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定后军同处一船
    万丈红尘,容不得有逍遥之人。

    只要身在红尘之中,任凭你是庙堂公卿,还是地仙高人,都难免要沾泥带水。

    徐北游晋升了地仙境界,不代表他可以为所欲为,他还是要依照着规矩做事。

    越是身居高位,越是不能得意忘形,须知爬得越高,摔得也就越惨。

    徐北游独坐在客厅中等待,把玩着一只造型别致的水晶酒杯,这次见禹匡,多少有点有求于人的意思,毕竟禹匡是军权在握的一军都督,其重量绝非寻常官员将领可比,若是能将禹匡完全拉上他们的大船,那么无论是先生的庙堂谋划,还是他的江都开阖,都大有裨益。

    所以这次是由他亲自来见禹匡面谈,整体大方向上不会有错,因为禹匡是齐王萧白的人,韩瑄是当今天子的人,而萧白无论如何也不会站到自己父亲的对立面去,双方存在结盟的基础,事实上也有实质性的结盟,只是有点浅尝辄止的意思,这次则是要通过江南之事进一步深入结盟。

    韩瑄要对抗扎根庙堂一甲子的蓝玉,单凭一己之力无疑是痴人说梦,哪怕有皇帝在背后支持也是如此,所以他不但对徐北游和萧知南之事乐见其成,而且还将目光转向了萧氏诸王。

    魏王萧瑾不敢奢望,那么齐王萧白便是最合适的人选。

    就在徐北游沉思的这功夫,盛装打扮的苏青奴来到客厅,脸上的倦容已经一扫而空,神采奕奕,光彩照人。

    徐北游只觉得眼前一亮,若是将女子按照九品中正制分出个品级,才貌双全萧知南算是正一品,才情稍逊的吴虞有从一品,那么此刻的苏青奴有满腹才学作支撑,大约能评个正二品。

    不过徐北游从未想着将眼前的女子怎样,他将女子安置在这儿,更多还是为了欣赏,就像精致花瓶一般赏心悦目。

    徐北游伸手示意苏青奴入座。

    待她坐下之后,徐北游开门见山道:“青奴,你知道规矩。”

    苏青奴乖巧道:“公子放心,奴婢一定不会乱说什么。”

    徐北游点点头,“待会儿你让厨房随便做几个小菜,然后把我存在这儿的那坛状元红搬出来,状元二字,听着就吉利。”

    苏青奴点头记下。

    她偷偷望了徐北游一眼,一直有些疑惑,徐北游为什么从来不在她这过夜?甚至很少来她这儿,偶尔来几次也不过是像今日这般待客,难道是嫌弃她脏?先不说她作为清倌人至今还是处子之身,若真是嫌弃,又何必梳拢她?

    难道是瞧不上她?苏青奴也曾听说徐北游的府中有位“虞美人”,国色天香,被好事之徒称作是江都第一美人,可她久在欢场,自然知道男人的德行,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不管女子任何绝色,男人看久了都会腻烦。

    难不成这位徐公子真是位正人君子?

    苏青奴在心底里觉得自己这个想法着实有些可笑了。

    徐北游想了想,接着说道:“对了,今天来的这位贵客,是位好风雅的,你准备一下,待会儿演奏一曲,至于曲目,你自己斟酌便是。”

    苏青奴嗯了一声,起身去吩咐丫鬟。

    别看这儿只是一处不算太大的别院,远不能与东湖别院相比,但里头丫鬟、仆役、厨子、护卫、婆子林林总总能有五六十号人,苏青奴便是当之无愧的女主人。

    徐北游开始闭目养神。

    大约黄昏时分,禹匡来到别院。

    徐北游亲自把他迎进正厅,一番寒暄客套之后,上桌用膳。

    一张圆桌,只有三个人,除了徐北游和禹匡,就只有苏青奴作陪。

    徐北游介绍道:“青奴可是位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满腹学识,依我看来,未必就比外头那些士子差了,只是可惜生就女子身。”

    苏青奴柔柔一笑,伸手给禹匡斟满一杯花雕酒。

    禹匡端起酒杯,问道:“最近读了什么书?”

    苏青奴轻声回答道:“正在读道典中的仙传道史。”

    禹匡哦了一声,打趣道:“读那个做什么,难不成还想要去道门做女冠不成?”

    徐北游笑道:“江南道门之事后,我从道术坊中得了一整套道典,留着也是无用,便搬到了这儿,权作给青奴解闷。”

    禹匡将杯中之酒饮尽,笑道:“倒是忘了恭喜你,拔除道术坊这根眼中钉,这可是件大喜事。”

    徐北游摇头苦笑道:“只要道门一日尚在,再拔出几个道术坊也是无用,如今道门内乱,他们无暇顾及江南,可内乱终究有完结的那一天,那就是道门向我们讨债的时候了。”

    禹匡微微一顿,没有急着说话。

    徐北游冲苏青奴用了个眼色。

    苏青奴点点头,起身走到一旁的瑶琴后,开始轻轻抚琴。

    她最拿手的曲子有两首,分别是凤求凰和广陵散,她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选定了广陵散。

    琴声响起之后,不见绵绵婉转之情,倒有铮铮铿锵之意。

    禹匡看了徐北游一眼。

    徐北游面无表情,专心听琴。

    禹匡弯曲手指,一下一下叩响桌面,声音清脆,刚好应和琴声。

    道门这些年一家独大,树敌众多,剑宗、白莲教、闻香教、佛门,甚至还有玄教的影子,这么多宗门联手对付一个江南道门,其实并不出人意料,道术坊失守也在情理之中。

    拿下道术坊简单,难的是如何应对道门的反击。

    道门曾经定下千年大计,用了数代人的蛰伏才换来今日的登临天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对他们来说绝不是一句空话。

    at最f新章{e节g”上i酷匠r网‘

    一曲广陵散结束,敲击桌面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禹匡赞叹道:“好一曲广陵散,好一曲浩然长存。”

    徐北游微笑道:“青奴,你先下去。”

    苏青奴抱起瑶琴蹲身一礼,然后往外行去。

    徐北游正襟危坐,亲自端起酒壶把禹匡面前的酒杯再度斟满,轻声开口道:“江南道门的事情已经清楚了,有天师府的人参与其中。”

    当徐北游说到天师府的时候,正要端起酒杯的禹匡停顿了一下,沉吟道:“天师府,看来镇魔殿是真的翻不了身了。”

    徐北游摇头道:“那也未必,不过道门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湖州那边却是不能再拖了。”

    禹匡似乎早就料到徐北游会有此一说,问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家老爷子的意思?”

    徐北游略微犹豫了下,道:“都有,主要还是先生的意思。”

    禹匡沉思片刻,道:“我知道了。”

    徐北游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过犹不及。

    接下来两人将整整一坛状元红喝完,大概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

    在这一个时辰的时间里,徐北游和禹匡再没有提起半点正事,只是谈论各种天南海北的趣闻。

    只是在最后禹匡要告辞的时候,徐北游才语带双关道:“有劳禹都督了。”

    禹匡笑着点了点头。

    言两语之间,江南形势便被大体定下。

    这便是韩瑄和徐北游父子二人的手腕。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