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帝后二人并肩行
    暑气渐重的夜色中,一对夫妇并肩走在万籁俱静是深宫中。

    在一座燃着夜灯的宫殿前,男子停下脚步注视宫殿良久,轻声感慨道:“从世子到王太子,再到皇太子,朕只用了五年的时间,成为大齐太子的那一年,朕五岁,当时就是在这儿被加封太子。”

    一个“朕”字,道明了这对夫妇的身份。

    大齐皇帝萧玄,徐皇后。

    萧玄接着说道:“再从太子到皇帝,朕等了三十年,三十五岁那年,朕从先帝的手中接过了万里江山。”

    他感慨道:“现在是承平二十二年,朕已经五十七岁,马上就是花甲老人了。”

    萧玄看着容颜并无太多老态的妻子,笑道:“你比朕小三岁,也是年过半百的人了,瞧着却像是三十多岁似的。”

    母仪天下的徐皇后轻声道:“老太妃等人年过八旬,瞧着倒像是二十多岁,臣妾与她们相比差远了。”

    萧玄怔了一下,叹息道:“秦穆绵,这是母后心头的一根刺,也是父皇的一根刺,父皇当年留下遗诏,让朕以太妃之礼尊她,母后没有多说什么,朕也不好忤逆父皇。对了,听说最近江南很热闹,你知道吗?”

    “臣妾也有所耳闻。”徐皇后点头道:“听说道门吃了个大亏。”

    萧玄笑了笑,“道术坊易主了。”

    徐皇后毕竟是深宫妇人,对于千里之外的江南并不如何关心,此时从自己丈夫口中听闻此言,不由略感惊讶,道:“当年傅尘作乱刺杀先帝,先帝便是藏于道术坊中才躲过一劫,道术坊竟然被人攻破了?”

    大齐皇帝重新迈动脚步,淡然道:“道门犯众怒太久了,这次道门乱象渐生,被道门欺压许久的其他宗门自然要趁势而动。”

    徐皇后轻咬了下嘴唇,没有说话。

    两人做了近四十年夫妻,徐皇后自然很了解自己的丈夫。

    萧玄不是萧煜,萧煜是打天下的皇帝,从亲手绞死红娘子开始,他满身鲜血、踩着尸骨、听着马蹄声,一步步走到这个绝顶位置。

    十八楼境界的傅尘死了。

    在世神仙上官仙尘也死了。

    凡是拦路的人都死了,死在萧煜的天子剑下。

    所以萧煜在世时,蓝玉与韩瑄从未有党争之说,林寒蛰伏草原,萧瑾三十年不曾踏足中原一步,甚至道门掌教秋叶也是枯坐玄都数十年。

    mi最$新;章节4上酷匠**网4

    可萧煜不在之后,立刻爆发了蓝韩党争,林寒蠢蠢欲动,萧瑾更是自立一方,最后秋叶离开都天峰,斩杀剑宗宗主公孙仲谋。

    她既然嫁入了萧家,便是萧家的人,凡事考虑,也总要从萧氏出发。

    此时的天家萧氏,看似坐拥天下风光无比,实则内忧外患。

    萧玄虽然是皇帝之尊,但四个心腹大患仍是让他不得自在。

    庙堂上的蓝玉、天南的道门、魏国的萧瑾、草原的林寒,这四家之间暗地里多有往来,若是真能联起手来,未必不能让大齐天翻地覆。

    每每想到这儿,徐皇后都要背生寒意。

    关键还是在于道门,若是道门被打压下去,其他三家都不成什么气候。

    可打压道门,又是谈何容易?君不见当年的大郑就是极力排斥道门,最后落得一个国灭下场。

    边观史书,二代而亡的例子比比皆是。

    萧玄似是感受到了妻子的不安,主动握住她的手,温声道:“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事也要一件一件地做,这次道门内乱是个机会,如果能让道门就此元气大伤,那么许多事情便要好做许多。”

    徐皇后点点头。

    萧玄没有松开手,拉着妻子缓缓前行,轻声道:“朕知道自己的短处,比不得先帝,所以朕早早就将齐王送到魏禁的麾下磨砺,齐王也没辜负朕的期望,这些年来做得不错,你也知道,先帝在登基称帝之前,便是受封齐王,朕把这个王号给了他,便是要告诉他,这天下迟早都是他的。”

    徐皇后还是点头。

    她虽然是一国之母,但仍是不能摆脱许多窠臼,自古母以子贵,她难免要更看重儿子一些,也许她对待萧知南有许多偏颇之处,但是对待萧白却是无可指摘。

    换句话来说,萧白才是她的命根子,与儿子比起来,无论是女儿,还是娘家,甚至是丈夫,都远远不如。

    她知道,今日丈夫之所以对她说这番话,便是要安她的心。

    萧玄接着说道:“天底下从来没有百年的帝王,朕早晚都要退下来,到时齐王继位,你就是太后。”

    徐皇后面色苍白。

    萧玄望着她,轻声道:“端木家的事情,你不要插手了,免得惹上一身腥臊。”

    “嗯。”徐皇后柔柔应了一声。

    萧玄缓和了语气,“我知道你担忧徐仪撑不起偌大一个西河郡王府,可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又能帮他到几时?即便朕不在意,有林家的前车之鉴,齐王又会怎么想?”

    徐皇后无奈叹息一声。

    儿子萧白是她的软肋,丈夫说得不错,草原汗王林寒其实也不是外人,正是丈夫的亲舅舅,可就是这个亲舅舅一直对外甥的江山虎视眈眈,自己若是一手扶持起一个徐家,日后儿子又会如何想?又会如何看待她这个做母亲的?

    夫家和娘家,终究要做出个取舍。

    女子,无论如何尊贵,嫁人生子之后,就成了别人家的人。

    夫妇两人不知不觉来到宫城的边缘,索性登上城楼,眺望着一眼看不到边际的的帝都城。

    徐皇后忽然说道:“知南的婚事,陛下这个做父亲的也该上点心了。”

    萧玄淡笑道:“你这个做母亲的很上心,朕这个做父亲的就自然就可以偷会懒。”

    徐皇后白了他一眼,“臣妾上心又有什么用?那丫头自小就是个有主意的,在这件事上,不会听我这个母后的,听说在江南与一个姓徐的年轻人纠扯不清,像什么话?”

    萧玄略微敛去笑意,沉声道:“朕知道那个年轻人,韩阁老的养子,公孙仲谋的传人,单以身份而论,配我们家知南也够了。”

    徐皇后蹙眉道:“韩家不是世家,公孙仲谋已经走了,若是韩阁老也走了,他又凭什么配得上我们知南?”

    萧玄转投看了她一眼,“凭什么,自然是凭他自己。”

    徐皇后有些气苦,不过对丈夫这种云遮雾绕的说话习惯却没什么办法,只能无奈道:“不管怎么说,陛下总要心中有数才是。”

    萧玄伸出一只手,手掌翻覆,仿佛整个天下都在他的手中,“我们萧家的女儿,不嫁庸人。”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