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世间没有逍遥人
    风平浪静之后,江面上只剩下道人所乘楼船的些许断肢残骸。

    徐北游重新回到船上,吴虞从船舱中出来,问道:“那道人死了吗?”

    徐北游摇头道:“此人毕竟是实打实的地仙境界,哪有那么容易就死,刚才我只是重创了他,他见势不妙,借着水遁逃走了。”

    吴虞轻声问道:“这人为什么要拦路?”

    徐北游笑道:“虽然他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江都道术坊的亡魂,但在我看来,无非是为了一个‘名’字,如果他真要为道术坊之事讨一个说法,怎么不去找江都城里的三位老佛爷?之所以要找我一个后进晚辈,说白了就是柿子挑软的捏。”

    吴虞笑道:“可他万万没想到师兄已经踏足地仙境界,却是踢到了铁板上。”

    徐北游刚要说话,一道流华从天际上落下,直冲楼船而来。

    他伸出手,流华化作一柄小巧飞剑落入掌中,取下剑柄上绑着的密信,再一挥手,飞剑腾空而起,再次消失在天际。

    徐北游看完后将信交给吴虞,轻声道:“看来江南还要乱上一阵子。”

    吴虞把信仔细读完后,抬头问道:“江都布政使要换人?这是蓝相爷的意思?”

    徐北游点头道:“八成是了,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做过初一,就不能怪人家做十五,武的不行就来文的,倒也在情理之中。”

    吴虞略微思量,问道:“难道陛下就任由蓝相施为?”

    徐北游笑了笑,“这位蓝相爷不仅仅是当朝首辅,还是有太师头衔的帝师,这次他在江南吃了两个大亏,不管怎么说,皇帝陛下都不能逼迫太甚,甚至还要给他三分薄面。”

    吴虞低头望着手中的密信,喃喃道:“能让陛下给三分薄面,这是多大的势力。”

    徐北游笑道:“毕竟是扎根庙堂一甲子的功勋老臣,想要推倒这棵大树的同时又不在庙堂上掀起太大的动荡,这可是个技术活。”

    就在两人说话间,龙王和李神通也来到甲板上,徐北游示意吴虞带李神通先去旁处,吴虞点点头,领着李神通先行离开,将这儿留给徐北游和龙王二人。

    龙王合十开口道:“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就暂且放下,就当看看风景也好。”

    徐北游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摇头道:“放下二字,谈何容易。”

    龙王叹气一声,道:“却是此理,拿起容易放下难,佛祖劝诫世人放下便可立地成佛,可又有几人能够放下?实不相瞒,贫僧修佛参禅多年,亦是未能放下,非大毅力、大勇气者不可做到。”

    徐北游忽然问道:“传闻道门有三花聚顶之说,道门掌教秋叶可有如此修为?”

    龙王点头道:“有。”

    徐北游问道:“地仙十八楼之上到底是怎样的境界?与地仙十八楼又有何种不同?”

    龙王笑道:“这话你应该去问地仙十八楼的慕容玄阴才对,换成旁人,哪怕是十六楼境界的张召奴恐怕也是说不尽然,不过贫僧曾经听方丈师兄说起过一二,倒是刚好能为你解惑。”

    徐北游正了正神色,洗耳恭听。

    龙王缓缓道:“可知何谓地仙十八楼?”

    徐北游沉声道:“我曾听师父提起过,所谓地仙十八楼,取自当年吕祖的一句‘时人若拟去瀛洲,先过巍巍十八楼’,因为瀛洲乃是传说中的神仙居所,寓意神仙境界,故而将地仙境界比作巍巍十八楼。”

    龙王点头道:“吕祖乃是道门八祖之一,比起庄祖、张祖等人也毫不逊色,他说过的话自然不会有什么差错,可你想过没有,吕祖只是说先过巍巍十八楼,着重落在一个‘先’字上,却从未说过走完巍巍十八楼便可抵达瀛洲。”

    徐北游只觉得眼前豁然开朗。

    龙王反问道:“都说‘菩萨怕因,凡人怕果’,你可知为何?”

    徐北游缓缓摇头。

    龙王道:“到了地仙境界之后,便不能只顾埋头修炼,要入世修行,为了要入世修行?因为地仙十八楼的境界仅仅是内功圆满,还要一个外功圆满,两者相加,方能得证飞升大道。”

    徐北游心中一动,道:“前辈的意思是,如果沾染太多因果,便会折损外功?”

    龙王沉声道:“正是如此,古往今来不乏有想要以力证道之人,你的师祖上官仙尘就是其中之一,可任凭他修为通天,又能如何?最后还不是死在了萧皇的天子剑下?萧皇之父萧烈因上官仙尘而死是因,萧皇杀上官仙尘是果,因果报应,任凭这位大剑仙是在世神仙,也难逃一劫,你可是懂了?!”

    最后“懂了”两字,龙王稍稍以佛门狮子吼喝出,徐北游顿时如遭雷击。

    龙王稍稍缓和了语气道:“秋叶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内功圆满,三十年累功,再是外功圆满,本来只等渡过天劫之后便能证道飞升,可为道门计,他不得不下山斩杀你的师父公孙仲谋,内功有伤,外功有损,虽然还有十八楼之上的境界,但只能闭关不出,竭力弥补。”

    徐北游喃喃道:“他走他的阳关道,我和师父走我们的独木桥,又是何苦?”

    龙王轻声道:“人生在世,谁又能真的彻底放下?”

    “秋叶放不下道门,公孙仲谋放不下剑宗,剑道不两立,所以他们两人终是要分出个生死。”

    龙王伸出缠绕着菩提子数珠的手掌,道:“如果秋叶匆匆飞升,道门又起内乱,如果公孙仲谋未死,与大齐皇帝联手,那么你觉得道门还有几成胜算?如果数代人的心血就此付之东流,秋叶又有何颜面去见道门的列祖列宗?”

    f酷匠网&正1版/首发

    徐北游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没有说话。

    龙王叹息道:“秦穆绵说得对,这世间从来没有逍遥之人。”

    徐北游沉默许久,问道:“那世上有没有以力证道之人?”

    龙王犹豫了一下,点头道:“有。”

    徐北游好奇问道:“谁?”

    龙王轻轻道:“你们剑宗的开派祖师,也是诛仙的第一任主人,他叛出道门之后,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抗衡整个道门,一剑压服二十四位道门大真人,最后开创剑宗,于碧游岛莲花峰上羽化飞升。”

    徐北游怔怔出神,心向往之。

    龙王看了眼因果缠身的徐北游,轻叹一声,转身离去。

    恍恍惚惚之间,徐北游喃喃自语道:“举世无敌吗?”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