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末代气运亡李门
    李家大宅,其中建筑极有章法,传承了江南园林的一贯精细,处处讲究,规矩繁琐,从小处细节见匠心独具。

    中路正院是李清羽的居所,也是整个李家大宅的精华所在,雕梁画栋,黑瓦朱漆,大到湖泊假山,小到檐角台阶,无一不彰显着何谓世家底蕴。

    在正院中,最紧要的地方不是正堂,也不是卧房,是李清羽的书房,而在书房底下三十丈处则有一处密室,为了不引起李紫剑的注意,李清羽亲手修建了这座密室,陆陆续续共用去十五年的精力时间。

    此时的密室中,李清羽盘坐于正中位置的蒲团上,不远处,徐先生轻摇紫竹折扇,潇洒而立。

    rv酷/匠网m\首发y

    徐先生全名徐经纬,取名这二字,也可见父母对他期望极大,希望他在以后能够成为经天纬地之才。

    李清羽开口问道:“徐先生,那东西可是取来了?”

    “自然是取来了。”徐经纬不紧不慢地从袖中取出一方小盒,道:“当年大齐立国,郑哀帝秦显手捧玉玺禅位于大齐太祖皇帝,萧皇手握传国玺,自是看不上前朝大郑的玉玺,于是命大都督徐林将其毁去,也许是天意如此,大都督徐林以军中重器毁去玉玺后,玉玺共碎成三十六块大小相等的碎片,其中各自包含一分前朝末代气运,见此情景,徐林动了私念,将这些碎片留了下来,在徐林死后,分落于帝都各家权贵之手。”

    “我家主人这些年来花费莫大力气,共搜集了大约半数的玉玺碎片,这就是其中之一。”徐经纬小心翼翼地打开手中小盒,盒中放着一块不规则的玉石碎片,熠熠生辉。

    李清羽望着玉石碎片,喃喃自语道:“这便是大郑的末代气运吗?”

    气运一事,玄妙难测,凡是大修士或是宗门,乃至是王朝,都负有气运。

    一人气运不过如溪流,宗门气运如江河,而王朝气运则如浩海。

    王朝之气运又可分为三种,开国、盛世、末代,当年萧煜之所以能一剑斩杀已经踏足神仙境界的大剑仙上官仙尘,正是因为他身负开国气运,剑锋所指,挡者披靡。

    而盛世气运则是万法辟易,百邪不侵,人皇有此等气运护体,纵使是神仙下凡也难伤分毫。

    至于最后的末代气运,不过是徒为他人作嫁衣,就如今日一般,郑哀帝秦显早已死去多年,他留下的末代气运终是全都落入他人之手,甚至他之所以会早早亡故,与这末代气运也有着莫大干系。

    徐经纬开口解释道:“一国一朝气运十分,开国得三分,盛世得三分,末代得三分,一分存于本源,大郑的三分末代气运因为英雄逐鹿和大齐立国等缘故散去两分,只余一分,不要小看这一分气运,当年萧皇仅仅是得了一分开国气运,便能剑斩十八楼境界的傅先生和神仙境界的上官仙尘,这块玉玺碎片是一分末代气运的其中之一,足以让你突破桎梏,成就无上地仙。”

    李清羽眼神炙热,手指微微颤抖地拿过这块玉玺碎片,只觉得一股浩大如天地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他忍不住生出臣服之意,只是其中又隐含着一股腐朽麻木之意,要使他就此沉沦。

    李清羽额头有豆大汗珠渗出,喃喃自语道:“果真不愧末代二字。”

    徐经纬肃立片刻后,见李清羽开始疯狂汲取其中气运后,转身走出密室,回到书房。

    李清羽的书房中不知何时又站了另外一名中年儒士,因为李清羽已经提前吩咐不可打扰的缘故,故而此时并未有人发现书房中的异样。

    徐经纬躬身行礼致意,然后说道:“东西已经给他了,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儒士微微点头,轻笑道:“利欲熏心,可使明珠蒙尘,李清羽隐忍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还是没有忍住,须知香饵之下必有丝钩之鱼。”

    徐经纬叹息道:“气运二字,若无相应身份,又哪是能轻易承受的?”

    中年儒士平淡道:“气运,尤其是末代气运,如果强行纳为己用,无异于饮鸩止渴。这末代气运要真是什么好东西,萧煜又怎么会轻易放手,徐林不早就成了神仙境界?徐家又怎么舍得拿出来,又怎么轮得到一个李清羽来享用。”

    儒士缓缓道:“老天爷最是公平,从来没有不劳而获的道理,要么是前人积攒福德,如那剑宗徐北游,吸纳剑宗十二剑的气运拔升自身境界,说白了那是剑宗前人积攒下来的气运,交给他这个剑宗传人,名正言顺。”

    “要么是自己动手去拿,如萧皇萧煜,逐鹿天下换来一个开国气运,一分辛劳一分收获,同样是挑不出错来。”

    “那大郑的末代气运若是换成一个郑室遗孤来吸纳,好歹算是承继有序,可一个外人贸然索取,这便是不告而取,是为偷盗之举,都说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行偷天之举,若没有个天仙境界,必遭反噬。”

    徐经纬听得后背发冷,怜悯惋惜地看了眼自己脚下。

    中年儒士从袖中取出一块精致怀表,看了眼时间,“再有十二个时辰,李清羽就能破关而出,而且真正能与李紫剑一较高低。”

    徐经纬不由脸色凝重几分,道:“徐北游已经入城,摆明是奔着李家来的,这次岂不是让他得了个天大的便宜?”

    “也不尽然。”中年儒士摆摆手,“一个徐北游不算什么,甚至加上一个禹匡也不算什么,重要的是蓝玉,我们要把蓝玉在江南的根基连根拔起,让这位凌烟阁功臣第一人也尝一尝晚景凄凉的滋味。”

    徐经纬问道:“属下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静观其变就好。”中年儒士迈步向外走去。

    “李紫剑必须除掉,让他与张召奴一起去黄泉路上做个伴。”

    “若能趁乱杀掉徐北游最好,若是杀不掉那也无妨,找个机会,把吴乐之和张道朔的行踪透漏给他,不要留有痕迹。”

    “此事由你亲自善后,万不能让禹匡抓到什么蛛丝马迹。”

    话音落下时,中年儒士已经彻底不见踪影。

    徐经纬站在原地静默许久,摇头自语道:“用一条性命换一炷香的逍遥地仙啊,到底划不划算?”

    然后他来到窗边推窗而望,看着夜色下的李家大宅,嘿然道:“江陵李家,亡了啊。”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