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不知世事不可怜
    魏王萧瑾的传说堪称是多如牛毛,这位素有早慧的藩王是先帝萧皇的异母兄弟,其母是前朝大郑的公主,因为此等缘故,一直被父兄防范忌惮。

    相传这位魏王殿下自幼聪明过人,五岁便能作诗行文。

    六岁开始跟在父亲萧烈身边学习处理政务。

    八岁出使卫国,登上碧游岛面见剑宗宗主上官仙尘,说动这位大剑仙北上后建。

    九岁时随当时还是道门首徒的秋叶前往道门都天峰,被道门老掌教盛赞为谪仙人降世。

    十岁那年追随兄长逐鹿天下,接替已经前往湖州担任江陵行营掌印官的蓝玉出任王相府左相。

    更有传闻说,萧瑾其实是生而知之,不但前知五百载,而且后知五百载,乃是天底下最有远见之人。此等说法是真是假,无从考证,只是在三十年前,萧瑾曾经与当世占验第一人青尘打过一个赌,结果却是紫微斗数犹在秋叶之上的青尘输掉了赌注。

    大齐立国之后,有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说,蓝玉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西河郡王徐林位居第二,其实还有两人独立于此排名之外,分别是受封镇北王的林寒和受封魏王的萧瑾。

    此二人前者是林皇后之弟,后者是萧皇之弟,都有天大功勋在身,故而直接封王,不过也等同于被间接赶出朝廷中枢。

    后来又先后有萧皇和林皇后不许萧瑾踏足中原一步的旨意,可见大齐朝廷对这位已经近乎于自立门户的魏王是如何忌惮防范。

    徐北游将三眼铳放回木盒中,轻声说道:“赵督察使日后若是到江都做客,一定要通知徐某一声,也好让我一尽地主之谊。”

    赵见性笑着点头应是。

    船楼中,李青萍从吴虞的房间出来,来到徐姓书生的房间。

    此时徐姓书生的脸色已经好了许多,见到李青萍后,开口问道:“青萍,这位恩人到底是何身份?”

    李青萍的脸色有些晦暗,“虽然没有明说,但那位吴姐姐既然是剑宗中人,而这位白发公子又是姓徐,八成就是那位名鼎鼎的徐公子了。”

    徐姓书生脸色微变,他自然是听说过江都徐公子的名号,也知道此徐非彼徐,那位徐公子乃是当朝次辅韩阁老的唯一养子,在江都与三司主官平等相交,与谢家等豪阀世家也是交情不浅,更重要的是,那位徐公子还是剑宗少主,接任剑宗宗主之位也不过是时间问题,麾下剑宗剑士数百,动辄杀人,说是权倾江都也不为过。

    他有时候也在想,如果自己就是那个徐公子,那么李家还敢如此轻视自己吗?

    可同样都是姓徐,为何差距却是如此之大?

    徐姓书生的眼底掠过一抹晦暗阴霾。

    天道何其不公!

    如果自己有一个在庙堂上呼风唤雨的养父,还有一个剑仙师父,以自己的满腹锦绣才华,一定会比那个徐公子做得更好,到那时,他不会局限于江都的小打小闹,他要北上帝都,出将入相,到那时,区区李家又算什么?到那时,不是他配不上李家大小姐,而是李家大小姐配不上他了。到那时,娶妻要娶当朝公主才行!

    李青萍坐在床沿上,徐姓书生收敛思绪,见四下无人,轻声说道:“如今之计,只能依靠这位恩人了,若是他能出手相助,想来老太爷会看在恩人的面子上,会放我们一马。”

    李青萍摇头道:“恐怕没那么简单,我们李家历来与蓝相爷交好,而这位徐公子却是韩相爷的养子,世人皆知蓝相爷和韩相爷不和,这次徐公子突然到访江陵,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徐姓书生面露喜色道:“若真是如此,李家岂不是就顾不上我们了?话说回来,倒也真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李青萍震惊地看着他,眼神陌生无比,仿佛是刚刚认识他一般,“安康你怎能这么说?李家再有不是,那也是生我养我的家,那里还有我的父母,说到底还是我对不起他们。”

    徐安康自知失言,赶忙补救道:“青萍你听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以前他们欺人太甚,所以才希望能有人杀一杀他们的威风,这也是为了我们两个的以后,绝无其他意思。”

    李青萍低下头不与他对视,默不作声。

    不知怎的,当初毅然抗婚私奔都没觉得如何的李青萍,在此时此刻,竟是感觉有些难言的心累。

    就在此时,门外走廊上传来并不掩饰的脚步声,片刻后,敲门声响起。

    李青萍起身开门,徐北游拿着木盒走进屋内。

    还在床上的徐安康挣扎着坐起来,拱手行礼:“徐安康谢过公子出手相救之恩。”

    徐北游看着这个面带凉薄的书生,平淡道:“依我的性子,是不愿多管别人家的闲事,要谢就谢我师妹吴虞,是她执意要救下你们。”

    徐安康的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光彩,轻声道:“不管怎么说,公子都是我二人的恩人,还未请教公子大名?”

    徐北游平静道:“我也姓徐,不过与你这个江南徐没什么关系,与那个帝都徐也非一家,我叫徐北游,江都的朋友们赏光,尊我一声徐公子。”

    徐公子。

    虽然早有猜测,但是当亲耳听到的时候,徐安康还是一脸震撼。

    徐北游继续平静道:“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说话,而是这楼船隔音确实差劲,刚才你们说我要去江陵找李家的麻烦,这话说得倒也不错,毕竟我与李紫剑还有一笔账没算清楚,兴许你们没听说过李紫剑这个名号,可李家老太爷总该知道吧?我救你们,不是发什么慈悲,也用不着你们感激我,只是各取所需罢了。”

    李青萍脸色苍白无比,没有半分血色。

    徐北游望向她,轻声道:“我将青莲当作妹妹,既然你与青莲相识,又是她的堂姐,若是不愿去李家,我也不强逼你,现在就可以派人送你去江都。”

    说罢,徐北游也不管两人如何反应,径自转身出门。

    出门后没走出多远,便遇到了等候在此的吴虞,她轻声问道:“师兄打算如何处置这两人?”

    “处置谈不上。”徐北游摇头道:“只是我不喜欢他们,虽说不会落井下石,但也不乐意雪中送炭,让他们自生自灭好了。”

    吴虞轻叹一声,“李青萍还好,可那个徐安康就真的有点不入眼了,也不知李青萍怎么就瞎了眼看上这么一个男人,甚至还不惜抗婚私奔,真是可怜。”

    徐北游从木盒中取出那支紫铜三眼铳,指向船外江面,轻声道:“女人嘛,不经世事,难免会上当受骗,最后找个老实人嫁了便是,还能安稳度过余生,有什么可怜的。”

    嘭!

    火花在夜色中格外醒目。

    一声枪响,溅起水花无数。

    n更r$新最(快x上酷匠%网

    徐北游吹散铳口缭绕的硝烟,“老实人才可怜。”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