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东南重镇江陵城
    徐北游一行人弃船登岸,往江陵城行去。

    一路上徐北游问了不少关于江陵李家的事情,尤其是李紫剑其人,白玉作为久居湖州之人,知晓不少内幕,此时与徐北游在一条船上,自是知无不言。

    “江陵李家既然能够名列江南八大世家之一,那就着实不简单,虽说在八大世家中排名倒数,但其他几大世家都有更迭,唯独这个李家一直岿然不动,而且江陵李家与神都李家在私底下还有不少联系,被人称作是南北二李,不过‘北李’自李如松、李如春兄弟之后,子孙大多走出仕一途,而‘南李’则是只在江湖行事,高手辈出,李紫剑便是其中佼佼者。”

    “李家往上数三代,虽然根基在江南,但成名却是在东南,直到李紫剑成为家主之后,才将家族重心转回江南,几十年经营算是在江南重新站稳了脚跟,尤其是湖州江陵,更是被李家视作自家后院,一手遮天。”

    “当年张召奴还未成名时,曾经游历江南,说是游历,其实还是打着一战成名的念头,那时候的江都有公孙先生坐镇,他不敢在江都闹事,一路来到湖州,最后闹出了一场好大的风波,最后还是李紫剑出手,才勉强将这场风波平息下去,李紫剑与张召奴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事后常有往来。”

    “李紫剑的修为相当高绝,按照都督大人的估计,应该在地仙十重楼以上,至于是十二重楼还是更高,那就不好说了,不过以他当年与张召奴交手时的修为推断,如今在地仙十二楼以上的可能极大。”

    “李紫剑虽然名中有剑,但从不用剑,他先是修习家传法门,被卡在地仙境界的门槛上,后又机缘巧合之下得了一卷道书,转而修习道家法门,终是踏出临门一脚,成就地仙境界,再后来,听说他西去草原三千里,一直到大雪山脚下,与摩轮寺的一位上师法王赌斗,得了一门大欢喜禅秘法,走起了采阴补阳的双修路子,一路修为突飞猛进。”

    徐北游听得好奇,不由打断她,问道:“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白玉平静道:“都督大人虽然比李紫剑小了十几岁,但也算是同辈中人,这些事情都是都督大人让我转告徐公子的。”

    徐北游哦了一声,若有所思道:“你接着说。”

    白玉点点头,道:“按照都督大人的说法,无论是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都是旁门左道,从旁人身上得来的东西,终究驳杂,阴阳难以相济,所以李紫剑在二十年前就已经不再沾染女色,甚至将李家家主之位传给了自己的独子李清羽,一意清修。”

    徐北游问道:“那这李清羽又是个怎样的人?”

    白玉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道:“李清羽此人,生性懦弱,不堪大用,不管李紫剑如何刻意栽培,都像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在他做李家家主的二十年中,与其说他是李家家主,倒不如说他是李紫剑手中的提线木偶。”

    徐北游笑了笑,“算算年纪,李清羽也该有知天命年纪,都快要做祖父的人了,怎么听你说的像个二十岁的年轻人?”

    白玉摇头道:“这个就不清楚了,不过都督大人曾经说过,李清羽此人肯定心存怨气,要么是将其积压在心底卧薪尝胆,要么就是被怨气彻底压断了脊梁。”

    酷¤匠0(网e唯$一●3正g版◇,!其p他都r是)b盗o版(

    徐北游眯眼道:“若是后者还好,若是前者,那就有得瞧了,对了,如今李清羽是什么修为境界?”

    白玉道:“据说李清羽一意修习家传法门,如今大概是人仙巅峰的境界,同样是被卡在了地仙境界的门槛上,只是不知什么原因,李紫剑并未将那卷道书和摩轮寺的大欢喜禅传授给他,所以这么多年来,他的修为一直都是寸步不前。”

    徐北游嘿然道:“看来李紫剑也不是一无所觉,最后还是防了自己儿子一手,就是不知在他百年之后,这个人仙境界的李家家主又该怎么撑起一个以修为立世的偌大世家?”

    白玉没有再说什么。

    禹匡让她传达的话语已经说尽,剩下的就要这位徐公子自己判断了。

    徐北游望着越来越近的江陵城,心中默默思量。

    其实无论有没有禹匡的邀约,他都会去往江陵一行,无非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且不说李家是蓝玉在江南棋盘上的一颗重要棋子,仅是李紫剑与张召奴的交情就足以让徐北游心生警惕。

    当然,徐北游也没想好到底与李家为敌,还是化敌为友,因为这要取决于李家那边的态度,如果李紫剑愿意撇清他与张召奴的关系,愿意服软,那么徐北游不介意相逢一笑泯恩仇,可如果李紫剑要强硬到底,徐北游也可以谋划一番,让这个扎根江陵数百年的李家就此一蹶不振,毕竟如今的徐北游不缺直面李家的底气,更不缺合纵连横的实力。

    离开江都之前,张雪瑶曾经告诫过他一句话,只有寥寥五个字,“得志莫骄狂”。

    徐北游一直把这五个字记在心头,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愿与李家彻底撕破脸皮,能留三分和气是最好。

    一行人终于来到江陵城前,眼前豁然开朗。

    一座城池,南临大江,北依汉水,西控蜀州,南通湘州,是为战略要冲,东南重镇。

    这儿就是曾经出过大郑第一相张江陵的江陵。

    世间唯有一个张江陵,唯有一座江陵城。

    徐北游驻足而立,静默不语。

    就在徐北游百感交集时,他余光瞥见一名气态不凡的儒士自江陵城中走出,轻摇手中紫竹折扇,潇洒无比。

    儒士与徐北游一行人擦肩而过。

    徐北游这次入江陵,没有浩浩荡荡几十人,除了他和白玉之外,再有就是龙王、吴虞、李神通、李青萍、徐安康,以及三名剑气凌空堂剑士,刚好十人,不多不少。

    儒士的目光在一行人身上逐一扫过,似是好奇。

    徐北游并未太过在意,只当是所谓的江南名士。

    待到儒士走远后,徐北游极目望去,竟是依稀可以看到城内一座望楼竟是比江陵的城墙还要高出数丈,耸然独立,如同鹤立鸡群。

    徐北游伸出手指,指着那座望楼的青黑色屋顶,问道:“那是李家的望楼?”

    白玉嗯了一声。

    徐北游眯眼望去,下意识地想要摩挲腰间剑柄,因为没有佩剑的缘故,结果却摸了个空。

    他干脆收回手,沉默片刻后,轻轻开口道:“进城!”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