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家乡故人方三青
    萧知南曾经不止一次在信中告诉过徐北游,所谋甚大者,关键在于用人,她引用了曾文正公的一句话,办大事者,以多选替手为第一义。

    徐北游对此深以为然,也是这么做的,剑气凌空堂交给宋官官,剑阁交给张安,如今张安忙于海路事宜,而宋官官则是奉徐北游的命令追杀尚未返回齐州的张道朔和吴乐之。

    其实徐北游并不关心这两人的死活,因为张召奴已死,单凭这两人也翻不起什么浪花,他更关心吴乐之手中的五毒剑,说来也怪,这两人还真有点未卜先知的意思,竟是在大四象合化五行阵开启之前就已经逃出道术坊,如今徐北游只能确定他们还在江南,却不知道到底在什么地方,除了让宋官官慢慢去查之外,别无他法。

    这是徐北游手头上最要紧的两件事,至于其他不太紧要的事情,徐北游一般会交给李青莲去做,让吴虞从旁帮衬下,不会出什么大纰漏,权作磨练。

    本来整日悠哉游哉的大小姐李青莲被徐北游抓了壮丁,自是老大不情愿,可也没办法,师父张雪瑶那边也是和师兄一个意思,她只能乖乖就范。

    用好替手,徐北游在接下来的日子就清闲许多,自从和萧知南的书信往来断了之后,他便开始修炼一些须弥芥子的玄通,这是地仙境界常用的手段,如道门的袖里乾坤,或是佛门的掌中佛国,可以开辟一方小世界,不大,一般用来盛装一些随身物件。

    试想若是两位地仙高人交手,这边身上背着十几把剑,像个卖剑的,那边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法宝,像个走街串巷的货郎,这像什么话?哪有一挥手便是一剑来得仙人风姿?

    徐北游现在手中有天岚、却邪、紫电、玄冥、赤练五剑,也不能出门就背着五把剑,不像话,所以这门手段他是必须学会的。

    就在徐北游初窥门径的时候,帝都来人了。

    吴虞告诉他,来人是老爷子的人。

    “先生”是徐北游自己独有的称呼,其他人不好如此称呼,可也不好称呼为韩阁老,显得生分,于是吴虞等人便称呼为老爷子,显得亲切又不失尊重,徐北游对此也没什么意见。

    此番来人是给徐北游带了韩瑄的口信,分别交代两件事情,其中一件是早就定好的事情。

    早在年初的时候,徐北游和韩瑄父子两人就谈论过这件事情,都说富不忘本,父子两人现在算是富贵了,小方寨毕竟是待了二十年的地方,算是半个故乡,总不能忘了那些穷乡亲。

    按照韩瑄的意思,小方寨那边由他去打个招呼,毕竟一些事情由衙门来做更为方便。不过小方寨在西北只能算是个三流寨子,土地贫瘠,养活不了多少人口,寨子里的青壮们,凡是有点志气的,都不愿在土里刨食,纷纷外出谋生。

    志气高远的,直接去帝都,或者去江南的花花世界江都。稍微差点的,去本朝太祖的龙兴之地中都,或是去陕州州府。最不济的,也要去西河原上最大的寨子丹霞寨闯一闯。

    有几个青壮的确去了江都,年初时徐北游忙于应付张召奴,自然顾不上这一茬,现在稳定下来,倒是不妨拉他们一把。

    徐北游把这件事交代给吴虞去办,吴虞也是雷厉风行,仅仅是三天的时间便将人带到了徐北游的面前。

    这是一个穿着朴素的青年,身上还算干净,很规矩,有些拘谨。

    徐北游认识他,叫方三青,因为他在家中排行老三,而这个青字还是先生给他取的。

    方三青算是小方寨年轻人中比较出息的,因为他不但走出了西北,而且还跟着商队一路来到江都,现在已经是正式的伙计,算是在江都这座雄城里站稳了脚跟。

    徐北游还在小方寨和丹霄寨两地来回奔波时,不少人就拿方三青与徐北游做比较,笑话徐北游是个“拉不出驴棚的”,不敢出去闯一闯。

    若是不出意外,方三青再熬上个几十年,说不定能做个掌柜的,靠大半辈子积攒下的积蓄在江都城里买个不大的房子,娶妻生子,从小方寨人士变成江都人,在小方寨的同辈中人也算是出人头地了。

    然后呢,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

    不能说不好,可也算不上好。

    徐北游不喜欢这样的生活。

    今天方三青依旧是在当铺里忙活,给客人端茶送水,或是给那些坐在高高柜台后面的掌柜的打打下手,正是这份机灵劲才让他得以江都站稳脚跟。

    正午时分来了位客人,由东家亲自陪着,点名说要见他。

    m更新最快上f酷t(匠网u|

    在东家面前,他很是拘谨。

    然后就听那位客人问他:“你就是方三青?小方寨的?”

    方三青听到小方寨这三个字,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那位客人对东家说了一句就是他了。

    东家只是恭敬地应诺。

    然后他就被人带上了马车,来到一座华贵府邸前,见到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

    在东家面前很有气派的客人在这位女子面前很是小心,称她是吴姑娘,接着便是这位吴姑娘领着他进了那座气派到让他难以想象的府邸。

    一路上有不少带剑的侍卫,也有很多身姿婀娜的侍女,无一例外,见到这位吴姑娘后都会恭敬行礼。

    方三青在心底暗自思量,这肯定是进了权贵的府邸,而且绝对不是一般的权贵,肯定是真正的大人物,用说书先生的话来说,那就是只手遮天呐。

    当他在偏厅见到那个满头白发的年轻人时,竟是没能第一时间认出来,只是本能地低下头去,大气也不敢多喘。

    倒也不能怪方三青,毕竟无论是衣着还是气度,徐北游都与早年时大不一样,而且还有一头扎眼白发,虽说自徐北游踏足地仙境界之后,白发似乎有了返青的迹象,不过进展缓慢,只是有一缕不太明显的黑发隐藏在茫茫多的白发中。

    可当他坐在那把货真价实的紫檀椅子上时,还是忍不住偷偷瞧了下这位“大人物”。

    这一眼让方三青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这位白头发的“大人物”怎么像是自己老家的徐小子?!

    在他心目中,徐小子和老韩头是外姓人,与寨子里的人不太一样,关系也是淡淡的,这两个怪人很不合群,也不知道整天想些什么,尤其是徐小子,不见多少本事,口气却是大得很,吞天吐日的,说什么要做大官,要做人上人,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贵人是你想做就能做的?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那得看出身,得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命。

    这话其实说得没错。

    要么看出身,要么看命。

    徐北游算是两条都占着,所以有了今天的地位。

    他笑道:“方三哥不认识我了?我是北游啊。”

    方三青猛地瞪大了眼睛,几乎要把眼珠子掉下来。

    还真是徐小子!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