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有道人横舟垂钓
    世人皆知江南有“谢、赵、燕、韩、白、唐、李、孙”八大世家。

    其中为首者,便是江左谢家,李师道属于排名第七的李家,不过并非正统嫡系,李家的真正根基还是在湖州江陵,那个出了一位千古名相张江陵的江陵。

    江陵,可谓是一方福地,先有前朝名相张江陵,后有当今首辅蓝玉。虽说蓝玉并非江陵人,但却是从江陵发迹,当年萧皇第一次南征,先克蜀州,再由蜀入湖,分别于江陵、剑阁设置行营,当时的江陵行营掌印官就是蓝玉。

    如今的江南军有半数都是当年江陵行营传承下来的老底子,说是蓝玉的旧部也不为过,陈琼和柳繁等江南军将领自然以蓝玉马首是瞻,而李家作为江陵大族,与这位蓝相爷更是关系深厚,故而湖州一直被视作是蓝玉的禁脔,甚至有人在私底下将蓝相爷称作是蓝江陵。

    只是如今的湖州天翻地覆,随着陈琼和柳繁相继倒台,原本铜墙铁壁一般的湖州被徐北游和禹匡硬生生地凿开了一道巨大缺口,归属江南军节制的两襄已经完全被禹匡抓到手中,湖州三大镇府就只剩下一个江陵。

    如今的禹匡,虽然不比西北军上任左都督诸葛恭,直接被人称作是西北王,但随着他以雷霆手腕整顿江南军后,湖州王的说法已经在私底下悄悄流传起来。

    五位左都督,独掌几十万军权,身负数州防卫之责,可不就是裂土封王一般。

    五月女儿节之后,志得意满的禹匡邀请徐北游去湖州做客,徐北游略作安排之后,将江都事务暂交给李青莲,然后他带着吴虞、李神通以及正巧要游历江南的佛门龙王一起前往湖州。

    从江都出城之后,不在江州逗留,直奔码头,然后转而乘船沿着大江逆流而上。

    这次不同于以往,并非是要密谋什么不可告人之事,故而徐北游走得光明正大,专门调用了一艘楼船,不紧不慢地走,一路赏景,倒也是逍遥自在。

    一路行来,徐北游除了督促李神通筑基练气,也会偶尔指点一下吴虞的修为,说起根骨资质,徐北游难免心中暗自哀叹,虽说吴虞比不得齐仙云之流,但比起徐北游还是要好上许多,她本就在一品境界徘徊许久,一次夜下观景,看月涌江流,有感而悟,竟是一举突破鬼仙境界,继而修成剑九和剑十二,堪称是突飞猛进。

    不过吴虞本身却没有太多喜色,只当是水到渠成,理所当然。

    离开江都后的第三日,楼船进入荆江。

    荆江,长八百里,因属于古时荆州而得名,因为其河道蜿蜒曲折,故有九曲回肠之称。

    荆江以北是古云梦大泽范围,以南是洞庭湖,因地势低洼,有大量泥沙在此沉积,大楚开始筑堤防水,围垦云梦大泽,至大郑形成北岸荆江大堤。

    徐北游一身白袍站于船头,对一旁同样是白色衣裙的吴虞笑道:“自古以来就有‘万里大江,险在荆江’的说法,当年大楚的定海神针李孝成就曾在此铁锁横江阻拦后建大军渡江,至今还留有遗址,许多文人雅士最爱到此凭吊怀古。”

    吴虞眼神有些迷离,道:“我上次去湖州,可没有师兄这般大手笔,只能从陆路过去,想不到却是错失了如此美景。”

    徐北游笑道:“那这次补上便是。”

    李神通从两人身后的船楼中探出个小脑袋,瞧着师父和师姑并立船头,眼珠子转了一圈,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李神通虽然年龄不大,但是极为聪颖,如若不然也不会被徐北游看中收为弟子,当同龄人还在撒尿和泥的时候,他已然略通男女之事。

    在他看来,师父和师姑站在一起,还真有点神仙眷侣的意思,尤其是吴虞姑姑,都说女要俏一身孝,此时身着白衣,真是天人下凡一般,至于师父嘛,虽说算不上玉树临风,但最起码比其他货色要强上不少,配吴虞姑姑也算是马马虎虎了。

    既然是两人独处,那他就不去搅扰了。

    在李神通悄悄把窗户合上的一刹那,徐北游回过头来,若有所思地朝这个方向看了一眼。

    以他如今地仙境界的修为,哪怕蚊虫鼠蚁也逃不过他的感知,李神通的动作自然也被他“一览无余”。

    这个徒弟,有点意思。

    吴虞也随着徐北游的目光望去,却什么也没看到,疑惑道:“看什么呢?”

    徐北游重新转过头来,微笑道:“没什么。”

    吴虞哦了一声,没有继续追问。

    这个曾经的烟雨楼首徒,很懂得点到即止。

    楼船继续前行,水势愈发湍急,两岸悬崖峭壁层层对峙,遮天蔽日,只留一线天,江面也越来越窄,最窄处不过四十余丈,稍有不慎便是船毁人亡的下场,凶险无比。

    吴虞望着两岸景色,不时有水花溅到身上,刚想转身离去,忽然瞪大了眼睛。

    只见前方江心处有一艘楼船漂泊其上,船头盘坐着一名道人,正在闭目垂钓。

    徐北游也瞧见了道人和楼船,脸色如常,丝毫没有停船的意思,继续前行。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吴虞已经可以看清道人相貌,面容平平无甚出奇之处,身上道袍也并非是彰显身份的道门大真人样式,手中捧着一支青竹钓竿,银丝为线,钩在水中,看不分明。

    看到徐北游的大船直冲而来,道人轻轻一抖手中钓竿。

    青竹钓竿弯曲出一道半月弧度,鱼线拖曳而起,一只金钩直冲天际。

    这一抛,卷起千叠浪。

    一浪叠一浪朝着徐北游的大船滚滚而来,竟是生生地止住楼船去势。

    少顷之后,钓线与金钩从天而落,竟是如同巨石一般,狠狠砸进江面,震荡出一片巨浪滔天。

    两艘楼船受巨浪影响,各自向后飘荡退去。

    徐北游伸手扶住有些站立不住的吴虞,轻声道:“你先回船舱,这儿交给我。”

    吴虞点点头,说了声小心之后,转身离去。

    待到吴虞离去后,徐北游望向道人,问道:“敢问道长何故拦路?”

    道人语调古板道:“只为道术坊的无数亡魂。”

    徐北游平声静气道:“道长虽是地仙境界,但想要拿下徐某人,恐怕力有不逮。”

    )更$新:i最|快“上酷mz匠网

    道人淡然摇头道:“也未见得。”

    徐北游轻笑一声,伸手在自己身前指指点点。

    每一指点出便有一把长剑凭空生出。

    他一共点出五指。

    如此便是五道剑气凛然。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