑,也算是检验一下自己如今的修为到底如何。

    徐北游再度伸手,这次是天岚出现在他的掌中,轻轻向前一点,瞬间出现在层层元气涟漪。

    如果他没有剑宗十二剑,以他的资质根骨而言,若是一意苦修不缀,大概在李紫剑这个年纪也能有这份修为,可也差不多走到了尽头,再无太多寸进可能。

    可他是何其幸运,不但有剑宗十二剑,甚至还有可能执掌诛仙,甚至可以说偌大一个剑宗的气运都压在了他一个人身上。

    这就像一场豪赌,赢了,剑宗再度中兴,败了,剑宗输掉最后一点气运,从此走向衰亡。

    这场豪赌,由公孙仲谋亲自下注,押上了一个剑宗,同时也是徐北游的一场豪赌,押上自己的一生。

    所以徐北游不敢有丝毫携带。

    自从手持诛仙败退太乙救苦天尊之后,徐北游已然将剑三十六全部烂熟于心,仿佛已经用过了无数次,信手拈来,只是有些剑式威力太大,他受限于自身修为用不出来。

    方才他所用的剑印就是剑十六,只不过这只能算是半剑,前半剑为守,后半剑转攻,攻守一体,方是完整一剑。

    徐北游回手一揽,两道剑气尽数归于手中天岚。

    下一刻,天岚的剑身被剑芒笼罩,仿佛元气大潮中的一方礁石,屹立不倒。

    徐北游挥舞天岚划出一连串玄妙轨迹,刹那间,周围出现一道道剑状符篆,密密麻麻。

    剑宗本就是与道门同出一脉,自然同样精通符篆之道,此符名为剑符。

    前半剑为剑印,后半剑为剑符,两者合一,即是剑十六,符印封镇一剑。

    徐北游以左手食指中指并作剑指,在天岚剑身上轻轻一抹,轻声道:“敕!”

    原本环绕在他身周的剑符瞬间向四周激射而出,打在周围的树木上,原本摇晃不休的树木遇到剑符之后立刻静止不动,不多时,所有树木都被“刻”上剑符痕迹,再无簌簌落叶,再无萧萧风动。

    原来不是树随风动,而是风随树动。

    徐北游用完一剑之后,体内气机没有半点衰竭迹象,气势暴涨,瞬间攀升至顶峰,一鼓作气用出剑十三一剑。

    剑气,一口剑气如江河奔涌。

    剑意滔滔,奔流入海,一剑东去,不复西归。

    这便是徐北游的剑十三!

    别院深处的李紫剑缓缓起身,平静道:“好一式剑十三啊,如果换成张雪瑶来用,我姑且忌惮几分,可惜啊,你这地仙三重楼的修为用出这一剑,吓唬吓唬地仙境界之下的修士还行,想要伤到老夫,痴人说梦。”

    徐北游不言不语,浩荡剑气直冲这位李家太上皇。

    李紫剑大笑一声,右脚向前踏出一步,左脚微微屈膝,一手探出,一手回揽,近百年的修为尽数施展开来,体内气海如同沸海一般翻腾不休。

    擒龙式。

    如今的他精研三教义理,不敢说融会贯通,但互相印证之下,境界修为就是比之道门嫡传大真人也不差分毫,想要胜他,不要想什么越境而战的歪门邪道,只能在修为上堂堂正正地胜过他才行。

    只见李紫剑以徒手抓住了这道剑气,剑气如同蛟龙一般挣扎不休,可惜怎么也逃不出李紫剑的双掌,最终只能不甘地缓缓消散于天地间。

    “剑宗小儿,还有本事尽管用出来便是。”李紫剑双手握拳,笑道:“也让老夫见识一下何谓剑宗三十六。”

    徐北游第三度伸手,这次是赤练剑。

    煞气怨气滔天,就连李紫剑也面露轻微异色。

    他很好奇徐北游是如何驾驭这把即使是他也要忌惮三分的凶厉嗜主之剑。

    不惜因果缠身?已经是剑宗少主,已经是地仙境界,又何必如此冒险行事?

    徐北游面容坚毅,轻轻说了个好字后,开始提剑前冲。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