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老韩和小徐父子
    吴虞亲自帮方三青端来一杯茶,让这个已经多少见过些世面的年轻人很是受宠若惊。

    徐北游介绍道:“这是我师妹吴虞。”

    方三青接过茶杯,有些手足无措,不敢像徐北游那样直接称呼师妹,想起先前那人称呼她吴姑娘,赶忙道:“有劳吴姑娘,这怎使得。”

    吴虞只是温婉一笑。

    在方三青看来,这样的大美人,是个男人就会动心,看这架势,八成就是徐小子的婆娘了。

    直到现在,他还觉得有点难以置信。

    原本还不如他的徐小子发达了,在江都城里置办了大宅子,娶了天仙似的婆娘,说不定身上还有官身,这是什么?这不就是人上人!

    他怎么就成了人上人呢?

    徐北游喝了口茶,望着神情仍是有些恍惚的方三青,轻声道:“方三哥,你别紧张,我还是当年那个徐北游,前几天先生来信说你在江都,便让我照拂一二,待会儿你别急着走,在我这儿用过晚饭再走。”

    方三青顿时百感交集,徐北游说他还是以前的徐北游,可方三青明心里明白,终究不是了,以前的徐北游会住这样的宅子?以前的徐北游会有这样的婆娘?现在的徐北游说话,他敢不听?

    见方三青没有异议,徐北游冲吴虞用了个眼色。

    吴虞点点头,转身去安排晚宴。

    方三青壮起胆子,问道:“北游,这是你家?”

    徐北游笑了笑,“算是吧,师父留给我的宅子。”

    对于徐北游口中的师父,方三青满头雾水,怎么也无法与当年路过小方寨的背剑匣老人联系起来,见徐北游没有深谈的意思,也不敢多问,转而道:“北游你成亲了吗?“徐北游笑着摇头道:“还没呢。”

    o!酷z匠wd网0o永6久*免;费p看#小)e说

    方三青偷偷瞧了眼吴虞离去的方向,咂了砸嘴,“那可得抓紧了。”

    徐北游一笑置之。

    也许是因为徐北游没有什么太大架子的缘故,方三青也逐渐放松下来,说话多少有些随意,“对了,北游你刚才提到韩先生,他人呢?也在江都?”

    提到先生,徐北游脸上多了许多笑意,道:“先生不在江都,在帝都。”

    “帝都?”方三青一愣,“在帝都做啥?”

    徐北游脸上笑容愈发浓郁,“在帝都做官。”

    “多大的官?”方三青一下来了精神,他听寨子里的老人提起过,韩瑄是在二十年前带着还在襁褓中的徐北游搬到寨子里的,是整个小方寨难得一见的读书人,而且不像是一般人家,刚到这边的时候,气派十足,只是等方三青长大之后,老人殷实的家底已经散去七七八八,没有早年时的风光,办了个私塾,带着十几个孩子读书,勉强糊口。

    说来也是好笑,徐北游却是没在那个私塾中读过几天书,虽然识字,但不知礼,整日里就在外头疯玩,要么就是拿着根树枝比比划划,像个野小子。

    方三青离开小方寨来到江都后,见了不少世面,这时候便咂摸出不少味道,自己家乡的那个韩先生恐怕不是简单人物,今日听徐北游这么一说,更是印证了自己的猜测。

    徐北游轻轻说道:“内阁次辅。”

    “内阁次辅是啥官?比知府还大吗?”方三青虽说有点见识,但也就仅仅如此了,知道最大的地方官是布政使,再往上的那些繁复名目,根本弄不清,听这个官名又是“次”又是“辅”的,想来不会太大。

    徐北游不敢说阅人无数,但这几年也着实见了不少人,看人的本事还是有一些的,他一眼就将方三青的所想看了个**不离十,笑道:“当然比知府大,知府是正四品,三司主官是正三品,内阁次辅是正一品。”

    正一品!?

    方三青感觉自己的心不争气地狠狠跳了几下,差点儿让他喘不过气来。

    那不就是老百姓常说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吗?

    难怪徐小子能这么风光,原来老韩头做大官了。

    不过现在不能叫老韩头了,应该叫宰相大人。

    方三青忽然觉得自己把一切都想明白了,韩瑄以前一定是个大官,后来不知道什么缘故丢了官,然后跑到他们那个小寨子住了二十年,现在这是又重新做官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就叫“起复”!

    现在韩瑄起复了,徐小子也跟着风光起来,摇身一变成了宰相家的公子。

    想到这儿,方三青忍不住羡慕起徐北游的好运气,同时也后悔自己当初怎么没去老韩头那里多走几趟?

    只是他没有深思,徐北游为何没有跟韩瑄一起去帝都,而是落脚在千里之外的江都。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吴虞回来了,告诉徐北游筵席准备得差不多了。

    徐北游起身道:“走,吃饭去。”

    然后方三青切切实实见识了一把何谓“一入侯门深似海”,从徐北游待客的偏厅到吃饭的膳厅,竟是走了半刻钟。

    这座被公孙仲谋精心打造的府邸更是完全诠释了什么叫做巧夺天工。

    曲径通幽处又是柳暗花明。

    徐北游没有摆出钟鸣鼎食的架势,只是一顿很随意的便饭,口味多以素淡为主,桌上也只有他、吴虞和方三青三人而已。

    徐北游坐在中间,方三青刚好对着吴虞,面对这么一位仙子人物,手里是象牙筷子,方三青又紧张起来,几乎要不会使唤手中的筷子。

    徐北游笑着劝慰道:“都是自家人,方三哥不要见外。”

    方三青赶忙点头应是,低头扒饭。

    自从徐北游踏足地仙境界之后,已经有了餐风饮露的辟谷本钱,用饭与否只在两可之间,他随意吃了两口之后,起身道:“我手头还有点事情,师妹你帮我招待方三哥。”

    吴虞善解人意道:“师兄你去忙吧,我陪着方三哥便是。”

    徐北游笑着拱手向方三青告辞离去。

    他当然不全是托辞,韩瑄派人千里迢迢来一趟江都,也不仅仅是为了这点小事,而是另有事情交代,这件小事只是顺带的。

    这次韩瑄打算对江南军动手了,而由头就是上次徐北游遇袭。

    随着江南道门大败,许多不为人知的秘辛也随之落到剑宗的手中,其中就包括天师府和镇魔殿的许多机密。

    有了这些东西,再有禹匡的配合,以及重要的人证白玉,父子二人有把握将江南军上下梳理一遍,彻底拔除蓝玉在江南的根基。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