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初登门见李夫人
    天色渐亮,沉寂了一夜的李家大宅又重新活了过来。

    丫鬟仆役们各自忙活着各自的差事。

    在李家正院卧房,一名妇人刚刚起床不久,慵懒地坐在梳妆镜前,由着身后的小丫鬟为她梳头。

    妇人虽然已经年过四旬,但因为养尊处优的缘故,美貌不减,熟透了的女子风情呼之欲出。她望着铜镜中的自己,难免有些自怨自艾,嫁了个比自己大二十多岁的丈夫,的确不是良配,自从三年前,丈夫就已经不怎么碰她,整日闷在书房里,也不知到底在做些什么。

    这个年纪的女子,正值虎狼之年,尝过了那事的滋味之后,又哪里耐得住寂寞,可惜这是李家,宅子大规矩也大,上上下下几百双眼睛盯着,她也不敢做出什么逾越的事情,只能夜夜辗转难眠,如今这描眉打鬓地梳妆,也不知给谁看!

    再说她的丈夫李清羽,名以上是李家家主,可实际上呢,还不是老爷子说了算,李清羽只知道唯唯诺诺,没有半点丈夫气概,再瞧瞧别的世家家主,哪个不是风采无双的名士风范?哪像他!

    梳好头之后,妇人换上一身华美宫装,正有些百无聊赖的时候,一名管事娘子匆忙赶来,毕恭毕敬说道:“夫人,门外有人登门拜访,是位年轻公子,说是从江都来的,姓徐,看样子来头不小,管家到处都找不到老爷,所以请夫人做主。”

    妇人脸色微变,该来的总是要来,这几天府里上下都说那位江都徐公子要来府上闹事,没想到却让自己赶上了。

    她想了想,问道:“可有女眷随行?”

    管事娘子赶忙点头道:“有两位女眷。”

    妇人毕竟是出身豪阀的女子,对于徐北游不算太过畏惧,这些年来虽然是李紫剑把持着李家大权,但却是她操持着李府上下,而且对方还带着女眷,让她稍稍放下心来,这样出去相见也不算失礼,于是点头道:“请客人去正堂吧。”

    进得李家大宅,着实让徐北游开了一番眼见,公孙府和张府毕竟是在寸土寸金的江都,占地面积有限,可李家大宅不一样,近百亩的占地,即便与藩王王府相比也差不了多少,江陵李半城的名头还真不是白叫的。

    走了大概小半柱香的功夫,终于是来到李家正厅门前,剑气凌空堂剑士止步,徐北游领着龙王、白玉、吴虞、李神通走上前去。

    李家夫人已经站在正厅前的台阶上,周围还分立着数位家中供奉客卿。

    要知道李家不是什么小门小户,而是雄踞湖州独霸江陵的大世家,就连一个李家旁系李师道都能供奉一位人仙高手,堂堂李家正统嫡系,又有一位地仙大高手李紫剑坐镇的情形下,又岂会没有客卿供奉?

    这些依附于李家的客卿供奉,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5看d正*版章节r上◇酷匠网1-

    一种是单纯为了一份安稳富贵,如同家养的看门狗,除了看家护院之外还会做些见不得人的阴私之事。

    还有一种则要清贵许多,大多有份不浅的修为,只是因为自身修行缘故而有求于李家。修行一途,讲究一个法财侣地,法是修行法门,财就是银子,不是每个修士都能有徐北游这样的好运,所以许多修士就会依附于朝廷或者权贵世家,以此来换取自身所需的法财侣地。

    李家在一般情况下不会轻易劳驾这些清贵客卿做事,毕竟有一份不俗修为在身的情形下,天下大可去得,也不必在李家一棵树上吊死,不到危急关头,最多也不过是让他们出来充个门面,就如今天这般。

    毕竟坐镇坐镇,这个坐字大有讲究,徐北游大致扫了一眼,这些客卿修为还算不错,其中竟是有两名鬼仙境界,放在外头,那也是名动一府之地的高手了。

    徐北游回想起自己从西北来江南的一路,遇到个鬼仙境界的镇魔殿大执事便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可谓是绞尽脑汁,连蒙带骗,最后靠着那么一点运气才活着走到江南,现在想起来当真是恍如隔世。

    来到江南之后,徐北游做了许多旁人眼中的所谓大事,不过在他自己看来,有了足够的权势和人脉之后,这些大事做起来并不算难,反倒是一无所有时做的许多小事,那才是难如登天,让他记忆犹新。

    李夫人将徐北游一行人迎进了正厅,微笑道:“这位公子从江都而来,又是姓徐,可是大名鼎鼎的江都徐公子?”

    徐北游轻声道:“大名鼎鼎不敢当,不过夫人口中所说的徐公子,想来就是说在下了。”

    妇人娇媚笑问道:“那不知徐公子来我府上作甚?难不成是与外子有旧?”

    “清羽公的大名,徐某早有耳闻,只是谈不上相识,更谈不上有旧。”徐北游缓缓说道:“徐某本是应后军禹都督之邀前往两襄做客,不过在路上遇上了一桩奇事,这才临时改变了行程,特来拜会贵府。”

    李夫人扶在椅子扶手上的右手小指微微一颤,面容仍是平静无比,“不知何事?”

    “李青萍,徐安康。”徐北游直接报出两个人名,平淡道:“李青萍,虽然不是夫人亲生,但她的亲生母亲却是夫人的亲姐姐,现在夫人又是她的后母,想来应该对她不陌生才是,至于那个徐安康,不说也罢。”

    大世家联姻便是如此,若是姐姐死了,便再将妹妹嫁过去做续弦,一是为了继续维持两家姻亲关系,再则也是为了保护姐姐留下的孩子。

    李青萍的这位后母正是她的嫡亲小姨。

    李夫人微微色变,虽说这段往事不算什么秘辛,可徐北游既然能知道得一清二楚,那就说明来者不善,否则何必要花费精力来查李家的根底?

    徐北游继续说道:“我本不想、也不该管这些事情,只是李大小姐是我师妹李青莲的堂姐,师妹曾不止一次提起过她,就是看在师妹的面子上,我也不好袖手旁观。”

    李夫人下意识地正襟危坐,胸口微微起伏,愈发衬得高耸处风光无限,沉声道:“敢问徐公子,青萍和那姓徐的书生现在何处?”

    徐北游坦然道:“就在徐某人的楼船上,只有十几名剑气凌空堂剑士守卫,想来是挡不住李家的客卿夺人。”

    “公子说笑了。”李夫人嫣然一笑,“就是一个人没有,只要公子你不开口放人,那也没人敢去夺人,毕竟一个道术坊都是徐公子的囊中之物,我们李家又怎敢与江南道门相比。”

    徐北游对于妇人言语中的讥讽并不在意,平淡道:“李夫人话里有话,不过徐某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此番登门拜访,就是想要与李家商讨个妥帖办法,然后再将人还给李家。”

    “当真?”李夫人眯眼道:“徐公子可不要戏弄妾身,让妾身空欢喜一场。”

    徐北游笑道:“千真万确。”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