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江陵李家暗流涌
    天明破晓,一夜未睡的徐北游睁开眼睛,体内周流不休的气机重归三元蛰伏,吐出一口浊气后,清气自升,一丝白发悄然变黑,整个人光彩熠熠。

    徐北游伸手抚过自己鬓角,那儿有硕果仅存的一缕黑发,平日里隐藏在满头白发中根本看不出来,他不由无奈叹息一声,不知何时才能重新变回满头青丝。

    门外有剑士通禀,“少主,有江南军来人。”

    “让他去正堂等着,我随后就来。”徐北游收拢思绪,起身说道。

    门外剑士应声而去。

    待徐北游来到正堂后,微微吃了一惊,江南军来人竟是半个熟人,正是当日刺杀他的白玉,后来失手被他擒获,带回江都城关押,最后又转交给了禹匡,连同那把阴阳破势弓一起物归原主。

    .酷匠网6首发

    白玉之后如何,徐北游没有再多留意,只是听说这女子也是个可怜人,祖父在当年跟随魏禁攻打襄阳时战死于城楼上,父亲则是在一次剿杀白莲教余孽时不慎中了白莲教妖人的涅生咒,几乎无法可救,回来后缠绵病榻三载,终是受尽折磨而死。

    自从傅先生死后,白莲教就一分为二,其中之一由唐圣月统领,算是归顺朝廷,还有一部分则是誓死反抗到底,那便是反贼余孽了,被暗卫府和各地驻军追杀不休,不过这么多年来,那些白莲教余孽仍是如野草一般,春风吹又生,杀之不尽,诛之不绝。

    白玉之父死于白莲教余孽之手,也算是为国捐躯,故而白玉得以递补进江南军中,承袭了父亲的统领职位,只是女子立足军中不易,这些年来多受排挤,空有一身本领却被死死压在一个统领位置上,很不容易。

    故人相见,白玉眼神晦暗,却没有太多情理之中的愤恨,只是颇为复杂,平淡道:“后军天机营副都统白玉,见过徐公子。”

    徐公子笑道:“副都统,官升一级啊,恭喜白姑娘了。”

    白玉语气没有任何起伏,道:“全赖都督大人提拔。”

    徐北游轻笑一声,“那就好好做事,不要让禹都督失望。”

    白玉低下头去,没有说话。

    徐北游迈步向外走去,白玉紧随其后。

    徐北游站在船舷上,眺望远处依稀可见的江陵城,江南多山水,是个跑不起马的地方,江南的城池多婉约,如女子一般精致。

    他轻声道:“白副都统,你们在江陵城中有多少人?”

    白玉答道:“大约八百人左右。”

    徐北游皱眉道:“堂堂湖州三大镇府之一的江陵竟然只有八百驻军?”

    白玉轻声道:“江陵自古就是湖州重镇,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自然不会只有八百驻军,其守军总计有一万五千余人,多以步卒为主,只是都督大人入主江南的时间太短,还未将这支精锐掌握到手中。”

    徐北游笑道:“这么快就知道为新主子说话了?没想到咱们的禹都督也会怜香惜玉,难不成是动了别的什么心思?”

    白玉愣了一下,随即涨红了脸。

    徐北游淡然道:“禹匡这次邀请我来湖州的用心不纯,说是去两襄做客,实则还是想让我来江陵,好帮他在江陵打开局面。”

    白玉不知该如何应答。

    徐北游感慨道:“不过我现在倒真想去江陵走上一趟,见识一下江陵李家的风采。”

    江陵,李家。

    走出别院之后,李清羽脸上的所有怯懦都消失不见,只剩下坚毅之色。

    一名心腹急匆匆跑来,轻声道:“家主,赵督察使派人过来传话,那位江都徐公子已经抵达江陵城外。”

    李清羽平静问道:“多少人?”

    心腹道:“绝不会超过五十人。”

    李清羽沉吟不语。

    心腹低声道:“不过有消息说,徐公子已经踏足地仙境界。”

    李清羽猛地睁大眼睛,“此事当真?!”

    心腹犹豫了一下,道:“有八分可能。”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李清羽喃喃道:“不到三十岁的地仙境界,难怪有这份气魄。”

    李清羽挥了挥手,示意心腹退下。

    回到李宅中的书房,一名中年儒士早已等候在这儿,发髻上一支玉簪,手中握着一柄当下时兴的紫竹扇骨折扇,扇面上有书无画,写着青白二字。

    天青地白。

    儒士见到李清羽,开口问道:“此行结果如何?”

    李清羽苦涩摇头道:“老头子冥顽不化,还是认准了蓝玉这条大船,死活都不愿下船。”

    儒士展开手中折扇轻轻扇动,“不出意料之外,老爷子还是更愿意相信扎根庙堂一甲子的蓝相,不过东山再起的韩相也不是好相与的,李家夹在两位相爷中间,难做人啊。”

    李清羽眼神晦暗,“看如今的庙堂局势,两位相爷是打定主意要在江南一隅分出个高下,湖州作为江南军的驻地自是重中之重,现在两襄已经尽归韩相之手,湖州三大镇府就只剩下一个江陵,蓝相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罢手,李家世代扎根于江陵,又能逃到哪里去。”

    儒士轻笑道:“湖州大势已去,李家孤木难支,如果执意留在蓝玉的船上,那只会将自己架在火上烤,清羽公当早作决断才是。”

    “是啊,当早作决断。”李清羽喃喃自语道:“从我继承李家家主之位到现在,过去多少年了?”

    儒士平静道:“二十年。”

    “二十年啊。”李清羽缓缓道:“人生百载,又有几个二十年?”

    儒士笑道:“地仙境界大修士的寿元可达二百年之久,二十年对他们来说还真不算什么。”

    李清羽右手握成拳头,脸上闪过一抹狰狞,“可我没有那么多的二十年去等。”

    “所以说。”儒士玩味道:“时不我待,当断则断。”

    李清羽深吸一口气,郑重道:“还要徐先生助我一臂之力。”

    被称作徐先生的儒士点头道:“自当如此,只要清羽公能下定决心,我便可将那件东西拿出来,助清羽公再进一步,足以去清闲居中一争长短。”

    李清羽神情复杂,他刚刚从清闲居中出来,自他成为李家家主以来,那座清静别院几乎要成为他挥之不去的梦魇。

    去那儿一争长短?

    这是他一直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

    徐先生察言观色,往李清羽这个马上就要燃烧的柴堆上又添了一把柴,“险中方能求富贵。”

    李清羽终于下定决心,从座椅上起身,沉声道:“胜败在此一举。”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