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出世人不得安宁
    慕容玄阴还不忘回头朝徐北游眨了下眼,笑道:“徐小子,看好了。”

    话音未落,他已经是御气踏风飘然前行,掠至道术坊上空,举起手中太阴真剑,轻轻往下一劈。

    大四象合化五行阵法乃是依循五行运转,四象定理,以道术坊为依托,自成一方小世界,而慕容玄阴这一剑便是开天辟地一剑。

    大四象合化五行阵法被从中劈开一道缝隙,这位玄教教主直接穿过这道缝隙,手中太阴真剑直指杜海潺。

    虽然慕容玄阴的出手有应付公事之嫌,可在这个关键时刻,也足以让将整个江南道门摆上赌桌的杜海潺既惊且怒,甚至是生出绝望之感。

    q{最{新f章*4节:b上☆5酷r匠网*

    此时,龙王已经被杜海潺全面压入下风,只是堪堪抵御而已,可慕容玄阴的悍然出手,却让杜海潺的一切努力尽付东流。

    “慕容玄阴安敢如此!?”头顶庆云的杜海潺怒喝一声,几乎在慕容玄阴破开阵法的同时,他就咬破自己的舌尖,不惜损耗根基修为将一口真阳涎喷在脚下的黑白双鱼阵图上,开始全力催动大四象合化五行阵法。

    只见在刹那间,黑白双鱼图光芒大盛,继而五行元气翻滚,其中有龙吟、虎啸、凤鸣、蛇嘶、麒麟怒吼之声一起传来。声浪震荡,足以震碎鬼仙境界修行者的神魂体魄。

    紧接着,五行元气化而成形五大圣兽,从滚滚元气中,一跃而出,个个栩栩如生。

    随着杜海潺一挥大袖,一起朝慕容玄阴扑来。

    这些元气所化的圣兽看起来吓人,慕容玄阴应付起来却很是轻松,而且大有老兵油子出工不出力的架势,不紧不慢地与几只元气所化的圣兽戏耍。

    另一边,杜海潺将自己这位老牌地仙的境界展露无遗,食指、中指、无名指分别燃起木中火、石中火、空中火,屈指一弹,三火合作一道,变为三味火,飞向正要反击的龙王。

    现在他已经不求能保住江南道门,只求能全身而退。

    江南道门是他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地方,若说不心疼那是骗人的,可壮士断腕就是如此,在于一个“断”字,即是割断,也是果断。

    断得晚了,休说是断腕,便是砍掉整条胳膊也是无用。

    见杜海潺渐生退意,慕容玄阴以戏文唱腔道:“杜家小儿,哪里走?”

    说话间他一挥袖将所谓的五大圣兽暂时震退,然后一剑刺向杜海潺的后心,若是让这一剑落在实处,那么杜海潺绝对是像张召奴一样十死无生的下场。

    就在太阴真剑即将刺中杜海潺之极,慕容玄阴忽然脸色微变,不进反退,转头望向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一位苍老道姑。

    他轻笑一声,“江都果然是藏龙卧虎。”

    然后就见这位道姑悍然出手,一步踏出,右手缓缓伸展,并指,前点,轻描淡写,就似是常人最简单不过的一个小动作。

    可就是这一指,引得天地共鸣,元气震荡,已经支离破碎的道术坊同风暴下的大海,骇浪滔天,就连几成废墟的紫荣观都是一阵摇晃。

    这一指落在慕容玄阴的不灭金身上,发出一声轻响,就像是酒葫芦拔掉木塞的声音。

    慕容玄阴的气机流动竟是出现一分凝滞,不过他玄阴毕竟是天下间有数的高人,这一指也断比不了仙剑诛仙。

    他洒然一笑,立于风暴中心而毫发无伤,微笑道:“很有意思的手段,前辈当真是老而弥坚。”

    能被慕容玄阴称作是前辈,那就说明这位年纪很大的女冠其实是尘字辈的老人,道门中不乏有尘字辈老人留存于世,比如第一大执事太乙救苦天尊就是其中之一,只是这些尘字辈老人大多不会轻易现世,谁也没想到在江南道门中就藏着这么一位尘字辈老人。

    远远观战的三名女子见到慕容玄阴出手之后,本已经是安心,可见到那名女冠之后,却又将心稍稍提起了起来。

    她们在江都扎根多年,自然知道这位女冠。

    她唤作钟离安宁,名字有些怪,不过却是人如其名,确实安宁的很,极少现世走动,就是秦穆绵三人,与她也不过是在三十年前有过一面之缘。

    那时的她还不像今日这般苍老,她如今的老态并非是普通人那般脸上皱纹堆叠,单以相貌而论,她也不过是花甲年纪,可身上那股只有地仙境界才能看到的“垂暮之气”,却在告诉所有人,这位尘字辈老人的寿元所剩无几了。

    这位钟离安宁是上任江南道门之主杜明师的师妹,也是尘字辈的人物,早年间与道宗九子亦是多有来往,尤其与玉尘、冰尘等几位女性大真人关系不错,在道宗中虽然没有实职权位,但却算是手眼通天之辈。

    只是在杜明师坐化之后,她便渐渐淡出众人视野,以至于后来,就连江南道门的人也弄不清这位老祖宗到底在世与否,毕竟许多地仙高人在大限将至时都会选择坐死关,因此变成一堆枯骨的大有人在,这种事上包括当事人在内,谁也不敢把话说死了。

    所以就算是杜海潺也没敢奢望钟离安宁还在人世,哪成想钟离安宁却在最后关头给了他一个天大的惊喜,虽说江南道门已经是守住无望,但好歹救了自己一命不是。

    慕容玄阴望着钟离安宁,缓缓说道:“前辈,你不是我的对手。”

    钟离安宁笑了笑,点头道:“我听说过你,完颜北月。”

    听到这个名字,慕容玄阴脸上表情微微一僵,摇头道:“我是完颜北月,完颜北月不是我,我现在叫慕容玄阴。”

    钟离安宁哦了一声,问道:“慕容玄阴,我现在要带走我师兄杜明师的后人,你放是不放?”

    慕容玄阴看了杜海潺一眼,沉默片刻,散去手中的太阴真剑,笑道:“我就是收人钱财与人消灾,既然是钟离前辈发话了,我自然是要听的。”

    钟离安宁郑重施了一礼,算是谢过。

    她虽然高出一个辈分,却只是一个道门散人,慕容玄阴作为玄教教主愿意给她这个面子,她也不好拿着架子。

    慕容玄阴摆了摆手,化作长虹冲天而起。

    他没回天香楼,而是就此离开江都。

    天香楼的顶楼中,走上一个披着黑纱的女人。

    玉观音。

    她代替慕容玄阴坐到了徐北游的对面。

    上一次也是如此,只有他们两人在这顶楼中,不过那次是被张召奴苦苦相逼的徐北游有事相求玉观音,而如今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接下来就是该徐北游付钱了,毕竟半条海路不是个小数目,整个交接过程大概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若是徐北游想要赖账,那么慕容玄阴也自有手段。

    另外一边,钟离安宁与杜海潺也就此离开江都。

    城楼上的三位女子下令道;“让底下的人动手吧,做事要干净利落,别留什么尾巴。”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