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尽人事后听天命
    徐北游交结江都三司衙门,相关路引文牒自然一应俱全,没有什么波折顺利入城。

    走在江陵城中,最明显的感觉就是比江都冷清不少,徐北游打量着四周,道:“当年萧皇第一次南征,克蜀州,下湖州,在江陵设置江陵行营,由蓝玉任江陵行营掌印官,总揽军政大权,再后来,辽王牧人起和查莽趁着萧皇南征,后防空虚,亲率东北大军突入西河原境内,兵临中都城下,偌大一个西北瞬间岌岌可危。”

    吴虞惊异道:“师兄还清楚这些。”

    徐北游笑道:“先前也不知道,都是后来恶补的,我家距离当年两军交战的古战场很近,那儿阴气煞气极重,常有阴兵出没伤人,我以前练剑就用这些东西做靶子。”

    吴虞从未听徐北游说起过他以前的事情,此时不由好奇问道:“师兄是西北人?”

    徐北游用西北家乡话道:“西北西河州,不过现在归属陕州了。”

    吴虞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转而问道:“那后来呢?”

    徐北游继续前行,缓声道:“后来江都陆谦趁势而动,死死拖住蓝玉的江陵行营,也是多亏魏王萧瑾,亲自出使江南,单凭三寸不烂之舌说服陆谦退兵,使得蓝玉的江陵行营能够从湖州撤军回防,继而堵住了东北军的后撤路线,那一战后,辽王牧人起大败亏输,只能龟缩于东北一隅,再无余力逐鹿天下,最后不得不归降大齐。”

    徐北游笑了笑,“承平二十年的时候,我随师父去辽州拜访过现任辽王牧棠之,那位殿下阴郁之气极重,性子更是阴沉如深宫妇人,可怖得很啊。”

    吴虞摇头道:“都是些帝王将相的事情,太远了。”

    徐北游停下脚步,轻轻说道:“可你总有一天要接触他们的。”

    吴虞先是一怔,然后低头嗯了一声。

    吴虞的姿色一直可排在徐北游生平所见美人中的前三甲,抛开张雪瑶、秦穆绵这些韶华不在的女子长辈,魁首当然是集万千钟灵毓秀于一身的公主殿下萧知南,榜眼是男生女相、雌雄莫辨的慕容玄阴,只是慕容玄阴不管如何欢喜无量,说到底还是男儿身,骨子里少了女子的天然柔媚。

    至于吴虞,与萧知南相比,终究是少了家世所给予的那份厚实底蕴,少了一分大家气度,不能像萧知南那般圆融如意,待到她雕琢气韵,洗尽铅华,则必然会超越慕容玄阴,说不定哪天就能与萧知南媲美高低。

    徐北游不敢说自己来做吴虞的雕琢手,只是尽其所能地为她开阔格局,希望她能再进一步,以期有朝一日能够倾国倾城。

    一行人四处游荡了小半个时辰后,终于找到了一座半官家性质的上等客栈,平日里只接待过往的朝廷官员,有白玉的后军副都统身份,得以包下一个院子。

    徐北游在入住后并没有马上休息,而是脱去外袍,让人拿来两把竹椅,在庭院中乘凉。

    吴虞坐到空着的那个位置上,轻声问道:“难道师兄还没有寒暑不侵?”

    如今徐北游与吴虞相处,已经没有太多生疏之感,笑道:“寒暑不侵是有的,不过以前十几年养成的习惯,也不是那么容易改的,当初在小方寨,每逢夏夜,屋内闷热难当,我与先生都要在院中纳凉,如今回想起来,当真是恍如隔世一般。”

    “那是什么样的生活?”吴虞歪头问道。

    徐北游的眼神掠过她的绝美脸庞,柔声道:“你也好,萧知南也罢,都与贫贱二字不沾半分,那是一种你们从未经历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区区八个字,你可是明白其中意思?”

    吴虞从未去深思过这八个字究竟有什么深意,犹豫一下后,还是摇了摇头。

    徐北游摩挲着腰间悬着的玉佩,缓缓道:“一盏灯油和一支蜡烛,比一天的口粮还要贵重,穷苦人家又怎么点得起灯?自然只能日落而息,至于日出而作,那是因为在地里刨食,最是公道,出几分力就得几分粮食,稍有懈怠就要饿肚子。日上三竿我独眠,谁是神仙,我是神仙。在穷苦人家看来,能够睡到日上三竿,已经是神仙的日子。”

    徐北游顿了一下,道:“剑宗里有几名弟子练剑懈怠,说什么练剑五六个时辰便觉得辛苦,在我看来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当初我在小方寨,整个白天的时间都用来劳作,遇到年景不好的时候,仍是要饿肚子,甚至有些时候腹中空空仍要去割草、放羊、做苦力,因为不干活就要饿死,你说他们是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吴虞第一次听徐北游说起他的过往经历,她只知道徐北游以前跟随师父公孙仲谋游历天下,然后在镇魔殿一路追杀下来到江都,却不知道他在游历天下之前做什么,此时不免震惊非常,“师兄还做过……苦力?

    最后两个字被吴虞咬得很轻,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徐北游笑意温醇,道:“那是我十五岁时的事情,先生的银钱花光了,年景又不好,家里断炊,我只能去丹霞寨做苦力扛活,那里来往商队很多,运气好的时候,一天下来能挣个几十文钱。”

    “几十文钱?!”吴虞是真的不敢置信了,对于出身于官宦世家的她来说,银钱从来都是按两来计算的,她很难想像现在可以动用数百万两白银的徐北游,当初为了几十文钱去辛劳一天是怎样的景象。

    吴虞望着面容恬淡的徐北游,心底仿佛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

    酷r匠网(l正(版3`首v发

    徐北游今天的谈兴很浓,接着说道:“底层世界的苦难,我经历了大半,所以我从来都不甘心就那么过上一辈子,先生说过,‘时也命也,尽人事方能听天命’,所以我就告诉自己,要做到‘尽人事’三个字,然后等天命,好在是天不负我,终于让我等到了师父,见识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壮阔繁华。”

    此时的徐北游有一种异样的风采,不见半分含蓄内敛,反而是神采飞扬。

    “我来了,便不打算再走了,我讨厌那些淡泊名利的说辞,一边享受着荣华富贵,一边又标榜自己不慕荣利,与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何异?男儿大丈夫立于世间,本就要建功立业,又何须掩饰?”

    吴虞安静听着徐北游诉说的自己的志向野心,心头浮现出一句被重复过无数遍的话语。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