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家家都有难念经
    天家无亲,天家也没什么秘密可言。

    正如徐皇后很容易就能知道萧知南与徐北游的书信往来一般,萧知南在第二天就知道了帝后二人在城楼上的谈话。

    不过萧知南心中明白,这是父皇故意做出的姿态,如果他不想让她知道,那她就肯定什么也不知道。

    尤其是那句“萧家女儿不嫁庸人”,更是让萧知南觉得这是父皇故意说给自己听的。

    诚然,自立朝以来,萧家总共出了四位公主,除了大长公主萧茹早早病故之外,其他两位公主所嫁之人都非寻常人物,后建国主完颜北月不必多说,郑哀帝秦显再怎么不济也是皇帝之尊。

    现在轮到萧知南了,即使她不用像两位长辈那样走联姻的老路,但也绝不能随意嫁个什么人。

    萧知南抱着白猫斑斓赤脚走在木质地板上,地板下是用一根根木柱撑起,与地基隔开大约三尺的距离,走在上面会发出清脆的声音,就像一声声鼓点。

    这条廊道是按照公主殿下的意思刚刚修建完成不久,每半个时辰都会用清水冲洗一次,走在上面,脚底沁凉。

    廊道尽头是公主殿下的书房,自她从江南返回帝都之后,便将自己的书房搬到了这里,周围种着紫竹林,有点曲径通幽的意思。

    书房内也是与廊道如出一辙,可以不着鞋袜。

    来到书房后,萧知南坐到书桌后面,斑斓很自觉地跳到一旁。

    她揉了揉额头,开始慢慢梳理这段时间的变化。

    先是道门内乱,首徒之争愈演愈烈。

    继而是江都之变,在张召奴孤身入江都之后,江都局势日益紧张。

    尤其是徐北游遭受一次袭杀之后,更是让两大阵营的对立浮出水面,谁也没想到徐北游竟是有如此魄力,先后邀请佛门龙王和慕容玄阴前往江都,攻破道术坊,驱逐杜海潺,同时诱杀了昆山宗主张召奴。

    在此期间,徐北游踏足地仙境界。

    再就是庙堂之争的延续,看上去像个古板老学究的韩瑄第二出手,仍旧是江南军,上次是左都督陈琼,这次是右都督柳繁,他与天师府左章柏勾结的事情被翻了出来,已经被暗卫府缉拿回京,唯一幸存的那位右都督则是完全放权,使得禹匡独揽军权。

    毫无疑问,禹匡已经上了韩阁老的大船,而徐北游也是这条船上的人,从父皇的态度转变上就能看出一二。

    只是有得就有失,端木家那边怕是要倒向蓝玉。

    不过对于萧知南来说,这算是个不错的好消息,一旦端木睿晟上了蓝玉的船,那么端木玉无论如何也没法再奢求迎娶一位公主殿下。

    萧知南轻叹一声。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天家也不例外。

    各家都有相对应的苦处。

    小门小户会为了几两银子发愁,高门大户也会为了仕途忧虑。

    天家萧氏亦是如此。

    天下是谁的?

    往大了说,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

    往小了说,天下是萧家的天下。

    这是萧知南从懂事起就明白的一个道理。

    天下,如果将它视作一件物品,那么这件物品已是经历了许多个主人,为了争夺它,也不知道死了多少性命。

    它的上个主人姓秦,萧家从秦家手中夺得天下,不过是一甲子的事情。

    现在萧家难念的经就是如何守住这个天下,其他诸如萧知南的婚事,庙堂上的纷争,说到底都是为了念好这本经。

    萧知南作为萧家的一员,无法彻底置身事外。

    萧知南的嘴角挂起一抹冷笑。

    若是萧家人能够团结一致倒也还好,可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包括她萧知南也不例外,所谓萧氏诸王,一个“诸”字便可见一斑。

    旁宗除了一个萧摩诃,其他人基本就指望不上。

    嫡宗中倒是没有干吃白饭的废物,可也正因为太过杰出的缘故,争斗不止,抛开萧白和萧隶之争不提,还有一位足以跟父皇掰一掰手腕的魏王萧瑾。

    还有那帮子外戚。

    两代皇后便有两家外戚。

    如今的徐家还不成气候,可林家却是雄踞草原多年的汗王之尊,早在萧家还没有夺得天下之前,林家就已经是草原上的雄鹰,甚至当初皇祖父能入主中都,也是借了妻族之力。

    自从皇祖父和皇祖母相继故去之后,林寒便一日比一日骄横起来,毫不掩饰自己对中原的野心。

    他与蓝玉一般,都是先帝跟前的老人,如今都呈现出尾大不掉之势,如同沉疴顽疾,又能如何?

    国事艰难啊。

    萧知南靠在椅背上,怔怔出神。

    过了一会儿,她自嘲笑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还想这些作甚?”

    想到嫁人,她不由得想起了远在江都的徐北游。

    从两人在承平二十年的第一见面到现在,刚好过去了两年的时间。

    f酷rf匠pn网z正版#‘首/发

    在这两年时间中,徐北游从一个一文不名的西北“土包子”,成长为名震江都的徐公子。

    当真是如梦一般离奇。

    若是能再给他两年,他能走到什么地步?

    名满整个江南的徐公子?亦或者是剑宗宗主?

    平心而论,徐北游给了她一个莫大的惊喜,而且这个惊喜还有继续放大的倾向。

    初见他时,只觉得这个年轻人有点意思,却还不能让她感兴趣,更不能让她去好奇深究,甚至在心底留下痕迹。毕竟世上的优秀男子实在太多太多了,徐北游就像森林中的一棵茁茁青木,纵然有些许不同之处,总归还是要泯然于莽莽森林之中。

    可这棵有些许不同之处的茁茁青木非但没有泯然于莽莽森林之中,反而有了木秀于林的架势。

    都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可几次狂风暴雨都没能吹倒这棵顽强的小树,反而让它愈发粗壮,深深扎根于江南那方沃土。

    萧知南不得不承认,她第一次有些看走眼,但又有些自得,她第二次没有再看走眼,紧紧地把握住了徐北游。

    萧知南见识过许多优秀男子不假,可她与那些男子没有产生太多交集,相比起史书上那些声名狼藉的权势公主们,她很是洁身自好,从不去做出格的事情。

    在所谓感情二字上,她也同样懵懂笨拙,只是她很好地掩饰了这一点。

    萧知南忽然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江南那地方,最不缺的就是美人,随着徐北游水涨船高,肯定不乏有女子到贴上去,他会不会经受不知诱惑?

    男人可都是偷腥的猫儿啊。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