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唯女子小人难养
    自从徐北游踏足地仙境界之后,他便有了接任剑宗宗主的资格,只不过徐北游觉得以自己地仙三重楼的境界来做剑宗宗主,实在让独步天下的历代剑宗祖师脸上无光,于是便暂时将此事搁置不提,等他突破地仙十重楼后,再作计较。

    还有一件事,徐北游已经有了收徒的资格,人选差不多也已经定下,就是李师道的幼子李神通,不过徐北游想要等到他接任宗主大位的时候再一并举行收徒礼,所以只是在名义上认下了这个徒弟,并未大操大办。

    在李师道的府中,李神通敬了徐北游一杯茶,又乖乖磕了三个头,这便是定下了师徒名分,徐北游从李师道的府中出来,李师道亲自相送。

    李神通偷偷跟在自己父亲身后,已经是花甲年纪的李师道满脸无奈,“神通是老夫老来得子,平日里娇惯坏了,让徐公子见笑。”

    徐北游看了眼那小鬼头,笑着说了一句无妨。

    李神通的相貌肖似他的父亲李师道,棱角分明,只是比起他的父亲,更多了一分桀骜之气。

    黄昏中,徐北游和李师道并肩走了一小段距离,李师道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徐公子,我有个不情之请。”

    徐北游在自己的马车前挺下脚步,微笑道:“请讲。”

    李师道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幼子,道:“既然犬子已经拜徐公子为师,那我想让他住到公子的府上去,也好便于公子传道授业。”

    徐北游略微思量后,朝李神通招了招手。

    李神通立马小跑过来,一点也不怕徐北游,大声道:“师父。”

    徐北游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问道:“你愿意跟为师走吗?以后就住在为师那儿。”

    李神通想了想,反问道:“吴虞姑姑在吗?”

    “在。”徐北游含笑点头道。

    李神通小脸一正神色,沉声道:“弟子愿日夜随侍师父身侧,聆听教诲。”

    徐北游哑然失笑,李师道一瞪眼,“不许没大没小,没个正形。”

    李神通不但不怕自己刚刚拜的师父,也不怕这个老爹,嘻笑道:“哪里就没大没小了。”

    徐北游摆手示意李师道不要生气,笑着说道:“我问你,你想过没有,为什么要练剑?”

    李神通想也没想就开口回答道:“我辈剑者,提手中三尺青锋,舒胸中意气,要一剑可挡百万师,要一剑光寒十九州。”

    徐北游脸上笑意微微收敛,“大齐十九州,你要一剑光寒,那岂不是独步天下?口气真是不小。”

    甚至连少年也算不上的李神通双眼熠熠生辉,朗声道:“上官祖师就做到了。”

    徐北游望向李神通,说道:“独步天下,这一点除了上官师祖之外,你的公孙师祖没能做到,为师我也差得很远,正所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莫要好高骛远,你我师徒二人共勉吧。”

    说完之后,徐北游让李师道不用再送,带着李神通登上马车。

    回到公孙府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府上动静也不大,吴虞没露面,估计正在炼气,只是一个普通管事出来将徐北游迎了进去。

    李神通是这儿的熟客了,没少打着见徐北游的幌子来找吴姐姐,当然,现在应该叫吴师姑了。

    徐北游对自己这个徒弟多少有点头疼,年纪不大,懂得不少,倒是不招人厌,可管教起来,确实是一大难题。

    徐北游让管事退下,带着李神通来到自己的书房。

    李神通跟这个师父很亲近,一来是两者年纪相差不算太过离谱,再则就是当初徐北游把他从赵廷湖手中救出来,所以他亲近徐北游也在情理之中,不过这些天来,徐北游仅仅是传授了他一些基本运气法门,既没有传说中的仙人剑术,也没有御剑的唬人手段,这让小家伙多少有点气闷。

    徐北游瞧出了他的心思,特地把他带到书房,语重心长地说了好些自己切身感悟出来的道理,只不过是对牛弹琴,说了半天,李神通一句也没听进去,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等徐北游说完了,望着师父,笑道:“师父,我饿了,来前没吃饭呢。”

    xo酷a$匠√s网(首发

    徐北游气笑道:“真是巧了,我也没吃呢,要不咱们师徒二人一起饿着吧,也感受下道门大真人餐风饮露、辟谷不食的意境。”

    李神通扁了扁嘴,没敢说话。

    徐北游决定结束今天的训徒,平心静气道:“神通,你的资质根骨很好,比为师要好上许多,只要你能沉下心来,一步一个脚印地修炼,日后定能踏足剑仙境界,今晚不许你吃饭,回去把为师刚才说过的话好好想一想。”

    刚好就在此时,吴虞从门外进来,李神通立刻找到了救星,小脸一皱,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扑到吴虞的怀里,哭诉道:“师姑,师父不让我吃饭,我要饿死了。”

    吴虞看着满脸委屈的李神通,心头一软,先前那点不快也烟消云散,哄道:“不哭不哭,我这就让人准备你最爱吃的玉露糕饼。”

    提起玉露糕饼,李神通立马多云转晴,给了吴虞一个大大笑脸,“师姑最好了。”

    徐北游无奈道:“你和青莲就知道护着他,惯子如杀子,照这样子下去,像什么话?”

    平时从不反驳徐北游的吴虞道:“师兄,神通他还小,你跟他说那么多大道理,他也听不懂,不能拔苗助长,那才是害他。”

    “我怎么是害他?我这是为了他好。”

    “师兄在神通这个年纪,在做什么?不会是练剑吧?”

    “……”

    “圣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师兄应该明白才是。”

    “亚圣曾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现在让他吃点苦,不是坏事。”

    “圣人是亚圣之师,听圣人的。”

    “你这是强词夺理。”

    李神通偷偷瞧着师姑与师父分毫不让,只觉有趣,然后火上浇油道:“师姑,你要是我师父就好了。”

    吴虞摸了摸李神通的脑袋,微微一笑道:“师兄,你可是听到了?”

    徐北游轻哼了一声,“妇人见识,头发长见识短。”

    吴虞不以为意道:“师兄的头发未必就比我的短了,而且还是白色的,白发三千丈呢。”

    徐北游被噎得不轻,深吸一口气,指着二人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