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虹光郡主名玉妃
    徐北游并未在这种小男女情态中沉溺太久,一名女子的突然到访打破了他对萧知南的“念念不忘”,得以把注意力重新转回到江都。

    一架马车停在荣华坊公孙府的门外,从马车上走下一名穿着打扮明显带有后建风格的女子,她身后只跟着一名年迈扈从,气态沉稳,藏而不露。

    女子正是备受后建国主完颜北月喜爱,被封为虹光郡主的后建贵女完颜玉妃,同时也是慕容玄阴的徒孙,这次被慕容玄阴派到江都,协助玉观音接手半条海路。

    完颜玉妃怎么也没想到,自家师祖与那个剑宗少主竟是有这么一番惊天动地的谋划,一夜之间,昆山宗主张召奴身死,江南道门倾覆,徐公子的大名传遍整个江都,已是被人称作江都之主。

    不管这个“江都之主”的名号中有多少水分,完颜玉妃都不得不前来拜会。

    徐北游让人开了中门,却没有亲自出迎。

    完颜玉妃抬头看了眼公孙府的牌匾,脸色略有阴沉,不过没有多说什么、今非昔比,如今的徐北游踏足地仙境界,身份地位水涨船高,接任剑宗宗主只是时间问题,即便他不开中门,完颜玉妃作为从后建远道而来的客人,也只能接受。

    代替徐北游迎客的是吴虞,如今她即是徐北游的师妹,也是他的大管家。

    吴虞相貌极美,即便与萧知南相比也不输几分,这段日子她开始在江都崭露头角,毫无疑问地惊艳了大半个江都,甚至有世家子弟给她取了个“虞美人”的绰号,就是同为女子的完颜玉妃也忍不住多瞧了几眼,同时在心底暗自思量她与徐北游到底是什么关系,完颜玉妃坚信男人都是偷腥的猫儿,徐北游有这么个大美人放在眼前,难道会忍住不吃?

    吴虞捕捉到了完颜玉妃眼神中的那抹玩味,对此无动于衷,脸上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和颜悦色,微笑道:“郡主,师兄已经恭候多时了。”

    完颜玉妃顿时收敛思绪,淡然道:“这位姐姐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虞仙子了吧?”

    吴虞轻轻摇头道:“当不起仙子二字,我不过是在师兄府上做些事情。”

    完颜玉妃微微皱了下眉头。

    她在来之前曾经特意研究过徐北游的用人,无论宋官官还是张安,都曾在徐北游身边担任过类似管事的差事,然后便被外放出去,现在徐北游又让吴虞接替了两人的差事,是否也是对自己这个师妹极为看重呢?

    吴虞转身在头前引路,轻声道:“郡主请跟我来。”

    完颜玉妃心中若有所思,跟在后面。

    三人来到正堂,徐北游已经站在堂前的台阶上,面带微笑,迎接这位后建贵女。

    完颜玉妃有一瞬间的如临大敌。

    这不是她第一次见徐北游,早在她乘船进江都的当天,就与徐北游遥遥见过一面,只是那时她认出了徐北游的身份,徐北游却不知道她。

    完颜玉妃压下心头的敌意,尽量保持心平气和,毕竟眼前的这位徐公子可是实打实的地仙境界,察觉她的端倪不是什么难事。

    徐北游把完颜玉妃让进正堂,吴虞和年迈扈从在门外止步。

    不多时,吴虞亲自端过两杯热茶。

    完颜玉妃小心斟酌道:“想必徐公子已经知道我的来意。”

    徐北游笑道:“关于海路的事情,慕容前辈交给玉师姐全权负责,大致方向我已经与玉师姐议定。”

    完颜玉妃微微一笑,道:“玉师姑只是把握方向,具体事宜还要小女子来做。”

    酷匠g网g:正‘版}首/发l

    徐北游开门见山问道:“我想问一下,郡主打算如何用我让出的这半条海路?”

    完颜玉妃直截了当道:“合则两利,分则两伤,自然是与徐公子手中剩下的另外半条海路精诚合作,不过是先前的一家买卖变成了两家买卖而已。”

    徐北游没有太大意外,接着问道;“那么日后就是郡主专事这方面的事宜了?”

    完颜玉妃道:“虽然还未完全定下,但想来**不离十。”

    徐北游点点头,略微沉思后,忽然问道:“如果我记得不错,魏王王妃应该是郡主的姑祖母。”

    完颜玉妃怔了一下,然后轻轻点头。

    徐北游说的是完颜英祝,也就是完颜北月的妹妹。

    当年萧皇应后建大将军慕容燕之邀,北伐后建,平定五王之乱,事后完颜北月登基,与萧皇定下大梁城之盟,结为兄弟之好,萧皇为兄,完颜北月为弟。

    同时,萧皇将自己的妹妹萧玥嫁于完颜北月为妻,完颜北月投桃报李,也将自己的妹妹完颜英祝嫁给了魏王萧瑾。

    这不是什么秘事,只是当时两家互相联姻借势的手断罢了。

    真要细细论起来,这位郡主与齐阳公主萧知南还能以姐妹互称。

    徐北游想了想,道:“我听说魏国最近兴起了一种叫做‘火铳’的东西,很是厉害,如果郡主能说动王妃,卖给我一批火铳,那徐某人另有厚报。”

    根据徐北游所得到的消息,所谓火铳,又叫火铜,早在大楚年间就有人制作使用,只是比不得弓箭,故而未曾大规模使用,如今魏国所用的火铳,无论威力还是射程,都要远胜于大楚年间的火器,其具体工艺不甚明了,但肯定与硫磺硝石有关,对于修士而言,单个并无太大威力,可若能达到一定数量,地仙境界都要退避三舍。

    徐北游曾经入手过一支火铳,轻巧灵便,铳身细长,前膛呈圆筒形,内放弹丸,药室呈球形隆起,室壁有火门,供安放引线点火用。尾銎中空,可安木柄,便于发射者操持。

    在徐北游看来,这几乎就是一门缩小了很多倍的神威大将军炮,朝廷对弓弩管制极严,对火器却无甚明文说法,若是能在剑气凌空堂之外组建一支火铳队伍,也许会在日后能有奇效。

    当然,这还是只是他的一个初步构思,具体情况还未完全想好。

    完颜玉妃沉默了许久,轻声问道:“徐公子想要多少?”

    徐北游在心中默算了一下,道:“一支火铳按十两银子来算,我最少要一万支,多多益善。”

    完颜玉妃猛然瞪大了眼睛。

    一万支!?

    就算一人两支,那也是五千人的份额。

    修士肯定不会用火铳,那么就只能用普通人来用,她不怀疑徐北游能不能凑出这么多人,她只是好奇徐北游要用什么名义来堵住朝廷的嘴?

    这可不是什么小打小闹,给他按上个蓄养私军,图谋不轨的名头都不为过。

    狼子野心。

    完颜玉妃的脑海中猛地闪过这么一个词,她忽然发现自己以前实在是太小看这位徐公子了。

    野心大小从来都是和权势高低相对等。

    徐北游能有如此大的野心,何尝不是昭示他在江都的滔天权势?

    完颜玉妃扯动嘴角,“我尽力而为。”

    徐北游端起茶杯,笑了笑,“具体事宜我会安排张安去办。”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