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江陵李家李青萍
    老者转头望去,看到一行人从船上走下,为首两人似乎是一对年轻夫妇,气态不俗,两人还带着个孩子,蹦蹦跳跳地走在最前头。

    老者皱了皱眉头,瞧这架势绝不是一般人家,说不定也是哪个世家的嫡系子弟出游,他不想过多沾惹是非,免得平添许多变数。

    老者对周围的随从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带着两人先走,然后默默运转气机,独自向那一行不速之客走去。

    另一边,徐公子也看到了那边的情形,本不欲多事,只是吴虞蹙起眉头,似有不忿之意。

    徐北游无奈叹息一声,但凡女子,似乎很少有人能够跳出情情爱爱的窠臼樊笼,哪怕是张雪瑶等人,在这种事也难免此心拖泥带水,明是知得,不能割断。

    吴虞不能免俗,倒也在情理之中。

    见那老者朝自己这边行来,似有话说,徐北游抬了抬手,立刻有人上前。

    他这次出行,自然不是只有寥寥几人,除了吴虞、李神通和龙王,还有三十余剑气凌空堂剑士随行,毕竟他不再是当年那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不会事事亲力亲为。

    不多时,那名剑气凌空堂剑士返身回来,禀报道:“启禀少主,问明白了,那些人是江陵李家的人,捉走的那两人也是李家的人。”

    “既然是人家的私事。”徐北游望向吴虞,“师妹,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们就不要管了吧?”

    吴虞望向愈行愈远的李青萍,咬了咬嘴唇,道:“我觉得不能听他们的一面之词,还是把事情问明白更好。”

    徐北游笑了笑,从善如流道:“那就听你的。”

    现在的徐北游,不敢说权倾江南,但也是江南的一方诸侯了,偌大的道术坊都已经易主,天下第九的昆山张召奴就死在了他的面前,一个江陵李家还真不能让他如何忌惮。

    再者说,江陵李家与蓝玉关系不浅,这次应邀来湖州,本就是想要寻李家的晦气,用此事来做由头,算是要睡觉就递个枕头过来,此时正值江南动荡,禹匡可正对这个李家虎视眈眈呢。

    徐北游轻声道:“拦下来。”

    在他身后的二十名剑士应声而动。

    李家老者下意识地骤起两条白眉。

    那楼船上挂着徐字,难不成与那个姓徐的寒门书生有什么关系?可自己先前已经把那书生的上下三代查了个底朝天,也没发现什么端倪啊。

    虽然想不明白具体原因,但老人不打算就这么束手就擒,他死死盯住那个满头白发的年轻人,默默盘算着如何才能擒贼擒王。

    下一刻,老人身形暴起,五指成钩,带出呼啸凛冽之气。

    各大世家家学渊源,各有独到之处,李家就有一门叫做裂手的神通,专门破人护体气机,伤人由内而外,中了裂手之后,往往是外表如常,内在却已经四分五裂,死得惨不忍睹。

    老者做了大半辈子的李家客卿,有幸习得这门神通,不过因为此法甚是阴狠的缘故,他等闲不会动用,生怕折损了自己的阴德。

    不过今日却是不得不用了。

    老人身形如一抹残影,急速冲向吴虞。

    徐北游无动于衷,此人不过是鬼仙境界,吴虞也是鬼仙境界,足以应付。

    吴虞握住腰间剑柄,佩剑出鞘三寸。

    丝丝缕缕的剑气含而不发。

    在距离吴虞还有三尺距离时,老者悬空身形骤然拔高三尺,在空中虚踏一步,出人意料地越过吴虞,掠向吴虞身后的李神通。

    徐北游眯起眼,不得不赞叹一声此人的城府所在,知道无论徐北游还是吴虞,都不是弱手,擒贼擒王的路子走不通,所以从一开始就看准了没有几分气机的李神通,只要擒住李神通,便能让他们投鼠忌器。

    好算计,只是他漏算了徐北游的实力。

    徐北游无视老者的裂手,径自伸出一手。

    老者的裂手狠狠抓在徐北游的手掌上,发出一连串的金石之声,却没能留下半点痕迹。

    老者脸色一变,想要就此退去,可徐北游得势不让人,以单手用出剑十七的剑意,仿佛遮天蔽日一般,充斥了老者的整个视野,让他仿佛置身于山岳倾倒之境,体内气机如受沉重压迫,运转凝滞。

    事到如今,老者已然明白眼前之人到底是谁,如此境界,满头白发如雪,又是姓徐,除了那位如日中天的江都徐公子,还能有谁?

    av酷3。匠.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徐北游覆手一压,还在半空中的老者顿时如中箭飞鸟一般落地,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竟是与先前那徐姓书生的下场一模一样。

    另一边,二十余名剑气凌空堂剑士已经追上那些李家扈从,以二十对十,人数多出一倍,而且这次被徐北游带出来的剑士都是佼佼者,最次的也有一品境界,根本不用担心结果。

    若是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那么徐北游可就真要考虑另立剑气凌空堂了。

    不过那些李家扈从也不是傻子,看见自家客卿都不是人家的一合之敌,自己这些人也不要充什么英雄好汉了,干脆束手就擒,乖乖地将李青萍和徐姓书生交了出来,然后静候发落。

    没有直接利害关系,徐北游也不愿做杀人灭口的勾当,挥手让阴鸷老者领着那些李家扈从赶紧消失。

    待到李家一干人等退去之后,徐北游示意属下将那对苦命鸳鸯交给吴虞。

    直到此时,李青萍还有点不敢置信,难道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吴虞柔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那些人说他们是李家的人,为什么要抓你们?”

    李青萍咬着嘴唇,天人交战,不知该不该对这位救命恩人说出实情。

    徐北游挥手招过李神通,指着李青萍轻声道:“徒弟,估计你还得喊声姐姐才行。”

    李神通扁了扁嘴,故作不屑道:“比起青莲师姑差远了。”

    吴虞不急不躁问道:“你是不是李家的人?我叫吴虞,是李青莲的师姐,你认不认得李青莲?”

    李青萍眼神一亮,好似抓住了救命稻草,说道:“我叫李青萍,是李青莲的堂姐。”

    吴虞追问道:“那抓你们的人?”

    李青萍轻咬银牙,黯然道:“他们的确是李家的人,要抓我回去成亲。”

    吴虞微笑问道:“李家,就是那个江陵李家?”

    李青萍点点头。

    徐北游转身往船上走去,吩咐道:“带他们两人上船,咱们直奔江陵,另外去襄阳给禹都督报个信,就说我们先去江陵,再去两襄。”

    有剑气凌空堂剑士领命而去。

    李青萍脸色骤然苍白。

    她再如何不晓世事,也听说过江南军左都督禹匡的名头,这可是让湖州翻天地覆的大人物。

    那这位白发公子能与禹匡相交,又该是何种身份?

    直奔江陵,难道是冲着李家去的?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