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先落子花钱消灾
    慕容玄阴缓缓地将太阴真剑拔出。

    张召奴全身的气机如大江东去,开始逐渐消散于天地之间。

    慕容玄阴有两大绝技,分别是太阳真剑和太阴真剑,太阳真剑至阳至刚,太阴真剑至阴至柔,被他以太阴真剑偷袭得手,除非是稳坐天下第一人宝座的秋叶,否则万没有幸理,哪怕天下第九的张召奴也是如此。

    徐北游静静地看着这位江北第一人就这样死于非命,死得如此荒诞。

    早在张召奴初入江都时,徐北游就特地前往天香楼见了玉观音,而天香楼的幕后东家不是旁人,正是堂堂的玄教教主慕容玄阴。

    只是慕容玄阴迟迟没有回话,直到今天他才姗姗来到江都,在那不知名的小戏楼中见了徐北游一面,也正是有了慕容玄阴的许诺,徐北游才敢只身赴会来见张召奴。

    当然,徐北游为了请动慕容玄阴亲自出手也付出了极为不菲的代价,整整半条海路拱手让人,佛门索要的两百万两银子与之相比,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

    正如吴乐之所说的那样,如今的剑宗兴许做不到亲自杀人,却能买凶杀人。

    慕容玄阴随手将身前的张召奴尸体推倒在地,露出自己的身形,轻声道:“徐小子,你宁可把半条海路让给我,也不愿意在张召奴面前退让半步,这是为什么?”

    徐北游从张召奴的尸体上收回视线,摇头道:“慕容前辈与张召奴不一样,您在意的是整个天下,不会局限于江都这一隅之地,更不会在意我们剑宗如何,而张召奴一心想着将昆山发扬光大,今天我若退步,只会让他日后更加得寸进尺,甚至其他阿猫阿狗也要一拥而上,把我们剑宗当成谁都可以捏的软柿子。”

    慕容玄阴点点头,神情一如既往的玩世不恭,“虽说是这么个道理,但你会主动找我,还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徐北游轻笑道:“师父曾经说过,意气之争和利益之争,都难以长久,平心而论,我与前辈只是立场不同,并无深仇大恨,甚至当初在碧游岛还是前辈出手救我一命,再者说,除掉张召奴乃是双利之事,我可以免去一个大敌,慕容前辈不但得了半条海路,还能趁势进入江北,不敢说将昆山全部纳入囊中,一半总该是有的。”

    慕容玄阴笑了笑,当真比之女子还要美上三分,若是有断袖之癖的男子瞧见这一幕,恐怕大半个魂魄都要被勾去,可惜这副容貌属于玄教教主,怕是世间还没人敢于奢求与他春风一度。

    至于徐北游,他非但没有惊艳之感,反倒是在后背生出些许寒意。

    师父曾经如此评价慕容玄阴,“尘世间,男子阳污,女子阴秽,独慕容玄阴集二者于一身,男身女相,欢喜无量。”

    有传闻说,这位玄教教主曾经修炼大欢喜禅至大成圆满境界,不知是真是假。

    慕容玄**:“刚才我说江都是你的了,这话其实有些说早了,在你上头还有我的三个老姐姐,你什么时候把她们三个给扳倒了,那江都才真正是你的。”

    徐北游无奈笑道:“慕容前辈都做不到的事情,晚辈如何能做到。”

    “最坚固的堡垒永远是从里面攻破的。”慕容玄阴玩味笑道:“我在外,你在内,不能一概而论。”

    徐北游没有说话。

    慕容玄阴也不以为意,不顾形象地蹲下身,将张召奴身上的随身携带之物一件件拿出来,然后又一一装入自己的怀中,最后只给徐北游留下一具尸体。

    徐北游满脸无奈道:“前辈,此举可不太符合您的身份。”

    慕容玄阴笑眯眯道:“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若是再有第三个人知道,后果你知道的。”

    毫无疑问,这是不带丝毫掩饰的威胁,对此徐北游只能敢怒不敢言。

    慕容玄阴指了指地上的尸体,“带上他,回了。”

    徐北游将张召奴的尸体扛在肩上,两人沿着原路返回,不过回到江都城后,却没有回乐音坊的戏楼,而是去了天香楼。

    现在已过子时,就是天香楼也打烊了,按规矩无论谁来都不会开门迎客,不过有慕容玄阴这个东家在,自然可以例外。

    已经睡下的掌柜亲自出迎,毕恭毕敬到了极点,不敢多言半分。

    徐北游没有这么大的情面,说到底还是因为慕容玄阴,天香楼掌柜认得徐北游,却不认得徐北游身边这位黛眉如画,丹凤眸子,肤白如玉,俊美妩媚,不似人间俗物的“仙子”。

    只是楼内挂有一幅东家的画像,与这位“仙子”有七分相像,掌柜的在短暂的惊愕之后便认定这是自家东家,自然要小心侍候。

    依旧是顶楼,灯火辉煌,除了张召奴的尸体之外,只有徐北游和慕容玄阴两人。

    慕容玄阴令人搬了十二坛酒上来,依次摆在面前,对徐北游道:“南归,今夜我们不醉不归如何?”

    酷8-匠网永$k久;%免e费:看小说(z

    徐北游看了窗外一眼,问道:“道术坊那边?”

    慕容玄阴拍开一坛酒的泥封,不以为意道:“不用担心,都是些虾兵蟹将,你我坐着看戏便是。”

    有了慕容玄阴的保证,徐北游稍稍将提着的心放下,同样拿过一坛酒拍掉泥封。

    “你有没有跟萧家丫头保持联系?”慕容玄阴喝了一口酒后忽然问道。

    “萧知南?”徐北游微微一怔,点头道:“有过几封书信往来。”

    慕容玄阴感慨道:“那丫头有点意思,脾气秉性像极了当年的林皇后,不知道你以后能不能压住她,当年的萧煜可没少后院失火。”

    说到这儿,慕容玄阴似乎想起了许多极有意思的陈年往事,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对于林皇后的轶闻,徐北游也曾听过一二。

    当年萧皇还未夺得天下时,她被士林称作天下第一妒妇,盖因萧皇当时身为堂堂藩王竟只有一妻,没有半个妾室和通房,如今的草原汗王林寒更是在这个姐姐面前乖巧无比,丝毫不敢忤逆,就连如今的魏王萧瑾也要在这个嫂子面前伏低做小,当时还是玄教圣女的秦穆绵更是被她拒之门外,可见其作风是如何霸道。

    徐北游脸色微僵,想起那张巧笑倩兮的绝美容颜,缓缓重复道:“慕容前辈刚才说萧知南像当年的林皇后?就是那位曾经垂帘听政的太后娘娘?”

    “是啊。”慕容玄阴玩味道:“林银屏有多么不可一世,你不妨问一问秦穆绵当年她是如何一败涂地的。”

    徐北游艰难地咽了口口水,苦笑道:“萧皇和萧帝父子两人联手都要在这位大菩萨面前低头,我对这位林皇后实在是高山仰止呐,如此说来,公主殿下也不是我能降服的。”

    慕容玄阴不再继续打击他,笑道:“都是狐狸,道行也分深浅,萧家丫头如今道行尚浅,配你刚刚好,至于林皇后那样的老妖,还是留给萧家父子去应付吧。”

    徐北游轻轻舒了一口气。

    若萧知南真有林皇后的道行,他可真要好好一掂量下自己日后的帝都之行。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