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女子相妒说女子
    吴虞不敢说自己见多识广,但自付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小姐,自从结识徐北游以来,有一个问题一直萦绕在心头,徐北游到底是一个什么人?

    在齐州时,徐北游是一个自己身陷险境还能仗义出手救人的人。

    到了江都,他又变成了一个唯利是图,甚至是不择手段的人。

    一面大善,一面大奸,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让吴虞摸不清到底哪一面才是他的真性情,是内心本善而不得不杀伐果断?还是内心本恶却偶尔发了一次善心?

    吴虞没敢深思下去,只是心底里还是愿意往大善的那一面靠拢。

    送走方正心后,吴虞和徐北游一道登上马车,徐北游坐在最里面的位置上闭目养神,吴虞靠着车窗,拉起一道缝隙望着外面匆匆而过的街景。

    两人各自沉默片刻后,徐北游开口道:“师妹,你是不是想问,如果没有先生的意思,我是不是一辈子也不会与他们再发生什么交集?”

    吴虞怔了一下,然后轻轻点头。

    徐北游道:“如果没有先生的意思,我的确不想再见他们,放在几个月前,我自身尚且难保,哪里又能顾及他们,说不定还会牵连到他们,相见倒不如不见。即使是现在,我也不觉得帮他们几个一把有什么意义,不是我薄情,而是福祸无门,惟人自召。”

    吴虞细细品味最后八个字,没有说话。

    徐北游接着说道:“富贵不还乡如同锦衣夜行,可真要富贵了,又觉得这事挺没意思的。我以前一直想要出人头地,真正走到这一步后,却发现想要光耀门楣都找不到家门,再者说了,也未必就是光耀门楣。”

    “我娘曾经对我说过,人生在世,总要怀有一分慈悲心肠,对人对己,都不是坏事。”吴虞皱眉道,她有点想不明白徐北游为何会如此消极,她更想不明白如今的江都还有谁能让这位师兄如临大敌。

    徐北游沉吟了下,缓缓道:“师妹,我不妨与你说些本不该说的话,我前不久刚刚与江南军左都督禹匡见了一面,然后在江南军中掀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倒下了一个叫柳繁的右都督,这个柳繁是蓝玉的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蓝玉,当朝首辅蓝相爷?”吴虞压抑不住脸上的惊讶之色。

    徐北游点点头,“就是蓝玉,我们动了他的人,这位坐镇庙堂一甲子的首辅大人不会无动于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回以雷霆手段,对此我和禹匡都有所准备,不过真要较量起来,我肯定无暇估计他人。”

    “蓝玉。”吴虞感慨一声。她出身于官宦之家,自然明白蓝玉二字中所蕴含的重量,她父亲吴永就对这位老首辅颇为推崇,认为他功在社稷,私德无亏,唯一过失只是把持权柄,成为让皇帝也要忌惮三分的权相。

    徐北游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似笑非笑,“全江都都知道我是韩阁老的养子,整个庙堂都知道蓝相爷和韩阁老是死对头,你说蓝相爷会轻易放过我吗?”

    吴虞脸色有些苍白,显然是联想到了与蓝玉敌对的可怕后果,正色问道:“师兄有何打算?”

    徐北游笑了笑,“没什么打算,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吴虞白了他一眼,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既然徐北游不想说,再问也是徒增尴尬。

    徐北游有一瞬间的恍惚。

    平心而论,他见过的女子着实不少了,他曾在心底偷偷将自己所见过的女子划分品级,一品最高,九品最低。

    能算是一品的不多,唯有四人而已,师母张雪瑶,秦姨秦穆绵,大齐公主萧知南,再有就是眼前的吴虞。

    前二者暂且不说,毕竟在年轻时曾经被列为四大美人之二,后两者中,单以相貌姿容而论,吴虞和萧知南不分上下,甚至吴虞还稍有胜之,只是在才情上稍逊萧知南而已,若非如此,也不会让见惯了美人的赵廷湖直接动手抢人。

    刚才那一眼,妩媚天然,徐北游甚至在想,若是让吴虞去了玄教,恐怕又是一位让无数男子竞折腰的玄教圣女。

    吴虞被徐北游直直的目光看得很不自在,就在她有些羞恼的时候,徐北游终于回过神来,歉意一笑,道:“师妹你好像有些害怕蓝玉。”

    “谈不上怕,如今我已经是剑宗的人,自然要以师兄唯马首是瞻,只是我有点担心会连累父亲,毕竟家父身在庙堂官场。”吴虞摇头道。

    徐北游无言以对,只能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宦海凶险,堂堂的后军左都督陈琼也是说倒就倒了,其他人也不例外,谁都不敢把话说死了。

    两人有了片刻的沉默之后,吴虞转开了话题:“听说你与那位公主殿下关系很好?”

    徐北游愣了一下,点头承认。

    吴虞好奇问道:“公主殿下是不是很国色天香?”

    徐北游还是点了点头,不过心却稍稍提了起来。

    好在吴虞没有问出“我们两个谁更好看”这样的问题,而是轻淡问道:“师兄想做驸马?”

    徐北游自嘲道:“想做驸马的多了,还是看皇帝陛下的意思。”

    吴虞哦了一声,刚刚的小妩媚消失不见,面容平静道:“那就是想了。”

    徐北游脸色略微尴尬道:“哪个男人不想。”

    吴虞就那么看着徐北游,接着问道:“师兄是因为她的相貌?还是因为她的公主身份?”

    徐北游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轻声说道:“两者兼而有之吧,除此之外,我也很喜欢她这个人。”

    吴虞扭过脸去,望着窗外,“师兄眼光不错呢,若是能将那位公主殿下娶回家中,想来是个极佳的助力。”

    a看正2”版u章节/上酷匠vf网{

    徐北游笑了笑,没有说话。

    文人相轻,女子相妒,这是千百年来未曾变过的老理。

    吴虞转过脸来重新看着他,问道:“怎么不说话?”

    徐北游叹气道:“八字没一撇的事情,有什么好说的?”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

    直到马车停下,徐北游才缓缓开口道:“待会儿我要去李师道府上一趟,你就不要等我了。”

    吴虞轻轻嗯了一声。

    待到徐北游下车走远之后,吴虞才从马车上下来,抬头望着公孙府的牌匾良久,低头时,用谁也听不清楚的声音自言自语道:“其实我也曾想过,一直在这儿住下去的。”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