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龙王至步步生莲
    深夜下的江都城,除了行院和赌坊仍旧是灯火通明以外,其余地方的灯火寥寥无几。

    在夜色和雨幕之下,有大批修士向着道术坊靠拢。

    春雨绵绵,一名剑宗女弟子为张雪瑶撑伞,此时的张雪瑶正站在天元坊的城楼上远远眺望着道术坊方向,在她身旁立着一方剑匣,剑气氤氲到几如实质的地步。

    秦穆绵站在她的不远处,双手笼藏于大袖中,白衣悬黑刀,无惧风雨,任凭细如牛毛的雨丝沾湿她的发丝和衣襟。

    更;p新最{快上fp酷$n匠#m网$n

    在两人上方,唐圣月虚立空中,身后一轮明月高悬。

    竟是夜雨与明月同在的诡异景象。

    仍是一身丧服的张雪瑶双手抱肩,似乎有些不耐春寒,抬头看了眼头顶上的明月,轻声道:“应该是慕容玄阴出手了,一出手即是太阴真剑,想来南归那边已经尘埃落定。”

    秦穆绵淡淡道:“他倒是好大的手笔,直接请动慕容玄阴出手。”

    张雪瑶闻言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唐圣月的声音从空中落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若不除去张召奴,今晚之事便要凭空生出许多变数。”

    秦穆绵冷笑道:“可笑那张召奴不知天高地厚,得了个天机榜第九人的称号,觉得自己能在江北横行无忌,便以为在江南也是如此,殊不知江南不比江北,江北是天子脚下,一众宗门无人敢去越雷池半步,山中无老虎,才让他这只猴子称大王。”

    唐圣月的身形缓缓下落,立在城楼的檐角上,轻笑道:“姐姐这话说得有些刻薄了,好歹是个天下第九,死者为大。”

    秦穆绵轻哼一声,不复多言。

    就在此时,夜幕上突然亮起一连串的五色光晕,交织成影,奇幻迷离。

    三人不约而同地一起望向道术坊方向。

    道术坊其实是一座大阵,一座很大的大阵,以紫荣观为阵法中枢,以五大道观为阵法枢机,以坊内大大小小近百座道观为阵点,连接地脉,独立于江都大阵之外。

    甚至在很多年前,张雪瑶和唐圣月曾因为某些陈年旧事而被困在道术坊中,最后还是秋叶出面,才使张雪瑶脱困而出。

    对于这个地方,张雪瑶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

    片刻后,道术坊中有五片厚重的云彩升起,将整个道术坊笼罩住,甚至强压下了漫天春雨和一轮明月。

    其中东方云气呈现青色,有青龙隐现,西方云气呈现白色,其中有白虎咆哮,南方云气呈现赤色,有朱雀振翅,北方云气呈现黑色,其有玄武出水,中央云气呈现土黄之色,有麒麟瑞兽御空。

    此阵名为大四象合化五行阵。

    这座江南道门的“护山大阵”终于初显峥嵘。

    此阵契合四象,又藏五行,再由江南道门的众人仙、鬼仙高手坐镇各个道观,全力运转此阵,可下接江都地脉。

    江都为六朝古都,位于中原三大龙脉之一的龙首位置,此龙脉始于仙都昆仑,止于临海江都,龙脉之气磅礴浩大,有此依托,大四象合化五行阵法堪称是生生不息,其中有藏有诸多玄妙,比起摩轮寺的莲花大阵还要强上数分,即便是十八楼境界的慕容玄阴亲自出手,一时之间也难以攻破。

    张雪瑶等人想要攻入道术坊内,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先破阵,可若要破阵,便不知要耗费多少时间。

    就怕迟恐生变。

    这便是杜海潺的底气存在,江南道门数百年苦心经营,纵使这些年势微得厉害,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欺辱的。

    只是张雪瑶等人在多年之前就已经见识过大四象合化五行阵的威力,此时又岂会没有准备?

    正如慕容玄阴所言那般,最坚固的堡垒永远是从内部被打破,佛门龙王早已在大四象合化五行阵开启之前就已经进入道术坊中,杜海潺此时才开大阵,已是晚矣。

    此时的道术坊内,一袭白色僧衣的龙王已经距离紫荣观的大门不足百丈。

    破阵,最快、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破去阵法中枢,而紫荣观正是道术坊这座大阵的阵法中枢。

    江南道门自然也是深知紫荣观的重要,在龙王面前的街道上,足足站了不下二十位道人,屏息凝神,如临大敌。

    为首之人正是镇魔殿大执事秦广王,大袖飘摇,挡住白衣僧人的去路。

    在他身后的道人个个神华内敛,虽然不是地仙境界,却个个都在人仙境界以上,站在一起自有云雾升腾,仙气渺渺,已然是将江南道门的老底子全都搬了出来。

    白衣龙王轻轻一笑,作为唯一能与道门相提并论的佛门中人,他自然知道许多道门不为人知的秘辛,眼前的二十余名道人看似都是人仙境界,气势骇人,实则不然,不过是二十位鬼仙境界借助阵势升境罢了。

    空有人仙的气势,说到底还是个花架子。

    江都不是帝都,更不是玄都,哪来那么多人仙境界?

    僧人缓缓双手合十,垂首低诵佛经。

    诵经声音化作实质,一个个金色字符跳跃而出,环绕在僧人周围,形成一个金色的圆圈。

    僧人手中结成外缚印,环臂一绕。

    金色的圆圈猛然升空放大,然后向下落去,围着二十名道人一缠一绕,就像一条金色的绳子,将二十余名道人全部捆住,使其动弹不得。

    僧人回手一扯。

    二十名道人全都毫无还手之力地被扯向僧人,跌倒在地,狼狈不堪,再无先前的半分仙气可言。

    白衣龙王不再理睬这些螳臂倒车的道人,继续合十诵经不止,径直朝着秦广王行去。

    金色的经文越来越多,如影随形,最后已经是如潮如海。

    秦广王脸色凝重道:“佛门龙王,八部之主!”

    僧人不予理会,继续举步前行。

    秦广王沉声道:“佛门当真要与我道门为敌不成?”

    这一刻,他与整座道术坊连为一体,而道术坊又与地脉相通,故而此时此刻的秦广王安稳不动如山。

    山阻其路,如何得行?

    僧人停下脚步,拈花一指,万千经文尽数汇聚在指尖上。

    与秦广王的凝重不同,僧人脸带温和笑意,口诵《移山经》道:“于时世尊更整法服,以右足大指蹶举山石,挑至梵天,手右掌持抟之,三转置于虚空,去地四丈九尺,还着掌中。”

    只见白衣僧人以右手食指,轻轻一挑。

    轰隆声响中,秦广王的脚下出现无数裂缝,透过裂缝又有无数金光迸射。

    整条街道支离破碎,如江河奔腾起伏。

    秦广王再也站立不稳,轰然倒地。

    白衣僧人迈过秦广王的身体,朝着紫荣观步步行去。

    一步一莲花,步步生莲。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