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持火器再说魏王
    一路顺风而行,楼船进入江陵境内时天色已暗,徐北游没有急着上岸入城,而是决定在船上过夜。

    船上没有多余房间,勉强腾出一间之后,将那徐姓书生安置进去,李青萍则是与吴虞一个房间。

    屋内掌灯之后,稍稍放松下来的李青萍看到吴虞后愣了一愣,先前没有细观,此时再看,却才猛然发现吴虞竟是如此美艳,平心而论,她本身就是一等一的美人,可与吴虞相较,还是差之一筹。

    酷匠网*唯一正n,版,其…他i_都是%盗版y

    都说灯下看美人,越看越动人,即便李青萍是女儿身,此时也难免要心动两三分。

    同时她也在心中暗暗惊讶,如此美人在前,那位白头公子也能忍得住性子,果然不是常人。

    此时徐北游正站在甲板上,眺望着夜色月光下的荆江。

    不多时候,一位身着黑色锦衣的暗卫踏波渡过荆江登上甲板,拱手道:“江南暗卫府湖州司督察使赵见性见过徐公子。”

    徐北游抱拳还礼,“有劳赵督察使亲自走上一趟。”

    赵见性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身为直属于皇帝陛下的暗卫府中人,他可以不把什么首辅次辅放在心上,也可以无视大都督府的军令,但绝不能不听顶头上司的话,在徐北游来湖州之前,暗卫府都督同知谢苏卿已经提前打了招呼,他不来也得来。

    徐北游迈步朝船头走去,赵见性落后他半个身位,紧随其后。

    一直走到船头,徐北游才停下脚步,笑道:“若是赵督察使不介意,就不去船舱了,在这儿站一会儿。”

    赵见性自然不会在意这些。

    徐北游开口问道:“后军都督府在襄阳,暗卫府在江陵,两者井水不犯河水,赵督察使久居江陵,想来对于江陵很是了解吧?”

    赵见性点点头,简单地说了一个是字。

    徐北游接着问道:“江陵李家最近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暗卫府既然号称是侦缉天下,那么李家的事情自然瞒不过他们的耳目,赵见性与那个李家并未有太多纠葛,直接干脆道:“徐公子是说李家大小姐李青萍抗婚的事情吧,不过是穷书生和富家小姐的戏码,只是这事闹得满城风雨,让李家很是面上无光。”

    徐北游轻轻笑道:“不知是哪家的公子如此倒霉?这可是夺妻之恨。”

    毕竟不是什么机密事情,赵见性没有丝毫犹豫隐瞒道:“是陆家一个叫陆方的年轻人,早年时他家中长辈与李家家主指腹为婚,只是那位长辈故去之后,陆家与李家便不怎么来往,直到这位陆家公子得中金科二甲及第,这才登门拜访。”

    “江南陆家?”徐北游想起自己在豫州神都遇到的陆朴,略微惊讶道:“那不是朝廷通缉的反贼余孽吗?”

    赵见性没想到徐北游连这等机密之事都知晓一二,不由怔了一下,然后解释道:“陆家毕竟是江南大族,朝廷也不好彻底赶尽杀绝,所以自承平元年以来,都是只诛嫡系,旁系不问。陆方分属旁系,并不在暗卫府缉拿之列。”

    徐北游恍然地点点头,又问道:“这位陆家公子如今身居何处?”

    赵见性道:“此人倒还有几分骨气,已经与明言李家不再履行婚约,并于当日离开李家大宅,暂居于一家客栈之中,大概在这几天之内就会离开江陵。”

    徐北游笑道:“李家会甘心咽下这口气?”

    赵见性同样笑道:“当然不会,虽说这位陆家公子是新科进士,听着很是风光,可状元也不过是六品翰林罢了,如今的陆家更不是早年权倾江南的陆家,这个年轻人未必能走出江陵城。”

    徐北游眯起眼,伸手用食指挑起自己唯一的一缕乌发,玩味道:“难不成李家还要杀人灭口不成?”

    “那倒不至于。”赵见性摇头道:“不过强逼着二人完婚倒是有可能。”

    徐北游忍不住嗤笑一声,“朗不情,女不愿,牲口配对也不过如此,像什么话。”

    赵见性轻咳了一声,没有附和。

    徐北游不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转而道:“谢先生先前曾说要送给我一件礼物。”

    赵见性来之前还专门带了一方精致木盒,此时双手奉上,“在下来之前,同知大人曾专门嘱咐将此物转交给徐公子。”

    徐北游接过木盒,随手打开,里面竟是一支通体由紫铜浇铸的三眼火铳。

    三眼铳是兴于大郑年间的一种短火器,使用铁或粗钢浇注而成,外形为三根竹节状单铳联装,每个铳管外侧都有个小孔,使用时在铳管内添加火药,最后装填钢球或者铸铁块、碎铁砂等,在小孔处添加火帽,使用时将火帽朝石头等发射台敲击,引爆装填火药将弹丸发射出去。

    三个铳管可轮番射击,在三眼铳的尾部留有柄座,安装有长度不等的木杆用以握持,保障射手安全。

    只是三眼铳射程近,比不了弓弩,再次装填速度太慢,故而并未大规模装备军伍,只是在天机营中小范围使用。

    当然,现在徐北游手中的这把三眼铳与寻常的三眼铳不大相同,不仅仅是外表华贵,而且省略了叩击火帽的过程,而是改用一种叫做扳机的东西,只要轻轻勾动手指便可引动铳内火药,号称一铳之下,三尺之内绝无幸理。

    以徐北游如今的境界修为,自然用不着这种东西,不过他对这些火器很感兴趣,早在江都时,他便收藏了三支鸟铳和一支连珠铳,若非虎尊炮和神威大将军炮实在太过难寻,他也不介意买下两座。

    徐北游轻轻抚摸着这把三眼铳,看似无意问道:“听说这种新式三眼铳是由魏王殿下亲自改进的?”

    赵见性点头道:“如今的魏**伍,几乎全部配备此等三眼铳,甚至还有专门的火器营,每营四百人,分为四方,每方一百人,都尉统之,共都尉四人。都尉之下分为四队,队二十五人,校尉统之,共校尉十六人。每方大炮十门,四方四十门,一炮二人,共炮手八十名。每方三眼枪八十杆,四方三眼枪三百二十杆,共枪手三百二十名。每枪十杆间大炮一位,共大炮八位,余二位设于营门。”

    赵见性难掩忧虑之色,“火器威力如何,徐公子应该深有所知,魏王重火器,以火器立军,面对火器营,除精锐骑兵一气冲阵之外,其他军伍皆无一战之力,若是这等虎狼之师渡海登岸,不说那些地方的都指挥使司,即便是久不经战事的江南军又能有几分胜算?”

    徐北游握住三眼铳怔怔出神。

    那位大齐卧榻之侧蛰伏隐忍多年的魏王萧瑾啊。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