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借公子头颅一用
    有句老话叫做斩草必除根,方能以绝后患。

    张召奴的“根”实在是太大太深,徐北游不到万不得已,实在不想与张召奴打生打死,即便他能依仗自己手上的资源侥幸杀了张召奴,先不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除根”也是一件天大的麻烦事。

    可他又不愿与张召奴讲和,因为讲和必然要有妥协和退让,刚刚在江都站稳脚跟的徐北游不愿意有半分妥协和退让。

    如果能让张召奴知难而退,那是再好不过了。

    戌时二刻,徐北游离开戏楼,派人传信给吴乐之,再由吴乐之通知张召奴,他约张召奴在子时见面,至于地点,则由张召奴来定。

    张召奴的回话很快,只有简短的三个字,长乐亭。

    徐北游知道这个地方,是江都城外三十里的一座亭子,为何会被叫做长乐亭,现已无从考据,只知如今被当作送客亭来用。

    之所以让张召奴来定见面地点,也是徐北游表明诚意,毕竟张召奴是天下第九人,总不能有人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设伏。

    徐北游知道谨慎二字,却不知道害怕二字,这次他决定只身赴会。

    戌时四刻左右,徐北游抵达长乐亭外,此时亭中已有一袭青衫,背对着他负手而立。

    “张宗主。”徐北游停下脚步首先开口道。

    张召奴转过身来,微笑道:“徐公子,没想到你竟然是单刀赴会,好胆量。”

    他顿了一下,脸上露出几分由衷的欣赏之意,“年纪轻轻便踏足地仙境界,了不起,不愧是剑宗首徒。”

    不得不说,若是抛开纷争成见,忘记这段时间的针锋相对,张召奴还真有些欣赏这个年轻人,同样都是出身微末,同样都是少年得志,也同样都是背负了一个宗门的兴衰荣辱,恍惚之间,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张召奴。

    张召奴可以在江北呼风唤雨,那么日后的徐北游未尝不能俯瞰江南。

    徐北游摇头道:“比不得张宗主,我能有今日成就,终是承前人之遗泽。”

    张召奴笑了笑,不置可否,转而道:“今天徐公子想要与我谈一谈,那我们就谈一谈,我也不妨明说,张某人平生夙愿无非就是将昆山送入九流之列,放眼如今的九流,天机阁和暗卫府的背后有朝廷,金刚寺和摩轮寺又都与佛门牵扯不清,草原萨满教更是恨不得与王庭权贵穿一条裤子,数来数去就还有巫教、剑宗、白莲教和闻香教,若是公孙宗主和上官青虹在世,张某万不敢打剑宗的主意。”

    徐北游平静道:“张宗主此举却是不太光彩,有欺负孤儿寡母之嫌。”

    今日的张召奴比之往日少了三分迫人威严,多了三分自在从容,闻听徐北游此话后,大笑道:“一个地仙十重楼的寡母?一个马上就要踏足地仙三重楼的孤儿?徐公子,你们这对孤儿寡母不欺负旁人就已经不错了,天底下谁会说我张某人欺负孤儿寡母?”

    徐北游笑了笑,自嘲道:“这么说的确有些不要脸皮,不过张宗主,非要这么不死不休吗?平心而论,我不想与您为敌,半点都不想,我只想好好经营江都这一亩三分,然后有朝一日去趟帝都,仅此而已。”

    张召奴微笑道:“说说看。”

    “张宗主你应该知道,如今的剑宗的确是不如往昔,可你也不是道门,剑宗若真要下决心杀你,总是有办法的,与其两败俱伤,倒不如我们各退一步,如何?”徐北游正色道:“只要您退出江都,都好商量。”

    徐北游特地用了个“您”字。

    “真的好商量?”张召奴眯起眼,笑道:“徐公子这是在威胁我张某人啊。”

    徐北游敛去了笑容,面无表情道:“谈不上威胁,只是个提议。”

    张召奴扯了扯嘴角,“徐公子,我知道你的人脉很广,真要请动几位高人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当年的公孙仲谋是个‘天下无人不识君’的角色,以你现在的身份地位,也差不多可以将那些人脉拾起来了。”

    张召奴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可我还是打算试一试,看一看徐公子到底能搬来哪尊菩萨来镇压我,抛开道门中人来说,天底下能让我张召奴服软的,也不过双手之数而已。”

    不得不说,这话霸气。

    徐北游轻声道:“这么说,是没得谈了?”

    张召奴摇头道:“也不是没得谈,我只要一个名分而已,只要剑宗肯丢掉一些不值银钱的虚名,我张召奴立刻退出江都,楚氏剑庐也自当双手奉上。”

    徐北游的眼神骤然凌厉起来,“张宗主是要我剑宗自己主动退出九流之列?先不说我能不能做主,就算我真的答应了,日后又有何颜面去见宗门的历代祖师?”

    张召奴没有说话。

    涉及宗门千年名声是大忌,以剑宗中人的性格而言,他们宁愿剑宗轰轰烈烈地与道门一战而亡,也不愿就此沦落到谁都可以欺负的境地,所以张召奴本就没抱多大希望。

    说到底,还是要以各自手段分出个成王败寇才行。

    张召奴忽然道:“听说吴先生说,五毒剑对你很重要?”

    徐北游犹豫了一下,实话实说道;“我这一身修为悉数来自于剑宗十二剑。”

    张召奴愣了一下,继而赞叹道:“原来如此,剑宗不愧是当年的九流之首,手段果然玄奇。”

    徐北游没有说话。

    张召奴决定做最后一次努力,“若是徐公子答应张某人的条件,剩余的剑宗十二剑,张某一定会举全宗之力寻找,助徐公子早日登临十二楼以上境界。”

    徐北游反问道:“张宗主就不怕我徐某人日后修为大成,再来找昆山的麻烦?”

    张召奴洒然笑道:“无非是各凭手段罢了,何惧之有?”

    这便是天下第九人的自信。

    你后浪再高又如何?我这前浪要始终都能比你高出一尺,让你翻不出天去。

    徐北游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他有自己的底线。

    徐北游无奈摇头,打算就离去。

    张召奴叹息一声,先前脸上一直挂着的笑意终于是敛去,这一刻的张召奴又重新变回了那个睥睨江北的昆山宗主。

    他淡淡道:“既然徐公子不愿意给,那张某人就只能自己拿了。”

    本来已经转过身去的徐北游停下脚步,背对张召奴道:“张宗主想要如何?”

    6最◇=新`章!节g}上!酷◎匠q网

    张召奴冷声道:“地仙三重楼的境界的确很了不起,不过对于张某人来说却算不得什么,若是张某能在此时此地取下徐公子的人头,想来日后会省却许多功夫。”

    徐北游转过身来,一直掩饰极佳的平静眼神终于波涛汹涌。

    还是要撕破脸了。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