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一弹指八百剑气
    道人眼神瞬间冷冽起来,他又是一抖手中钓竿,钓线和金钩如如同一条孽蛟破开江面,眨眼间便拧出一个巨大弧度,不知几许之长,狠狠砸向徐北游。

    徐北游面无表情,天岚和却邪自行而动,分别抵住钓线和金钩上,擦出一连串火花。

    徐北游屈指一弹,紫电激射而出,笔直刺向道人的胸膛。

    这一剑是实实在在的地仙一剑无疑,一阴一阳两股剑气在紫电的剑身上环绕成龙卷,继而周围有游散剑气如波纹,最后不见紫电本身,只见剑气蜿蜒如双龙戏珠。

    剑十九!

    此剑以两人双剑合璧效果最佳,当年秋叶修为还未大成时,在大雪山上就曾被公孙仲谋和张雪瑶联手以剑十九所伤,如今徐北游踏足地仙境界,一心二用,分别催动四九白金剑气和无生剑气,亦能一人强行用出剑十九。

    两道剑气在道人面前不足三丈时合作一道,剑气磅礴冲天。

    道人在刹那之间弃竿跃起,堪堪躲过了这一剑,不过脚下的整座楼船却如同纸糊一般,在剑十九的剑气之下瞬间支离破碎,不等剑气消散,徐北游又是屈指一弹。

    玄冥应声而动,以剑十三出剑,剑气如大江东去,刹那而至。

    道人一退再退。

    轰隆隆的声响中,两艘楼船之间的江面上顿时割裂开一道可以看到江底泥沙的沟壑,足有近百丈。

    方才的极短时间内,徐北游一共用出四剑,还留下最后一剑。

    徐北游伸出手,五指张开,最后一剑赤练飞入他的掌中。

    瞬间怨气滔天。

    徐北游本身就沾染有赤练的因果,此时再握住杀人无数的赤练,两者重归一体,剑中所蕴藏的凶厉怨气便如脱缰的野马一般,足以让寻常的地仙境界都望而生畏。

    徐北游一踩船头,使得楼船猛地向前一倾,船尾高高翘起,下一刻,徐北游奋力一跃,失去了千钧重压的船头在水流的浮力下重新抬起,整艘楼船复归平衡。

    一袭白衣拖着那把缠绕有无数冤魂的赤练剑凌空虚渡,每踩出一步,脚下便生出一圈涟漪,直冲天上道人。

    道人显然对赤练剑十分忌惮,不敢轻易触碰,一拍自己头顶天灵,升起一团青色的氤氲庆云,如花绽放。

    道门素有“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说,乃是修炼自身精、气、神的手段。

    精为玉花,气为金花,神为九花,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最后聚之于顶,便是神仙境界。

    五气散居五行所属之位,未能形成统一,若能统一,也就是所谓的朝元。

    元分上、中、下三元,有紫府天宫之称的上丹田为上元,有内院之称的中丹田为中元,有气海之称的下丹田为下元,五气朝于三元,亦是神仙之属也。

    秋叶曾有言道:“人之修道,必由五行归五老,三花而化三清,始能归原无极本体,而达圆通究竟。”

    能三花聚顶、五气朝元者,以功德结为道果,天仙之属也。

    秋叶修得三花聚顶,故而能超然于地仙十八楼境界之上,近乎于神仙之属。

    道人没有三花聚顶的大神通,却也修炼出一朵玉花,以此花护体,万邪不侵。

    赤练一剑在道人头顶三寸处刹那悬停,再也不得前进分毫。

    道人望向近在咫尺的徐北游,嗤笑道:“剑宗首徒就这点能耐?”

    徐北游也不恼怒,伸出手,复而弹指。

    紫电和玄冥一左一右交叉而至。

    以头顶玉花庆云定住赤练一剑的道人手掌来回翻覆,仿佛要颠倒乾坤。

    只见紫电和玄冥二剑竟是差之毫厘地与他“擦肩而过”。

    徐北游脸色微变,松开手中赤练,身形向后退去。

    横江拦路的道人轻喝一声,一步踏出,手中拉出一道白色长虹,朝徐北游激射而出。

    徐北游向后退出二十余丈后,神情平静地止住退势,伸手一抓。

    竟是直接将白虹握在了掌心。

    白虹距离徐北游的面门不过三尺距离,气机震荡之下,让他的两缕白色鬓角向后飘拂,袖口猎猎作响。

    .看kp正版章节}上m酷c匠eq网

    徐北游看了眼鲜血淋漓的手心,笑道:“就这点手段也敢拦路?”

    话音未落,徐北游五指用力,生生捏碎了这条白虹。

    “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好了。”

    徐北游再度伸手,天岚飞入他的掌中,嘴角冷笑,然后不退反进,直接以剑一刺向道人胸口。

    道人伸手欲挡,却被无坚不摧的天岚直接刺穿掌心,继而刺入胸口三分。

    道人不得不退。

    徐北游没有趁势追击,一招手,五剑齐至,环绕身周。

    道人向后退出近百丈之后,顾不上被刺穿的掌心,伸手按住胸口,竭力化解那道进入体内的无生剑气。

    道人一脸惊疑不定。

    若是对阵剑宗代宗主张雪瑶,自己如此狼狈也就罢了,这剑宗首徒声名鹊起也就一两年的光景,怎么有如此霸道修为?

    难不成又是一位谪仙大材?

    先有齐仙云,后有萧元婴,若再加上眼前的剑宗少主,这谪仙大材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楼船上,龙王来到吴虞身边,瞧见她脸上掩饰不住的忧色,淡笑道:“吴姑娘不必担心,此战,徐公子必胜无疑。”

    吴虞转过头来,问道:“前辈何以见得?”

    和尚笑道:“那道人痴长徐公子几十年,不过是地仙二重楼的境界,就连道门大真人的头衔都没有,看来此生也就止步于此,如山中朽木,冢中枯骨,自然反手便可擒之。”

    龙王话音未落,徐北游再度出手,手掐剑诀一拂袖。

    这一次,五剑齐发。

    五道剑气奔涌如青龙乱舞,大江翻腾不休。

    道人表情凝重无比,双手在身前交错抹出一个浑圆双鱼。

    双鱼头尾相衔,缓缓旋转,如一面黑白色的巨大盾牌。

    天岚率先掠至阴阳双鱼之前,一剑落下,竟是在这道门玄妙神通上生生刺出一圈裂纹,双鱼之后的道人脸上先是升起一抹不正常的血红之色,然后骤然苍白。

    继而又有四剑接连而至,阴阳双鱼瞬间遍布裂痕,几乎支离破碎,马上就要彻底分离崩析。

    徐北游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伸手握住天岚,凌空一掠而来。

    这一剑的剑气足有百丈之盛。

    阴阳双鱼轰然溃散,化作元气消散于天地之间。

    道人猛然瞪大了双眼,眼神中已经满是绝望之色。

    徐北游冷然一笑,再一弹指。

    剑十八。

    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则有一道剑气,足足八百道剑气层层蜂拥激射。

    道人瞬间便被数不清的剑气彻底淹没。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